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96章:鏡湖相約  
   
第96章:鏡湖相約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96章:鏡湖相約

穆芷蘭坐在凳子上,她看著鏡中的容顏,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對了,再過不久,就是皇上舉行狩獵的日子了,若是那個時候我美貌出眾,拿下頭魁,皇上就能許我一個心願."

碧環在穆芷蘭看不到的地方眉目輕蹙,而穆芷蘭如今只顧著高興卻全然忘記了四皇子已經趕往落葉居的消息.

落葉居.

穆清歌半靠在貴妃椅上曬曬太陽,風煙將上好的水果端著放在穆清歌的身邊,順便湊到穆清歌的耳邊說:"剛才得到消息,暗房里的那個已經死了,被狼狗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下."

穆清歌嘴角揚起一絲殘酷的笑,伸手隨意的拿起一粒葡萄放在嘴邊,甜甜的葡萄讓穆清歌嘴角都沾染上了三分笑意,卻在看到來人的時候笑意漸漸褪去,而門口的人顯然知道人家不歡迎卻還是大步走了進來:"清歌."

穆清歌站起來正要回房,鳳月冥猛地走過來拉住穆清歌的手腕,凌風的刀已經架在了鳳月冥的脖子上,鳳月冥眼眸瞬間便的冰冷,"大膽."跟同在鳳月冥身後而來的侍衛看到凌風的動作立刻斥道.

穆清歌直接甩開鳳月冥的手,鳳月冥道:"清歌,不要給我殺了他的機會."語氣中的殺意甚為濃烈.

穆清歌淡淡一笑道:"只要你有這個本事,你私自闖入我的院子,對我動手動腳,我的暗衛看不過,難道不是嗎?相信皇上聽了相比也是不會怪罪的."

鳳月冥臉色微變,凌風見鳳月冥沒有再碰穆清歌便放下手中的刀然後隱匿起來,鳳月冥道:"清歌,我記得你以前最想去鏡湖游玩,明晚上我已經准備好了船舶,我帶你去如何?"

穆清歌拒絕道:"四皇子,不好意思,如今的我已經不想去了."

".......清歌,你我之間就必須要這樣嗎?就連朋友都做不成嗎......為什麼你對老七尚且能和朋友一樣,為什麼我就不行,難道只是因為我曾經傷害過你嗎?清歌,人都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難道你連悔改的機會都不給我嗎?"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那麼對于已死的人呢?鳳月冥,這話或許對舊主有用,但是對如今的穆清歌而言沒有半點用,鳳月冥見穆清歌臉上的拒絕堅定,臉上帶著傷懷,"清歌,最後一次,只要你能讓我陪你最後一次,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纏著你了."

穆清歌側目看了眼鳳月冥,半晌之後才道:"好,明晚見."說完,便轉身進屋了.

鳳月冥笑容滿面點頭,"清歌,明晚不見不散."

風煙看了眼鳳月冥的樣子,眉眼之處帶著一絲探索.

鏡湖.

鏡湖屬于京都城里面最繁華最長的一條河流,特別是在夜晚,在燈火的照耀下更加顯得神聖不可侵犯,在鏡湖游玩的人非常多,但大多都說達官貴人和官姬等人,鏡湖也等于是這些人的溫柔鄉,一到夜晚,在鏡湖之上總是會想起溫柔輾轉的歌聲.

穆清歌站在船舶之頭看著燈火明亮的湖中央,果然是美不可言啊,鳳月冥走到穆清歌的身側,"你若是喜歡,以後我可以天天陪你來."

"喜歡,並不代表需要天天看到."

鳳月冥凝視著她的臉頰,在燈火的照耀下她的臉充滿著的溫柔,就連清冷的眼神似乎都染上三分溫柔,讓鳳月冥不知不覺中沉迷其中,只覺得這一刻再好的容顏也抵不上她眼中的一絲溫柔.

半晌之後,兩人進到屋內,桌子上有早已准備好的佳肴和美酒,穆清歌緩緩坐下看著自己面前杯中的酒,清冷的眸光帶著一絲光亮,"這是上好的瓊玉,你嘗嘗看好喝不?"

穆清歌緩緩端起面前的酒杯,忽而對著鳳月冥道:"鏡湖之上美景雖好,涼風卻也傷人."

因為屋內只有他們兩個,鳳月冥只得自己前去關上窗戶,而回頭之際已經看到穆清歌將杯中酒飲盡,鳳月冥眼底帶著一絲炙熱,走過去問:"如何?"

"好酒."穆清歌笑道.

鳳月冥笑著將自己杯中的酒飲盡,"都說千金難買一瓊玉,果真不假啊,美酒佳肴,清歌,若是我們之間能夠回到以前該有多好啊."若是當初他不是那麼沖動讓她沒過門,如今坐在自己身邊的她已然成為了自己的嬌妻,而非如此......

穆清歌給自己倒了一杯酒,"過去的就是過去了,就像是面前這杯酒一樣."穆清歌端起酒杯,然後對著鳳月冥的方向將酒傾斜而灑,酒水落入地上瞬間便被吸入地板,"永遠都回不來了."

鳳月冥看著地上的水漬,"第一次聽到這樣的比喻,不得不說清歌你真的是一針見血."鳳月冥悲切的說著,忽而透過薄薄的珠簾看著外面,聽著外面的歌聲嘴角挑起一絲苦笑,"從小到大我都知道我的身份跟別人不一樣,我是皇後的兒子,卻又不是長子,所以我一直都被別人所嘲笑."

"太子死後,就剩我是皇後的兒子,按理而言,只有我才配成為太子,但是這麼多年都過去了,父皇卻沒有半分想要立我的想法."鳳月冥說著,也不在乎將這些話說給穆清歌,"母後疼我愛我,但到底是將我作為一件武器在爭,我知道在所有皇子之中,我資質不算好,若非占著皇後之子的身份,恐怕早就被淹沒了."

"四皇子......."穆清歌想要打斷四皇子的話,只可惜四皇子充耳不聞,徑直的自己說:"我承認先前接近你,的確是因為你的身份,但是漸漸的,在追求你的過程中我便被你所迷,清歌,我是認真的,只要你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四皇子,我已經跟你說過好幾次了,你我之間再也不可能."鳳月冥的身份的確讓人尷尬,雖為皇後嫡子,卻並非嫡長子,太子已死,多年來,皇上卻始終不曾立他,因為這件事情不知道有多少人嘲笑過他,但是穆清歌覺得只要鳳月冥有才能,有治國本事,不是沒有機會,但是.......皇後將他保護的太好,至于他忘了在陰暗的生存中去斗.

鳳月冥冷冷一笑,"是嗎?"他猛地站起來對著穆清歌意味長遠的笑著,"但是,清歌,我早已在你的酒中下了藥,你就算是不想嫁我,最後也只能嫁給我,該怎麼辦呢?"

鳳月冥知道自己的機會不多,所以他想盡辦法讓穆清歌赴宴便是為了這個,只要破了穆清歌的名節,穆源就必須將女兒嫁給他.

上篇:第95章:美貌的代價     下篇:第97章:煙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