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二十三章 現世安穩  
   
第四百二十三章 現世安穩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百二十三章現世安穩

把了脈,回頭對蒼冥絕道:"娘娘和孩子都很健康,沒什麼大問題."

蒼冥絕舒了一口氣,點點頭.

"孩子在我的肚子里,我自然會讓它健健康康的."蕭長歌摸摸肚子,信誓旦旦地道.

"上次聽離樓主說已經成親了,想必也有孩子了吧?"蕭長歌複又問道.

離簫身子一怔,忽而一笑:"還沒有,這種事情隨緣吧."

他和如酥成親也有一段時間了,該做的事情不該做的事情都做了,一直沒有去在意,經她這麼一問,他倒也有些疑惑.

為何他和如酥成親這麼久了,她肚子里一點消息都沒有?

"也是,將來總有一天會有的,又何必急于一時?"蕭長歌回頭看了看蒼冥絕,別有意味.

蒼冥絕受到她的目光,慢慢地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劍眉微挑:"早和晚可不一樣,生孩子這種事情當然要越早越好,離簫,你也該注意一下了."

凌厲的眼角瞥了瞥離簫,言下之意是讓他回去檢查一下.

離簫臉色一紅,心里也很疑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如酥,提起了醫藥箱告辭.

蕭長歌看他腳步匆匆地離開了這里,還想留他下來吃頓飯,出了門,他的身影竟然已經走到了外院,便也沒再開口.

"他和如酥是怎麼回事?"蕭長歌扭頭問道.

蒼冥絕攤攤手:"不知道."

他怎麼能管到他們的生活,況且在蕭長歌重新出現的這段日子,他每日都萬分難受,哪里來的時間去理會別人的生活?

用過了晚膳,蒼冥絕陪著她看了一會星星,在院子里的搖椅上一起坐著,說著格外親昵的話.

自從有了孩子之後,蒼冥絕幾乎每個晚上都待在蕭長歌的身邊陪他,格外注意她的一舉一動,也很在意她的情緒.

"最近好像沒有害喜了?"蒼冥絕抵在她的頭上,輕聲問道.

蕭長歌摸摸自己的肚子,點頭:"是啊,最近可乖了."

"最好一直這樣,可不能再折騰你了,明明都兩個人了,不長肉反而還瘦了."蒼冥絕摸摸她的手臂,簡直比以前還更瘦了.

蕭長歌看了看自己的腰身,很明顯鼓了起來,比以前胖了一大圈,他還睜著眼說瞎話.

最近她用膳都不是一人份了,一頓能吃下兩個人的份量,沒有了害喜的症狀,什麼都覺得好吃.

"你說說,我哪里瘦了?"蕭長歌抬頭瞪他,不服氣地讓他說.

在蒼冥絕的眼里看來,哪里都瘦了,他的目光往下看,落在她的胸上,唯獨這里沒有瘦,可能是懷孕的原因.

蕭長歌看著他意味深長的目光,順著他的視線看去,竟然落在自己的胸口上,她一把捶在她的胸膛上.

"看什麼呢!"

蒼冥絕揉著被她捶過的地方,火辣辣的感覺不由自主地升起,抓住她的手輕輕啄了下.

"除了肚子鼓起來之外,你現在的身材正好,抱起來也沒有從前那麼硌人了,以後要多吃點知道嗎?"蒼冥絕搓著她肉肉的手臂,睜著眼睛說瞎話.

"真的嗎?"蕭長歌將信將疑.

"我哪里敢騙你?你不相信我,總要相信你自己的眼睛吧?"蒼冥絕抱住她的身子,擋住她的視線,不讓她往下看.

他避開蕭長歌探究的目光,死死地盯著一處,直到她相信地低頭才算完.

他松一口氣,要是讓她發現懷孕之後會長胖,她一定不肯吃東西,那樣他們的孩子怎能健康成長呢?

宮中的太醫日日守在嘉成帝的房門,為他把脈配藥,但是他的病就是遲遲沒有好,一直臥床不起.

朝中的大臣上書,久未上朝,朝政不可荒廢,提議把早朝的地點改到中殿.

蒼冥絕只是說了句胡鬧,並不理會他們的上書,依舊日日陪在嘉成帝的身邊,為他念奏折.

"那些老臣,只怕是坐不住了,朕病了這麼久,他們正好提議讓你登基,這豈不是遂了你的願?"嘉成帝的脾性不好,近日常常冷嘲熱諷.

蒼冥絕一一接下他的諷刺,好脾氣地笑:"父皇身體康健,兒臣不敢逾越."

軟軟的就像是打在棉花上的感覺並不是很好,嘉成帝喝了藥,擦嘴.

"今日朝中的奏折倒也收斂許多,不再說臨王的事情,是你安排的嗎?"嘉成帝頭也不抬地問道.

蒼冥絕笑著搖頭:"父皇以為兒臣有那麼大的本事,能夠左右朝中老臣的奏折嗎?自然不是兒臣安排的."

嘉成帝顯然不信,卻也沒再繼續問,反而問道:"今日禮部尚書戎劍可有進宮?"

蒼冥絕道:"他日日進宮,日日上奏,此刻正跪在中殿門口,一跪就是一天."

說起這個一根筋的戎劍,嘉成帝就滿心的煩惱,任由著他跪著,又怕引人異議,跟他說幾句話,張口閉口就是一命償一命.

嘉成帝病中的這些日子,最怕的也是最煩的,就是戎劍了.

"他就一根筋,不懂得轉彎,讓他跪著吧."嘉成帝聲音沙啞地道.

說了這麼多些話,他有些累了,日日吃藥的讓他經常犯困,這才喝了藥,不一會便覺得困了.

"你先下去吧,朕困了."嘉成帝躺平,蓋上被子.

那邊沒動靜,也沒有腳步聲,過了好一會,蒼冥絕才沉聲開口:"父皇,兒臣已經將聖旨擬好,想借父皇玉璽一用."

蒼冥絕不知從哪里拿出了一副聖旨,顯然上面的內容是有關段貴妃和臨王的.

躺在床上的嘉成帝瞬間睡意全無,瞪大了眼睛看著他,聲音斷斷續續地道:"你,你竟然,敢擬聖旨?還問朕借玉璽……你好大的膽子!"

"父皇,兒臣見您遲遲不做決定,便替您做了決斷,況且這玉璽只是兒臣向您借的,用完馬上還給您,它永遠都是您的."蒼冥絕握著聖旨,低聲安撫嘉成帝.

但是,嘉成帝的身子卻猛地顫抖起來,早就已經把蒼冥絕的做法視為不敬,偷盜玉璽傳聖旨大逆不道,就算是太子也不行!

"蒼冥絕,你可知你自己在,在做些什麼?你是,是想要謀朝篡位嗎?"嘉成帝猛地劇烈咳嗽起來,捂住自己的胸口,面色發青.

蒼冥絕卻是淡然一笑:"父皇,兒臣是太子,怎麼能叫做謀朝篡位?兒臣是順理成章地上位."

話罷,目光冷冰冰地盯著嘉成帝,眼見他的面色鐵青,呼吸困難,卻只是冷冷地盯著他.

蒼冥絕不知道自己這麼做是對的,還是錯的.

他始終堅持著自己的信念,僅僅只是想為了母妃報仇而已,還有當初枉死的那麼多條性命.

等了一會,他才出去叫了太醫.

很快,聖旨便頒布下去.

一個送去了天牢段貴妃手中.

一個送去了臨王府臨王手中.

太監的聲音在寂靜的午後顯得有些刺耳和難堪,拉長的公鴨嗓一字不漏地念完了聖旨上面的內容,聲音戛然而止.

段貴妃接到的聖旨是處以火刑,當初她害宸妃的招術,讓她自食其果,宸妃怎麼死的,她就要怎麼死.

蒼冥絕要讓她親身感受那火燒的感覺.

而臨王,始終留了他一條性命,沒有殺他,只是將他流放邊疆,永遠不得回京.

在邊疆那苦寒之地,他能否挨過這個冬天也不得而知.

但是蒼冥絕總算是應了嘉成帝的心願,沒有殺他,只是給了另外一條讓他活下去的路.

而嘉成帝聽說了他這樣處置他們,病情更加嚴重,已經說不出話來,只能靠著日複一日的喝藥來壓制病情.

朝中的大臣紛紛進言讓蒼冥絕擇個吉日登基,朝廷的事情不能沒人管,也不能不上朝.

但是這些奏折全都被蒼冥絕否決了,只要嘉成帝還有一口氣,他就不會做這種事情.

所以一切一如既往地平靜.

除了皇宮的這些事情,晟舟國那邊來了一位使臣,竟然是哲而將軍.

他帶來了晟舟國國主的求和書,想要和蒼葉國世代交好.

而他來到蒼葉國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再見阿洛蘭一面,蕭長歌告訴他,阿洛蘭已經被許配給明溪,進了山谷中去.

並且囑咐他,若是有時間可以順著曾經來的那條路回去,說不定可以在疊谷見上阿洛蘭一面.

不過蕭長歌最後也沒有刻意去問他是否見到了.

等到這些事情處理完的時候,已經是立夏了.

清涼的春天過去,悶熱的夏天到來,蕭長歌是喜歡吃冰涼的東西,但是肚子里的這小豆芽擋住了所有與冰有關的東西.

"聽說,臨王已經出發去邊疆了?"蕭長歌正坐在冰塊旁邊,感受著它撲面而來的涼意.

不能吃,總能用吧,放一盆冰涼的冰塊在房間里面,能夠降低溫度,涼快一點.

況且孕婦本來就怕熱,這大夏天的沒有空調,簡直是活受罪.

"你操心這些事情做什麼?他出發不出發都不關你的事,你安心養胎要緊."蒼冥絕語氣不善,不知她為何突然關心起臨王.

"我只是隨口一問,你凶我做什麼?"蕭長歌有些委屈地看他,一臉悶悶不樂的樣子.

蒼冥絕看著她撅嘴不滿的樣子,心里意識到自己方才的語氣確實是重了一點,走到她的身邊,揉捏著她柔若無骨的小手.

"是我錯了,我不該凶你,臨王前幾日就已經離京了,臨王府也被查封,你不要問起其他男人,我會吃醋的."蒼冥絕悠悠地歎了一口氣,總是拿她沒辦法.

"本來就是你的錯,我現在懷著你的孩子,還能怎麼樣?問都不許問了?"蕭長歌無理取鬧地瞪他,不滿地戳著他的心口.

她這麼辛辛苦苦地端著個大肚子,到底是為了誰?

上篇:第四百二十二章安胎之術     下篇:第四百二十四章十萬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