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二十一章 處心積慮  
   
第四百二十一章 處心積慮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百二十一章處心積慮

"我希望是個男孩,像你."蕭長歌挑眉看他.

蒼冥絕一笑,伸手覆上她的頭發:"將來我們還會有很多很多孩子,男孩女孩都會有,像你也好,像我也好,總之都是我們的孩子."

蕭長歌不由自主地想到多年之後的情景,他們會白頭偕老,一起度過後半生,心里就泛起一絲甜蜜.

突然,捂住嘴又開始嘔吐,可是卻什麼也嘔不出來.

蒼冥絕一點忙也幫不上,自責地在房間里走來走去,蹙著眉頭,心疼地看著她,恨不得自己代替她受這個苦.

"長歌,難受吧?有什麼辦法能不吐呢?是不是懷孕都會這樣?"蒼冥絕攬住她的身子,輕柔地吻著她的發絲,有些束手無策地道.

蕭長歌懶洋洋地埋在他的胸膛里,聞著他身上熟悉好聞的味道,頓時安靜下來,總算好些了.

"只要是懷孕了都會這樣,過幾個月就好了,不要擔心."蕭長歌安慰他.

聽著她的話,蒼冥絕還是提心吊膽的,一直護在她的身邊不敢離開.

蒼冥絕陪著她躺在床上,窗外的陽光微微地照射在他們的身上,難得暖和的午後,寂靜得像是全世界只有他們兩人.

"你今天明明可以躲的,為什麼還挨了臨王那一刀?"蕭長歌突然想起方才的事情,覺得他應該還有其他的目的.

蒼冥絕點點頭:"我是故意讓他刺傷我的,這樣父皇才能定他的罪,讓他坐實殺人的罪狀."

"這麼說,臨王沒有殺戎安?"蕭長歌把自己的猜忌說了出來,她知道只要是她問了,他就不會欺騙自己.

"戎安確實被臨王刺傷了,不過性命無虞,父皇遲遲肯定段貴妃的罪,只能通過臨王敲山震虎,讓父皇處置段貴妃."蒼冥絕聲音漸漸地冰冷起來.

"父皇不處置段貴妃是為何?段貴妃已經被打入天牢,就算召回,也不可能是貴妃了."難道是嘉成帝想留住段貴妃陪他?

蒼冥絕倒是有些理解嘉成帝的做法,他知道自己年邁,不想再去給自己找不痛快,也不想傷人,能留下段貴妃便留下,也算是給自己的一個安慰.

"父皇在聽聞臨王一事時便暈了過去,很大可能會臥病在床,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或許父皇不想在最後還有人命葬送在他的手上."

只是,恐怕嘉成帝最後的這願望是實現不了了,因為段貴妃,必死無疑.

"父皇他,病重垂危嗎?"蕭長歌眉心一跳,緩緩問道.

蒼冥絕輕輕拍著她的後背,閉上眼睛安撫她,也是安撫自己:"太醫是這麼說的."

陪著她躺了一會,直到蕭長歌睡去之後,他才慢慢地坐了起來,溫暖的大手將她額前的幾絲碎發攏到耳後,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

出門,往尚書府的方向而去,今晨原本是要找戎劍商討接下去的動作應該怎麼進行,卻被突如其來的臨王打斷.

不過也好,倒也順了他的意,這下更有話柄可拿了.

進了尚書府,戎劍從後院的一處小房間里面出來,府中清一色白衣,看上去還真是像有人逝世一般.

"太子殿下您來了,這邊請."戎劍引著蒼冥絕到了正堂里面說話.

蒼冥絕坐下,關心地問道:"戎公子的傷口如何了?"

戎劍點頭道:"多謝太子殿下關心,犬子的傷已無大礙."

"這次讓戎公子受傷假死,真是難為他了,等事成之後,我定為戎公子安排另外的身份進京,這段日子且委屈一下."蒼冥絕喝了口茶,甚是可口.

這次的事情能夠順利地進行下去,還是多虧了戎安,若是沒有他相助,又怎麼能夠輕易抓住臨王?

戎劍聽著蒼冥絕感謝的話,連忙起身道:"太子殿下,您這是折煞老臣了,老臣能夠幫太子殿下做點事情是老臣的榮耀,何德何能能夠得到太子殿下的感謝呢?"

蒼冥絕的嘴角勾起冷冷的笑意,扶著他站起來:"戎大人,我是個恩怨分明的人,戎大人此次助我,來日必定回報."

太子的許諾對于戎劍來說可是至高無上的榮耀,未來的天子不僅感謝他,還許諾他的將來,看來尚書府門楣光耀指日可待了.

"多謝太子殿下,能為太子殿下做一點事情,老臣求之不得,只是這件事情尚未結束,還需要老臣做些什麼嗎?"戎劍問道.

當然,他今日過來,目的就是要讓戎劍把這件事情繼續下去.

只要逼得嘉成帝再也無可奈何,只要讓他處置段貴妃,他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戎劍一一記下需要做的事情,蒼冥絕怎麼說他就怎麼做,沒有絲毫的違逆,做好了這件事情,將來榮華富貴可謂享之不盡啊!

從尚書府處出來,蒼冥絕便馬不停蹄地趕回了府里.

現在府里又多了一個讓他日思夜想的人,他恨不得時時都能陪伴在蕭長歌的左右,只是事務太多,沒有辦法如願.

回府已經是晚膳時辰,蒼冥絕出府之前就已經把蕭長歌懷孕的事情交代下去,府里的小厮丫鬟個個都小心翼翼,目光全都聚集在蕭長歌還未顯懷的肚子上.

"今天下午有吐嗎?他在肚子里乖不乖?"蒼冥絕一進房間便拉著她問長問短,都快成了她的專屬管家.

"沒吐,他很乖,待在肚子里安安靜靜的."蕭長歌第一次懷孕,但她是個醫生,多少知道一些關于懷孕的事情,只要熬過了前三個月,後面就會輕松很多.

蒼冥絕撩開她的衣裳,把大手覆在她的肚子上,微微隆起的肚子還不是很明顯,只是摸起來有些感覺而已.

"這樣就好,要是不乖,等你出生之後,我可不會輕饒你."蒼冥絕盯著她的肚子笑.

蕭長歌伸出手捶他:"還有那麼長的時間,等時間長了,一切都會好起來,倒是看你舍不舍得."

蒼冥絕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似笑非笑地道:"好,我舍不得,我心疼都來不及,怎麼舍得罰呢?"

他盼這個孩子的到來盼了這麼久,總算等到了這麼一天,心里再也裝不下其他的事情.

蕭長歌笑意盎然地盯著他看,微眯的眼睛閃閃發亮嫵媚勾人,仿佛在刻意誘惑他似的,讓他不能自持.

蒼冥絕身子有些僵硬,最受不了她這個模樣,可是現在又不能碰她,渾身難受地如同千萬只螞蟻再爬,卻不能讓她看出來.

"用膳去吧,孩子肯定餓了."蒼冥絕拉她起來,不再去想.

兩人一起走到膳房,丫鬟們開始一道道地上菜.

上的都是蕭長歌以往愛吃的菜,不過她現在的口味挑,廚師又經曆了上次的事情,所以都做了兩份備著.

色香味俱全的飯菜,就連雞湯都是去了油膩,十分清甜,醋溜排骨,醋溜魚,辣子雞,麻辣蝦,醋溜獅子頭……除了酸辣的就是酸辣的.

還有幾道甜點和銀耳蓮子湯,最後是做的十分清淡的雞湯,廚師知道孕婦不愛油膩,特地撇乾淨油,一點腥味和油味都沒有.

蕭長歌看著滿桌的酸辣菜,差點流口水,抓著筷子就去夾,最近食欲大增,尤其喜歡吃酸辣的,一頓能吃三大碗.

可是苦了蒼冥絕,跟著蕭長歌只能吃這些又酸又辣的,每次吃完飯都要漱口喝水.

"快吃吧,你不是喜歡吃獅子頭嗎?"蕭長歌笑眯眯地夾了獅子頭到他的碟子里.

"好."蒼冥絕應下,面無表情地吃下了面前的獅子頭.

"是不是覺得很難吃?"蕭長歌挑眉問道.

"不會,很好吃,快些吃吧."蒼冥絕扯出一個微笑回應她,當然不敢說難吃.

"你要是覺得難吃,讓廚房再做一份好了,你看你,吃的臉色都變了,千萬別為難自己."蕭長歌一臉心疼地看著他.

殊不知,蒼冥絕卻搖頭盯著她看,隨後道:"說什麼話?好好吃飯."

蕭長歌知道他吃不習慣這些菜,但就是想讓他陪著自己,看著他強忍著醋味咽下去的樣子,她就覺得滿心歡喜.

用完膳,蒼冥絕算了算,還有八個半月孩子才會出生,難道要他吃八個半月嗎?

他被突然間的這個想法嚇了一跳,有些不敢置信地搖搖頭,希望蕭長歌以後會改變一下口味吧.

其實這些都還不算什麼,最讓蒼冥絕覺得難受的是晚上睡覺的時候.

她的睡姿一向不好,愛踢被子,趴著睡,總之怎麼隨心所欲怎麼來,蒼冥絕一個晚上要幫她蓋好幾次的被子.

這下懷著孕,操心的就不止一個人了,還有肚子里的小豆芽,可不能把他涼到壓到了.

于是,蒼冥絕在睡前和她約法三章:不許踢被子,不許趴著睡,不許晚睡.

蕭長歌睡前連連點頭應下,誰知,睡起來的時候自己都不知道,該有的惡習全部暴露,蒼冥絕被她折騰的一個晚上不敢睡.

她要是趴著,他得把她翻個身,避免壓到肚子里的小豆芽,有時自己難受了,也不能說話,把她抱在懷里吻了又吻,才壓下心里的那股欲火.

不過,只要看著她的臉,就覺得什麼都是值得的,就連擁有她,都覺得是這個世界上最幸運的事情.

夜色濃濃地灑進這個房間,蒼冥絕睡不著,總覺得懷里的感覺不大真實,真怕睡著了,一夜醒來,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支著身子,側看她,微眯的眼睛里一直透著濃濃的喜愛之情.

上篇:第四百二十章 故意受傷     下篇:第四百二十二章安胎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