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98章:籌謀  
   
第98章:籌謀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98章:籌謀

隔天,卻在京都之城爆發出皇室丑聞,當今四皇子居然要鏡湖之上招妓,這件事情傳出去立刻就響遍了全京都城,臉色最為難看的自然就是當今皇上,簡直就是被人指著鼻子罵.

清泉宮.

皇後聽到消息的時候手中的茶杯隨即便掉在地上了,身側的嬤嬤猛地跪了下來,皇後扶著桌子站起來指著地上回稟的太監說:"你剛才說什麼,你給本宮再說一遍."

"回,回皇後娘娘,現在外面都傳遍了四皇子昨晚.......在鏡湖招妓,而且,而且致人于死,皇上知道之後勃然大怒,幾乎當朝便要殺了四皇子,是慕容大人和幾位皇子攔住.......現在四皇子被皇上潛派回府,說,沒有皇上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探視,也不准四皇子私自出門."

若非是嬤嬤扶著,皇後娘娘早就摔倒在地上了,嬤嬤連忙扶著皇後坐下,"娘娘,你先不要著急,小德子,你先下去."

"是,奴才告退."小德子戰戰兢兢的退了出去.

"逆子,逆子啊......."皇後將桌子上面的東西全部拂在地上,手用力在桌子上一拍,"沒用的東西,居然......居然......."皇後只覺得而一口氣擱在這里,下不去上不來.

"娘娘,您不要著急."

"不著急,本宮能不著急嗎?這麼多年,本宮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他的身上,因為慕容家皇上原本就不喜歡本宮,還好本宮爭氣生了太子,卻沒想到太子早夭,如今冥兒卻又是這個樣子,不成器,皇上原本就不喜歡他,如今看來,他想要登上太子之位更是枉然."皇後臉色慘白,頹廢的靠在軟榻之上,"本宮的希望也全部白費了."

"娘娘,這件事情會不會另有隱情?"嬤嬤試探的說著,"四皇子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奴婢想這件事情一定是另有隱情,而且昨晚四皇子不是邀請了瑞陽郡主嗎?怎麼又......成了那個呢,會不會是別人設計四皇子?"

皇後娘娘立刻就被嬤嬤給點醒了,她猛地看向嬤嬤,"沒錯,這件事情冥兒跟本宮說過,本宮居然忘記了,昨晚上也已經有人告訴本宮穆清歌已經赴約了,本宮還以為成事了,沒想到今天居然就爆出這等丑聞."

"娘娘,那會不會是瑞陽郡主做的?"

皇後皺起眉頭,"她區區一個女兒家不可能有這等本事,而且做得如此不留把柄,你派人給本宮查清楚到底事情原委是怎麼回事,還有讓人好好照顧冥兒,這件事情本宮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嬤嬤點點頭,而這邊皇太後娘娘的宮中的人便來了,"奴婢參見皇後娘娘,回稟皇後娘娘,太後娘娘有旨意讓您馬上覲見."

皇後看了眼嬤嬤,她早就知道太後今日會召見她,只是時間提前了一點,看來今日不單單只是因為慕容清的事情還有因為冥兒的事吧,皇後笑容可掬的看著太後身邊的人道:"如姑,本宮這就隨你去."

太後宮.

皇後正要行禮,這邊皇太後就已經將茶杯給扔在皇後的腳邊,皇後也顧不得破碎的茶杯直接跪了下去,顧不得膝蓋下面的疼痛,"母後息怒."

皇太後直接走了過去一個巴掌甩了過去,皇後直接摔到在地上,被打的臉頰立刻就紅腫起來,嘴巴里面都能嘗到血腥的滋味,皇後連忙爬起來跪著:"母後,這件事情冥兒一定是被人設計的,還請母後明察,"

皇太後甩袖坐在軟榻之上,"哀家自然知道他還不至于做出這等事情,他跟你一樣愚蠢,不愧是你的兒子,明知道這個節骨眼上,居然還出這等事情,真是愚不可及."

皇後什麼都不敢說,只能撲到在地上,臉頰的疼痛和膝蓋處的痛楚都不足以讓她皺起眉頭,皇太後看著皇後那個懦弱的樣子就來氣,"哀家當年真是瞎了眼才讓你進宮,現在慕容家已經是皇上的刀口了,不知道什麼時候皇上就要對我們慕容家下手,哀家原以為憑著你兒子能夠幫慕容家一把,沒想到你和你兒子只能拖累我慕容家."

皇後猛地上前爬去:"母後,這次的事情的確是冥兒的不對,臣妾一定會想辦法的."

"辦法,就你那榆木腦袋能夠想出什麼辦法."皇太後怒極反笑.

"那依靠母後的意思是?"

皇太後冷冷的笑著:"現在還能有什麼辦法,現在全京都的人都知道是他做的好事,原本他年輕氣盛沒什麼,可是他得注意自己的身份,自己不是阿貓阿狗,是皇室子弟,更是皇後的嫡子,你不要以為哀家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你無非就是要你兒子去討好穆清歌,想讓你兒子娶了穆清歌."

"母後,臣妾這樣也是為了慕容家啊,若是冥兒真的娶了穆清歌,那我們慕容家就和穆相有了聯系,這樣倘若皇上要對付慕容家,穆相也全然不可能無動于衷."

"蠢貨,你以為穆源是什麼人,他豈會因為一個女兒便付出去對付皇上,你莫要忘了,皇上當初賜婚難道就沒有想過這件事情嗎?可是他還是一味這樣做,不單單是因為承諾,更多的是因為他知道穆清歌對穆源而言是不重要的,穆源這個人,最重視的是自己的利益,對他有利的,他便利用,對他沒有用的,便舍棄,皇上也正是欣賞他這一點,所以才這麼重視他."

"母後的意思是,穆源對自己的子女完全都不在意嗎?"

"穆源這個人的心冷的,哀家很早便已經知道了這點,哀家想在他心里除了自己便只有一個云容雪,至于穆清歌,或許在他眼里這只是云容雪的孩子而已."

皇後點點頭,"那依照母後的意思而言,是完全都不需要管穆清歌嗎?"

"不,穆清歌這個人太過危險,哀家從在宴會上見到她的第一眼哀家便已經知道了,這樣一個女人月冥是絕對掌控不了的,難得哀家和皇上也有了共同的目標,這個女人是絕對不可以留著的,不能嫁給月冥,自然也不能讓別人得了去."

"是,臣妾知道怎麼做了."皇後原本就是這樣打算的,所以當初她對冥兒下的是最後的通牒,沒想到弄出來卻是這樣的事情,"母後,還有清兒的事情該如何?"

上篇:第97章:煙火     下篇:第99章:秋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