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73章:嫁禍  
   
第73章:嫁禍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73章:嫁禍

所有的人順著掌櫃的手指看向他指著的人,穆清歌.

三姨娘第一個就叫道:"老爺,我說的沒錯吧,就是穆清歌,穆清歌你現在還有什麼話好說,如今證據確鑿,老爺,這次一定不能放過穆清歌,她連自己的親弟弟都能下毒暗害,還不知道以後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穆源冷聲道:"閉嘴."說著狠狠的瞪了眼三姨娘,三姨娘頓時不敢多說,穆源站起來看向穆清歌問:"清歌,你可有什麼要解釋的?"

穆清歌揚眉道:"我沒有什麼要解釋的,只是我有幾句話想要問問這個掌櫃的."低頭看著跪在那里戰戰兢兢的小掌櫃,"你說三天前我去過你的藥鋪買竹葉青,那掌櫃的你可看清了真的是我去買的嗎?"

掌櫃的抬頭看看穆清歌,看到她的眼神之後全身一顫,卻還是咬咬牙點頭道:"小的不會記錯的,因為這幾天藥鋪的生意並不好,這位小姐來買的又是竹葉青這種毒藥,所以小的記得很清楚."

穆清歌笑著抬頭看向穆源道:"丞相爹爹,我會那麼笨嗎?這種事情需要我親自去買嗎?這不是讓人記住我的相貌嗎?這調查起來很快也會查到我的身上啊."

"說不定,你那個時候根本就沒有想那麼多."三姨娘快速說道.

"說的也是."穆清歌笑笑,卻讓人一頭霧水,穆清歌繼續說:"那掌櫃的,你可記清楚,的確是三天前的午時嗎?"

掌櫃的不知所以點點頭,穆清歌一笑而過看向李沅道:"李沅,若是沒有記錯的話,那天午時我們應該一直在一起沒有分開吧?"

李沅眼神微閃,然後點點頭道:"是的,那天大小姐一直帶著我去看店鋪."

這下掌櫃的臉色不好起來,連忙叫道:"是,是我記錯了,是兩天前的午時,對,是兩天前的午時."說著又怕別人聽不到重複了一遍.

穆清歌嘴角的笑意越發的明顯,李沅上前一步道:"你錯了."然後抬頭看著穆源說:"相爺,這人的話不可信,大小姐絕對不是買竹葉青的人,一定是有人栽贓嫁禍,其實三天前的午時我和大小姐並沒有在一起,而是兩天前的午時我們一起去的店鋪看賬."

那個掌櫃的一聽猛地一驚,額頭的汗水都滴落下來了,穆清歌笑道:"你話不對心,掌櫃的,你可知道誣蔑陷害當朝郡主會有什麼樣的懲罰嗎?誅滅九族."

掌櫃全身都趴在地上了,連忙爬到穆清歌腳步叫道:"郡主饒命,饒命啊,小的不想這樣做的,是......."掌櫃的手指著三姨娘身後的春菊叫道:"是她給了我五百兩讓我這麼做的,郡主,相爺饒命啊,小的知道錯了."

風煙一把踢開跪在地上試圖去抱著穆清歌大腿的掌櫃,"滾開."

穆清歌抬頭看著穆源道:"丞相爹爹如今真相大白了吧."

那邊春菊猛地跪下,"相爺饒命啊,相爺饒命啊."

"是誰讓你這麼做的?"穆源陰毒的視線看向三姨娘,三姨娘猛地垂下視線就怕自己暴露了.

春菊淚眼朦朧,不敢去看三姨娘,連忙叫道:"是九姨娘,九姨娘讓奴婢這樣做的."

"九姨娘,你還想著誣蔑別人嗎?"

穆清歌記得這位九姨娘,也是一個大美人,只是生性跋扈,以前仗著有穆源的寵愛不知道禍害了多少人,春菊磕頭叫道:"奴婢不敢說謊,真是的九姨娘啊."

"那你為什麼要這樣做,春菊,一直以來我都待你不薄啊."三姨娘痛心的叫道.

"三姨娘,奴婢沒有法子啊,是九姨娘逼迫奴婢的,若是奴婢不照著她的吩咐做就殺了奴婢的家人,三姨娘,奴婢自知死罪難逃,還請三姨娘厚待奴婢的家人,奴婢在九泉之下也會報答您的."春菊說完就撞牆而亡.

穆源始終都冷著臉,而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九姨娘的身上,可憐的九姨娘就這樣當了替死鬼,穆清歌抬頭看向三姨娘,只見她臉色發白,一臉淚痕看著血泊之中的春菊,又是一條忠心護主的奴仆,只可惜助紂為虐,死了也不可惜.

而那邊又傳來九姨娘畏罪自殺的消息,一切都塵埃落地了.

回落葉居的路上,風煙道:"小姐,你可不知道九姨娘是的有多慘,我偷偷去看過了,是被人活活勒死的."風煙想想都覺得可惜,那樣一個大美人就香消玉殞了,雖然別人看不出來,但是風煙一眼便能看出勒死和懸梁自盡的區別.

穆清歌早就猜到了,能夠裝成懸梁自盡那麼最好的法子就是活活勒死,不得不說三姨娘這一招棋下的非常好,成功了可以一箭雙雕,失敗了還有替死鬼,都不會影響到她.

風煙看向一直不說話的凌風,好似從剛開始他就沒有說過話,"凌風,你怎麼了?"

凌風看著前面走著的人,想起九姨娘,春菊還有那個掌櫃的下場,這就是家宅爭斗嗎?犧牲了多少人啊,穆清歌似乎知道他所想,于是停下腳步看著凌風道:"這就是女人的狠,女人的斗,比戰場上的刀劍更傷人于無形,一不小心就是萬劫不複."

"你也會變成這樣嗎?"這句話很突然就從凌風的嘴中講出,風煙狠狠的瞪了一眼凌風.

穆清歌揚起一絲殘酷的笑,"不,因為我比這更狠."

而一個晚上凌風都在想穆清歌的話,風煙站在大樹下抬頭看看靠在樹灣上的凌風,然後飛身而起旋轉一圈落在樹枝上,風煙坐到凌風的身邊,"你還在想小姐的話嗎?"

"是不是你們女人都這樣?"凌風問.

風煙側目看了眼凌風,卻見他的目光一直看著天空中的月兒,風煙慢悠悠的說:"的確很多女人都是這樣,你看看宮中的妃嬪嗎?哪一個不是斗得你死我活,哪一個雙手沒有沾染半分鮮血的,而這里雖然不比皇宮,但也是女人的戰場."

"或許你在的眼中這是不齒的,但是對于女人而言這卻是她們生與死的較量,我們作為暗衛殺人不眨眼,那是因為我們聽從主子的話,主子說什麼我們就去做什麼,我們相當于沒有自己的思想,而她們不一樣,她們有著自己的思想,我們的武器是手中的刀,而她們的武器則是她們殘忍的心."

"其實也沒有太大的區別."風煙聳聳肩,"你看看,今日若不是小姐聰明機靈,恐怕遭難的就是小姐,凌風,難道你想看到這個結果嗎?"

上篇:第72章:栽贓     下篇:第74章:穆相壽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