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醫笑傾城 第四百二十六章雙生之子  
   
第四百二十六章雙生之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百二十六章雙生之子

新帝登基已經是一個月後的事情了,一個月的時間,嘉成帝葬入皇陵,蒼冥絕將整個皇宮整頓的有模有樣,甚至加強了很多嘉成帝在位時想不到的東西.

朝中的大臣中蒼穆修的黨羽已經被連根鏟除,剩下的都是蒼冥絕親自提拔起來的老臣,他對他們十分信任.

更重要的一件事是晟舟國和蒼葉國交好,主動進貢,蒼冥絕作為回應,也送去了一些蒼葉國特有的東西,永保兩國交好.

朝政算是慢慢地穩固下來,一切都在步入正軌.

蕭長歌懷孕八個月的時候,邊疆傳來臨王的死訊,是在路上偶遇劫匪,被劫殺致死.

此時她已經走不動路,聽見這個消息不免有些悲傷,只是不想傷到肚子里胎兒,所以嘗試去忘記.

宮里的穩婆說了,這個時候最好是深居簡出,連日來她都躺在床上,快憋死了.

這天下午天氣好,她讓天喜在外面院子里放置了一個搖椅,又把她扶了出去,太陽照耀在她的臉上,暖洋洋的,十分舒適.

她捧著一本醫書懶懶地看著,肚子的豆芽不時地踢她,她索性把衣裳撩開,用手去感受那凸起的小手和小腳.

突然,身邊一個人影覆蓋下來,黃色的衣袖閃過她的眼前,略帶微繭的大手覆蓋住她的手,隨著她一起感受嬰兒的胎動.

"孩子這麼活潑好動,像你."蒼冥絕的嗓音低沉沙啞.

"男孩才會這麼活潑好動."蕭長歌辯駁.

"男孩女孩我都愛."

他喜歡女孩,而她想要為他生個男孩,兩人說起這個話題,時常吵得不可開交,最後認輸的一定是蒼冥絕,還得好言好語地哄著.

蒼冥絕讓人搬了一把椅子來,陪著她坐在院子里曬太陽,秋日的陽光正濃,透過層層樹葉掃在兩人的臉上,鋪灑一層金色的光芒.

"最近怎麼了,精神不佳?朝堂的事情讓你煩心了?"蕭長歌用手撫摸他的臉,又瘦了.

蒼冥絕抓住她的手,只是搖了搖頭.

他不想說是因為那些大臣急于讓他選妃的事情,皇後之位空懸,底下的大臣各個眼紅,迫不及待地要把府上的兒女送來選秀,好謀個國丈當當.

日日上朝都有這些奏折,讓他趕快做決定.

只是蕭長歌才是他愛的人,皇後之位只能是她的,只要等到孩子落地的那一刻,他就會即刻頒布那道聖旨.

是給她的承諾,也是給自己的承諾.

"難道是因為臨王的死訊?"蕭長歌胡亂猜測.

他卻忽而睜開眼睛,皺眉:"我不是吩咐過不許讓人告訴你嗎?你是怎麼知道的?"

她懷著孕,怎麼能聽這些打打殺殺的事情?

"是……宮中這麼多人,我想不知道也難啊……"蕭長歌干笑,沒想到隨口一句話,讓他大動肝火.

"這些人成日無事,只知道在背後嚼舌根,劉風,你去……"蒼冥絕正想好好地端正一下宮中的不正之風,喚來自己的貼身太監.

但是卻被蕭長歌抓住手:"我也沒出什麼事,算了算了."

她心善,見不得底下的人挨罰,蒼冥絕知道.但是後宮也確實該好好整頓整頓了,近日來,總能聽見一些關于她的流言蜚語,他擔心傳到她的耳里,她會多想.

"好,你說什麼我都聽著."蒼冥絕寵溺地看著她.

蕭長歌發現,在她的面前,他從來沒有提過朕這個字眼,也從沒有在她的面前擺過皇上的架子,更多時候,都是她在欺負他.

她置之一笑,眼睛卻偷偷濕潤.

晚上的時候,蒼冥絕一並懲罰了宮中那些多嘴多舌小太監和宮女,不過並不讓蕭長歌知道.

他想給她一個溫馨的家,而不是個叫做皇宮的地方.

蒼葉國桓昭一年冬.

又是一年寒冬,京城郊外野林萬木凋零,光潔樹干隨風搖曳,有風吹過是一陣寒風刺骨,京城大地銀裝素裹,白茫茫雪花甚是耀眼明目,天際偶爾跳出一輪暖陽,轉瞬消失不見.

蕭長歌全副武裝,這幾日是她快要臨盆的日子,蒼冥絕早早地就安排了數名穩婆在後宮中待命,需要用的東西早就准備好了,甚至連他自己都不敢離開半步,以至于這幾日的早朝都沒上.

"你這樣陪著我,大臣們不會有異議嗎?"蕭長歌躺在搖椅上,身上搭著厚厚的毯子.

"我陪自己的娘子,他們敢有異議?我定割了他們的舌頭."蒼冥絕這幾日的心情並不是很好,似乎有些煩躁.

或許是因為蕭長歌快要臨盆,心里擔心又緊張,日日不得安枕,夜里也不敢睡的太死,常常她哼一聲都緊張地看著她,直到確定她沒事才放下心.

"你是皇帝,他們當然不敢說你,我說的是我,你不上早朝是為了我,他們心里定罵我紅顏禍水,狐媚惑主."蕭長歌把玩著自己的頭發,時不時看他的臉色.

"誰要是敢這樣說你,但凡讓我聽見,我定不會饒過他."蒼冥絕聲音驟然冷卻下來,忽而又笑,"不過你倒真是個禍水,要不然我也不會待你這樣."

他的聲音戛然而止,停頓下來,目光深情地看著她.

自從懷孕後,她的身材更加圓潤起來,尤其是胸前更加波瀾壯闊,他一只手都抓不過來,不過這也是為了他們將來的孩子做准備.

"你,你也這麼覺得?"蕭長歌瞪他,"明天你給我上朝去."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眉眼中間,伸手撫平她微皺的眉頭,淺笑:"上什麼朝啊……這麼冷的天,我更願意待在這里陪你."

"荒廢朝政是不好的,你不是時常說要約束,克制自己,處處謹慎小心,怎麼現在反倒相反了?"蕭長歌不滿地嘀咕著,就是不願他成日無事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的,頭疼.

他抓住她的手,態度有些軟:"不就是這幾天嗎?沒多大關系,我早就把一個月以後的朝政處理了,要是有緊急的事情,他們還是可以直接進宮找我,不耽誤正事."

聽他這麼說,是沒有轉寰的余地了,蕭長歌微微歎息,正想說些什麼,突然間,她擰著秀眉緊抓住他的手.

"長歌……怎麼了?是不是要生了?"蒼冥絕被她突然間的表情嚇得三魂七魄都沒了,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四處亂撞.

"我去叫穩婆來……"蒼冥絕六神無主,正准備喊宮女過來,卻聽見那人壞笑的聲音,原來被耍了.

蕭長歌笑的眼睛變成一輪彎月,直勾勾地盯著他.

肚子平靜無瀾,沒有任何問題.

"你騙我?我都被你嚇死了,以後別開這種玩笑了,我可不想孩子出生後沒爹."蒼冥絕臉上怒氣沖沖,微眯著雙眼瞪她.

蕭長歌還在笑:"誰知道你這麼好騙……"

聲音戛然而止,肚子卻在這個時候陣痛起來,一陣比一陣更急的痛感傳來.

她臉色微微蒼白地抓住他的手:"現在,好像是真的了……"

"長歌……"蒼冥絕斂著眉頭,轉身叫來不遠處伺候的宮女,讓她們准備生產的東西.

所幸穩婆就安排在不遠處的別苑里,很快就能趕到.

蒼冥絕一把抱起沉重的蕭長歌,進了里屋,手忙腳亂地不知道應該做什麼,在她身邊愣了很久,聽著她疼痛的喘聲,心砰砰地跳著,恨不得能夠為她受痛.

"長歌,很疼嗎?"他的表情似乎比她還疼,揪心地看著她.

蕭長歌說話的力氣都沒了,肚子折磨著她,蒼冥絕的表情讓她哭笑不得,額頭上落下斗大的汗水,拼命地搖頭.

這時數名穩婆匆匆趕來,一見蒼冥絕還守在里面,立即上前把他推出去:"皇上,皇上您是不能待在這里的,這不吉利,您還是到外面等著吧!"

"什麼吉利不吉利?她在為朕生孩子,朕還不能待在這里嗎?"蒼冥絕聲音冰冷萬分.

幾個穩婆面面相覷,還是強撐著對他解釋,幾個穩婆左一句又一句,對他說著孕婦生產的道理,把蒼冥絕的耳膜都快吵破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最後被關在了門外.

在外面等了很久,天都快黑了,蒼冥絕趴在門邊聽,只聽見幾個穩婆一直在說"用力用力",以及蕭長歌斷斷續續的哭聲.

他捏緊拳頭,恨,真恨自己什麼忙都幫不上.

終于,在晚間時分,里面終于傳來嬰孩的哭聲,他的心驟然落地,猛地踹開門進去,一陣濃濃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皇上,是個小皇子!"

"皇上,這是個小公主."

兩個穩婆抱著兩個小小的身子走到他的面前.

兩個?一個皇子一個公主?

蒼冥絕匆匆看了一眼,便走到內室.

蕭長歌累極了,閉著眼睛,聽見腳步聲,還是睜開眼睛,沙啞著聲音問他:"看到了嗎?像你還是像我?"

蒼冥絕根本沒認真看,一心只記掛著她,隨口答道:"一個像你,一個像我."

有穩婆把孩子放到她的身邊,白白嫩嫩的小臉還睜不開眼睛,吮吸著手指,好像吮吸著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

蕭長歌把孩子往他身邊推了推,他面色怔怔地抱著兩個孩子,姿勢怪異僵硬,不過眼睛里滿是寵愛.

好像,一輩子就是這樣子的吧.

孩子出生後,蒼冥絕昭告天下,冊封蕭長歌為皇後,並且不選秀,不納妃,今生只有蕭長歌一個皇後.

之後不久,為了蕭長歌的興趣愛好,又專門開設了女醫堂,冊封蕭長歌為堂主,專門收女徒,治盡天下奇病,研制天下奇藥.

日子一天天過著,平靜又充滿樂趣.

後來,蒼冥絕又荒廢了一段時間的朝政,陪著她去了疊谷.

那時,兩個孩子已經能走路了,邁著歪歪扭扭的步伐跳下馬車,第一次出宮見到外面的世界,興奮得不行,在山林間跑來跑去.

"小花?"明溪在不遠處對她揮手.

進了疊谷,他們才發現,阿洛蘭和明溪已經成親,並且阿洛蘭也已經有喜,再過不久就要臨盆,真是個好消息.

上篇:第四百二十五章皇上駕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