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二十二章安胎之術  
   
第四百二十二章安胎之術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百二十二章安胎之術

次日,臨王在尚書府門口打算刺殺戎劍的事情傳遍了整個京城,而戎劍也一如既往地在嘉成帝的門口跪著,等待他給一個公道.

嘉成帝臥病在床的這段時間,一直都是蒼冥絕在代為處理奏折,有時嘉成帝的精神佳了,會讓他拿著奏折念給他聽.

"父皇,這幾日的奏折您還是別聽了,不如兒臣說幾個蒼葉國好官管制州縣的事情給您聽吧."蒼冥絕拿著奏折左右為難,故意將話題繞遠.

但是嘉成帝又怎麼肯聽,事情發生了這麼久,這些大臣肯定是有異議的,只是不知道會在奏折里面說些什麼難聽的話.

"無妨,你念就是了."嘉成帝調整好坐姿,好整以暇地看著他.

蒼冥絕這才從身後拿起早就帶過來的奏折,隨意攤開一本念了起來.

他一面念著,一面觀察他的反應.

這些奏折說的都是戎劍的事情,都在為戎劍抱不平,要拿臨王處置,以及天牢里的段貴妃也是罪魁禍首.

嘉成帝聽到後面,竟然冷笑起來,深邃的眼眸突掃向了蒼冥絕:"你以為如何?"

蒼冥絕知道他是在故意問自己,便答:"七弟是兒臣的同胞兄弟,段貴妃是兒臣的半個母妃,他們都是兒臣和父皇的親人,再怎麼樣也沒有這些大臣說的這麼嚴重."

話音剛落,嘉成帝慢慢地雙眼通紅,恨意直直地殺向了蒼冥絕.

寒光迸現:"臨王和你積怨已久,段貴妃又是你的殺母仇人,你論起同胞兄弟來就不覺得違心嗎?難道你就不想為宸妃報仇嗎?這些大臣所上奏折難道就沒有你的參與嗎?昨天臨王刺了你一劍,你就這樣放過他嗎?"

嘉成帝字字誅心,每個問句都讓蒼冥絕的心一震.

也是,他是天子,能有什麼看不透的.他要奮力保全臨王,那麼段貴妃就必死無疑.

"父皇,你看的這麼透徹,兒臣也不知還有什麼能夠逃過您的法眼,您臥病在床,就好好休息吧."蒼冥絕扶正他的身子,把他放平.

嘉成帝看著他:"你想怎麼做?至少朕還活著,朕還是天子,朕一日不開口,你就一日休想動他們."

蒼冥絕的身子怔住,猛地回頭看他,眼睛里含著不解和冷嘲:"父皇,你這麼為他們著想,為何不想想兒臣和母妃?當初母妃死的時候找到了凶手,您卻不敢動手,現在又是為什麼?"

"皇兒,朕這一生最對不起的人就是你的母妃,我愛她,卻給不了她最好的,讓她白白被賤人所害.不過那都是舊事了,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就會明白最珍貴的,就是自己的家人."

所以,這就成了他不殺段貴妃的借口,也成了他自己贖罪的借口.

蒼冥絕的臉色有些難看,攏在袖子的手緊握成拳,扣進肉里.

"父皇,兒臣做不到您這樣,您安心養病吧."蒼冥絕轉身往外走.

開門時聽見里面傳來低啞的吼聲:"你想怎麼做?你到底想怎麼做?"

他沒有回頭:"既然您想保全臨王,那麼段貴妃就由我來處置吧."

冰涼的春風如同一張密不透風的網吹在蒼冥絕的身上.

他大步走了兩步,忽而頓住,立在禦花園的亭子里沒有上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管走到哪里,最終他回去的地方都是太子府,只有在那里,他才會覺得平靜安穩,尤其是在蕭長歌有喜之後,他幾乎不怎麼出門,從早到晚都陪著她.

照舊回府,蕭長歌這幾日的氣色好了不少,不過只是喝安胎藥的時候比較難伺候,他沒唱嘗過味道,只是聽她說苦.

"娘娘,離大夫說了,這安胎藥一天必須喝一次,您趕緊把今天的這碗喝了吧,要不然對您和孩子不好."天喜端著碗,幾乎是懇求地道.

蕭長歌不理會她,自顧自地翻著手里的醫書,頭也不抬地反駁她:"這些都是什麼安胎藥啊,苦的沒法喝,去給我弄些水果來,吃水果就行了."

天喜伺候了她這麼久,或多或少知道她的脾氣,見她實在不肯喝,有些難受地看著她,一時語塞.

"不行."那邊傳來一個清冷的聲音,兩人抬頭,緩緩走來一個高挑的身影,不一會走到了兩人面前.

蒼冥絕接過天喜手里的藥:"安胎藥是一定要喝的,這樣孩子才會健康長大."

天喜見他過來,松了一口氣,識趣地離開了.

蕭長歌用醫書蓋住臉,躺在搖椅上一言不發,溫暖的陽光照耀在她的身上,鍍上一層金光.

"聽話,不能不喝!"蒼冥絕端著藥,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蕭長歌懶洋洋地不動.

蒼冥絕一把掀開她的醫書,對上那張不耐煩的臉,似笑非笑地道:"喝不喝?"

"不喝!"蕭長歌倒想看看,他能想出什麼辦法來對付自己.

誰知,他卻神秘一笑,端過安胎藥喝了一口,伸手扣住她的下巴,對著她的嘴便灌了進去.

蕭長歌一時反應不過來,那口苦苦的藥已經順著她的喉嚨滑下去,她皺著眉頭瞪他:"你怎麼這樣?"

"我只是為了我們的孩子好,若你再不喝藥,我就繼續用這種方法喂你."蒼冥絕作勢還要再來一口.

蕭長歌見狀,連忙推開他:"不要,我喝!"

蒼冥絕滿意地把碗遞給她,看著她喝的一干二淨才罷休.

"以後我都得看著你喝藥,你太不老實了."蒼冥無可奈何地道.

"你,以後我一定乖乖喝."蕭長歌一時無言以對,自從自己懷孕後,就連吵架也吵不過他了.

"這才乖."蒼冥絕摸摸她的腦袋,覺得她自從懷孕後乖了不少,溫溫順順的,說什麼她都會好好地聽著,給他的感覺真實,卻也歡喜.

不像從前,總擔心有一天她會突然間飛走似的.

"外面風大,進去吧."蒼冥絕盯著她的眼睛,拿下她手里的醫書.

在外面躺了這麼會,她也覺得有些難受,風大吹的涼,于是便隨著他一起進去.

"睡個午覺,精神點."蒼冥絕把她扶上床,蕭長歌卻一把拍掉他的手.

"我是懷孕,又不是沒腿,我自己能走."蕭長歌微嗔地看著他.

自從懷孕之後,她總覺得自己就像是被嚴加看管起來的囚犯,不管走到哪里,身後都是一群丫鬟跟著,人身自由嚴重地被剝奪.

尤其是天喜那個丫頭,成日跟在她的身後,但凡做了一點事情,嘴里便頻繁地冒著娘娘小心,娘娘小心……

"你現在是兩個人,當然應該處處小心,我恨不得時時刻刻都陪在你的身邊."蒼冥絕幫她蓋上被子,輕聲道.

蕭長歌躺在床上,思來想去,還是同蒼冥絕說:"只要我自己小心點,就沒有什麼大問題,明個你就把我身邊的那些丫鬟撤走吧."

她忍不住搖晃住他的手臂,試圖以撒嬌來博取他的寬容,讓他把自己身邊那群吵鬧的小麻雀給弄走.

"不行."蒼冥絕義正言辭地拒絕,"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唯獨這個不行."

見她表情不是很好,有點生氣,蒼冥絕好笑地把她摟進懷里,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

"這樣,我陪在你身邊的時候,那些丫鬟可以撤走,我不在的時候,她們必須跟在你的身邊."蒼冥絕做出最大的讓步.

雖然和自己想的有些不一樣,但是這也算是爭取自由的第一步,蕭長歌勉強點點頭.

"你真小氣."蕭長歌撇嘴.

蒼冥絕但笑不語,又看了看天色,已經到了午睡時間,輕輕拍著她的後背,在她耳邊低語:"睡吧."

記得離簫說過懷孕時候的注意事項,他認真地反複記了又記,只為了在她身邊的時候能夠照顧她.

按照她的性子,是不會刻意去記這些事情的,懷孕未滿三個月,是最容易小產的,她自己不上心,只有他時時刻刻上心.

蕭長歌在他的懷里找了個安穩的姿勢睡去.

醒來的時候,已經臨近黃昏,摸了摸枕邊,冰涼的一片,他已經離開了.

外面的紅霞漫天,淺淺地打進房間里,一時之間,夜幕和霞光交彙,有種朦朧特殊的美,令她一時有些晃神.

蕭長歌揉揉眼睛,下意識地摸了摸小腹,提心吊膽的心這才平靜下來.

外面,離簫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到了冥王府,正在正堂里和蒼冥絕說著話.

她走進去,蒼冥絕伸出手去牽她,直到她落座之後,才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離簫,把脈吧."蒼冥絕看了看身邊的離簫,今天是按時請平安脈的一天.

坐在一旁的離簫聞言,放下茶杯,走到蕭長歌面前,為她把脈.

他的醫術精湛,自然不在蕭長歌之下,不過他所厲害的並不是安胎這一方面.據蕭長歌所知,他擅長的應該是外傷.

看著他沉穩認真的眉眼,蕭長歌忍不住問道:"離樓主似乎對安胎之術很有研究?"

離簫臉色微紅,輕咳了一聲:"略有研究而已."

他哪里是略有研究,分明就是不擅長,但是前幾天蒼冥絕發了瘋似的要讓他惡補安胎之術,為的就是更好地照料蕭長歌.

他堂堂七尺男兒,竟然去研究安胎之術,刻苦學習了多個日夜,為的就是每七天一次的把安胎脈,真是太丟人了!

上篇:第四百二十一章 處心積慮     下篇:第四百二十三章 現世安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