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二十五章皇上駕崩  
   
第四百二十五章皇上駕崩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百二十五章皇上駕崩

這是蕭長歌第一次親眼見證一代帝王的隕落,也是第一次見到帝王之死,將來她還會見到一個帝王的登基,甚至帝王生活.

她有些不敢相信,這一切就真真實實地擺在她的眼前.

安公公的腳步在她的面前一閃而過,緊接著是推門的聲音,外面妃嬪的哭聲斷斷續續,十分擾人.

"皇上駕崩!"

安公公拔高了自己前所未有的聲音,連續說了三遍.

沉默了一會,外面響起陣陣哭聲.

蒼葉國嘉成帝四十八年夏,嘉成帝薨.

今日起,全國哀悼一個月.

全國禁止一切娛樂活動,行齋戒,朝廷各部院大臣和官員要到本衙門宿舍中集體住宿齋戒,不許回府.齋戒期滿以後,文武官員不准作樂,禁止喪服嫁娶活動.

百姓要在二十七天中摘冠纓,服素縞,一個月內不准嫁娶,一百天內不准作樂,四十九天內不准屠宰,二十七天不准搞祈禱和報祭.

京城自大喪之日始,各寺,觀鳴鍾三萬次.

京城被一片烏云籠罩,每家每戶都在為嘉成帝哭喪吊唁.

蒼冥絕轉身,牽起蕭長歌的手,扶著她的身子出了中殿.

蒼冥絕把蕭長歌送回府中,面色憔悴了不少,待她平安回府之後,再次翻身上馬,准備進宮.

"你路上小心."蕭長歌在他身後喊道.

蒼冥絕回頭,依舊面無表情:"待我處理好京中事務,便來接你進宮."

看著他騎馬的身影漸行漸遠,蕭長歌不知道他接她進宮的用意.

總之,京城要變天了.

夏季陰雨綿綿,這幾日的天氣並不是很好,從早到晚的薄雨下不停,太子府的露天院子里積了滿池滴滴答答的水聲,樹葉上掛滿了老天爺的恩賜.

蕭長歌坐在門口發呆,一身喪服將她的身子襯托得修長柔軟,頭上僅僅別了一只白花,粉黛不施的小臉愁眉不展,更多的是擔心.

"娘娘,該用午膳了."天喜在她的身後喚道.

午膳是府里的大廚絞盡腦汁做出來的幾樣精致的素菜,因為還在齋戒,全國都不能沾葷腥,連帶著蕭長歌食用的都是素菜.

"娘娘,真是難為您和肚子里的小皇子了,這幾日一點葷腥都見不到,也不知道會不會對肚子里的孩子有影響."天喜擔憂地道.

"放心吧,哪有那麼脆弱,今天是嘉成帝駕崩的第三日,怎能因為我破壞了蒼葉國的規矩,齋戒也是對嘉成帝的一種吊唁."蕭長歌說罷,提筷用膳.

算算日子,他已經五日不曾回府,想必這幾日處理朝廷事務定然很忙,一大堆的事情等著他接手,還有嘉成帝的喪事,說起來他實在辛苦.

"娘娘,您最近用的都這麼少,都瘦了,還是多吃點吧."天喜有些焦急地催促她.

蕭長歌把碗推到一邊:"吃不下了."

"那奴婢吩咐廚房為您做銀耳蓮子羹,您可一定要喝."天喜想了想,唯有這個還能吃.

見蕭長歌點頭之後,立即興沖沖地跑到廚房,吩咐里面的大廚做事.

晚間的天氣涼爽,一改夏日的悶熱,反而還有淡淡的清風,蕭長歌推開窗戶,外面的小雨已停,散發著雨後泥土的清香,大自然的味道竄進口鼻.

蕭長歌深吸一口氣,覺得甚是好聞,便坐在窗邊看書.

不一會,門被緩緩推開,她當下以為是天喜,沒有回頭,但是一陣熟悉的腳步聲鑽進她的耳里,令她措手不及.

回頭,蒼冥絕高挑修長的身影立在朦朧的燭火下,臉頰削瘦,眉峰凸顯,唇邊掛著淡然從容的淺笑,對她張開雙臂.

蕭長歌一怔,眼睛不由自主地泛紅,飛快地沖進他的懷里,以解幾日不見的相思之愁.

"這幾日沒見你,好想你."蒼冥絕低聲開口,聲音低沉而又沙啞.

他的大手放在她的背上摩挲著,下巴抵在她的額頭上,閉著眼睛,像是怎麼也抱不夠似的.

蕭長歌抱著瘦了一大圈的他,悶聲道:"我也想你,孩子也想."

他不可抑制地笑起來,松開她的身子,把她拉到燭火底下,細細地撫摸她的臉:"五日不見,我得好好看看你,是不是瘦了?有好好用膳嗎?孩子乖不乖?有沒有讓你不舒服?"

他的大手順著她臉頰上的輪廓來回撫摸著,緊貼著她的小臉,不肯松手.

蕭長歌歪著頭,感受他粗礫的大手撫摸的感覺,點頭:"都好,你也瘦了,是不是朝廷上的事情太多太棘手了?"

"父皇才駕崩,很多事情都需要我親自處理,這幾日忙前忙後,除了喪事之外,還有許多制度需要重新擬訂.今日宮中的事情安排的差不多,便來接你進宮."

蒼冥絕毫不否認這些日子的辛苦,但是只要一想到這些都是他們的未來,就心甘情願地做著這一切的事情.

"做皇帝這麼辛苦,早知道咱們就不做了."蕭長歌不滿地念叨.

蒼冥絕好氣又好笑,輕輕彈彈她的額頭:"說什麼胡話呢?只有我當上皇帝,才能給你最好的."

他的長歌,只配擁有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東西.

他給她至高無上的權利,給她掏心掏肺的寵愛,給她肆意妄為的自由,給她忠貞不二的自己.但凡是她想要的,他能做到的,他都給.

"如果可以,我倒甯願和你在外逍遙一輩子,看看山看看水,樂的自在."

蒼冥絕的目光漸漸軟化,他揉揉她的頭發:"好,等我處理好朝堂之事,就帶你去游山玩水,再不管這天下了,如何?"

"我開玩笑的,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不管你是什麼身份,我都願意和你在一起."蕭長歌扯住他的衣襟笑,沒想到他竟要和自己出去游山玩水.

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他們去做.

"我不是在開玩笑."蒼冥絕咬住她的耳垂,輕聲道.

次日進宮,一帆風順.

看著眼前來來往往的宮女太監,一聲聲地說著皇上吉祥,蕭長歌便知道這一切不是個夢,他真的排除萬難當上了皇帝.

蕭長歌和他並肩走,並不知這宮中規矩如何,還是像往日一樣,導致有些宮女見到她,十分驚訝地捂住嘴,匆匆告退.

蕭長歌見她們吃驚的樣子,心里也猜到了什麼.

蒼冥絕現在已經是皇帝,自然有很多的規矩要她去學,宮中不比太子府,將來他還會有後宮佳麗三千,而她只不過是一個比其她人早生了一個孩子的妃子而已,並沒有什麼不同.

想到這里,蕭長歌不由得挑著飛揚的眉眼看他,若是真的到了那一日,看她怎麼折磨他.

或許是感受到她的目光,蒼冥絕低頭關切地問:"怎麼了?"

她搖搖頭:"沒什麼."

他卻突然拉起她的手,沿著寬敞悠長的巷子走過,這里是皇宮,他自然知道她突然而來的目光是因為什麼,她又在多心了.

看來得加快頒布那道聖旨才行.

"我們的寢宮我早派人修繕了,位置在禦花園的東邊,離中殿還有禦書房很近,我帶你去看看."蒼冥絕帶著她往前走.

他們走的是近路,很快便到了他所說的寢宮,諾大的匾額提著"永安宮"三字,一看就是出自他的手.

他解釋:"寢宮的名字是我親自想的,沒有什麼出處,只是希望你永遠平安."

蕭長歌心下動容.

進院,暑熱炎炎,院子里種植著幾排的蘭花,此時正競相開放著,爭奇斗豔,花是清雅瀟灑,絢麗多姿,分外迷人.香是清幽脫俗,飄飄忽忽,若有若無,沁人心脾.

此時他又道:"知道你喜歡蘭花,所以早早命人在永安宮內種下,五日時間,花竟然開的這樣好看."

他又牽著她的手走到了內室,這里分了很多的院子和房間,方才進來那個是寢殿正院.

他帶著她走到房間,入門前,蕭長歌抬頭,照樣是一塊匾額,他親手題的"見思"二字.

房間里面的布置雍容華貴中透著簡潔,井然有序的裝飾看起來十分舒服,一些字畫和古玩擺放得精致恰到好處,完全是蕭長歌喜歡的樣子.

在窗戶的邊上,和冥王府的格局不大相同,寬大很多,所有東西都煥然一新,只是她鍾愛的東西不曾變過.

"你可喜歡?若是不喜歡,我讓他們改."蒼冥絕負手而立,微眯著眼睛.

"你已經知道我想要的,給的都是最好的,我一點毛病都挑不出來."蕭長歌搖搖頭,說不喜歡是假的,但是讓她說喜歡,總覺得說不出口.

或許是多思了,他的每一處精致布局都讓她感動,可是更多的是一種金絲雀被豢養的感覺,從此失去了自由.

蕭長歌用力搖頭,擺脫這種想法.

"你喜歡就好,你若是不喜歡,有他們受的."

"怎麼會呢."蕭長歌扯出一個笑容.

他大手依舊如同從前緊緊包裹她的手掌,拉著她坐到床邊,紅色的幔帳在他們頭上懸掛著,一如新婚那晚的樣子.

"我想把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東西給你,給我們的孩子,知道嗎?"蒼冥絕沉聲道,不知道她是否明白.

蕭長歌抬眸看他,他棱角分明的臉嚴肅正經,目光堅定而冷冽.

"知道."她點頭,心想,這輩子也就如此了吧.

這里,會是他們將來共眠的地方,是相愛的地方,是走過四季的地方,是屬于他們的家.

將來還有很多的事情,等著他們一起完成.

上篇:第四百二十四章十萬火急     下篇:第四百二十六章雙生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