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103章:唯一愛的女人  
   
第103章:唯一愛的女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103章:唯一愛的女人

營帳之中,湛帝和穆源正在下棋.

穆源道:"皇上,清歌的事......."

湛帝打斷穆源的話道:"你這個女兒還真是不簡單,朕就知道容雪生的孩子定然不會普通."湛帝歎息道,似乎正在感慨什麼.

穆源聽到湛帝說起容雪拿著白棋子的手微微一頓,湛帝抬頭看向穆源道:"一眨眼,都這麼多年過去了,朕還記得當年容雪第一次出現在朕面前的景象."說著,抬頭望了眼外面.

湛帝這輩子恐怕都不會忘記,在那個寒冷的冬天,他只是先皇的子嗣之一,有一日,來到穆源的府中,沒有看到穆源,而是看到披著白色裘衣的女子,她就站在雪堆旁邊堆雪人,雙手和臉頰都凍得紅彤彤卻依舊歡快的玩著,那個時候的他從來沒有見到比她美麗的女子,更沒有見過比雪還要純潔的女子.......

那時的他便知道這個女子,這輩子恐怕自己都難以忘懷,後來才知道她是穆源的未婚妻子,後來不到半年他們便成親了,他永遠不能去觸動內心唯一的溫暖,湛帝想著想著便笑了:"那個時候,朕還以為見到人間仙女了,卻沒有想到居然是你的未婚妻."

穆源想到妻子歎道:"終歸是我負了她."

湛帝知道這是他永遠無法忽略的痛,亦或者是他的,帝王的心永遠不能因為一個女人而亂了分寸,那個時候的他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放棄了唯一的機會,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披著嫁衣嫁給穆源,湛帝抬頭看著穆源道:"她,永遠活在你心里,不是嗎?"

穆源抬頭凝視著湛帝,"是."云容雪這三個字永遠都在他的心里,永遠都割舍不了,穆源道:"皇上,清歌是容雪的孩子."

"所以她注定不凡."湛帝落下一顆棋子,"做了十五年的傻子,當腦袋清醒的瞬間聰明絕頂,你說這是巧合還是.......人為呢?"

穆源猛地抬頭看向湛帝,"皇上,難道是懷疑臣嗎?"

湛帝揚起一絲不明所以的笑,半晌便將手里的棋子盡數扔在棋盤之上,一盤還未下好的棋瞬間變成一盤散沙,含有深意的眼眸讓穆源暗自皺起眉頭,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侍衛急急忙忙跑了進來跪下稟報:"奴才叩見皇上,稟報皇上,狩獵期間瑞陽郡主遭遇暗殺,七皇子中毒受傷."

與此同時,湛帝和穆源都站了起來,湛帝叫道:"立刻傳太醫."待那個侍衛退下去之後,湛帝別有深意的看著穆源道:"看來你的女兒不僅聰明絕頂,更是一個香餑餑啊."說著便出去了.

穆源臉色未變跟著出去了.

一時之間,因為七皇子受傷狩獵便被攪亂了,越貴妃更是擔心受怕讓所有跟來的太醫就診,就怕自己的兒子留下後遺症,當所有的人都退下之後,越貴妃看著自己的兒子歎道:"你說,你沒事英雄救美做什麼,你若是出了什麼事情,你讓母妃怎麼辦?"

鳳蘭翌拉過越貴妃的手,撒嬌般的說道:"母妃,兒臣可不是無能之人,救的了美人,自然也能保護自己,雖然受了傷,但值得."只要穆清歌平安無事,他就覺得值得.

越貴妃看著鳳蘭翌的樣子頓時皺起眉頭,"你不要告訴母妃,你已經喜歡上那丫頭了?"越貴妃多年身處深宮之中,那種情到自然的溫柔她比誰都了解,看著兒子的樣子定是落入情網之中的了,越貴妃連忙坐到兒子的身邊說:"翌兒,母妃告訴你,以前你怎麼亂來,母妃都不管,但是這件事情你必須要聽母妃的."

"穆清歌是個危險人物,你不能真的愛上她,知道嗎?"越貴妃看著鳳蘭翌這個樣子,似乎就想到了以前的自己,"你要知道愛這個字能夠傷人很深,遍體鱗傷,粉身碎骨,所以你千萬不能碰,你是母妃唯一的希望,母妃的後半輩子就靠你了."

鳳蘭翌揚起一絲笑說:"母妃,我明白我在做什麼,穆清歌的確是個危險人物,但是她比任何女人都要有價值,若是能夠娶到這樣的女人,等于擁有了半壁江山."在越貴妃懷疑的目光之下,鳳蘭翌說:"而我,想要的就是這樣一個女人."

聽著鳳蘭翌這樣說,越貴妃不由想起光彩奪目的穆清歌,似乎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但是,翌兒,母妃必須告訴你,你的父皇不喜歡穆清歌."

"那是因為父皇和你一樣覺得穆清歌是個非常危險的人物,母妃,我做事有分寸."鳳蘭翌自信的說,漆黑的雙眸帶著算計讓人驚心.

而在湛帝的營帳之中,湛帝和皇後,楊貴妃都坐在上座,而鳳絕塵隨意的靠在一旁,穆清歌和穆源站在一起,鳳皓軒和易水寒也在場,地上是暗殺人的尸體,湛帝冷冷的掃過地上的尸體,"可找出什麼?"

安公公搖搖頭,"皇上,什麼都沒有."

"馬上派人去查,一定要給朕查出到底是誰動的手."湛帝怒道,安公公連忙點頭退了出去,順便也將尸體給打包帶了出去.

易水寒走出來抱拳跪在地上:"皇上,狩獵的安全是臣負責的,如今出了這事,臣甘願受罰."

湛帝道:"水寒你的能力,朕很清楚,但是朕將所有人的生命安全交由你負責,這種事情朕不希望再有第二次."

"是."

"今日之事讓清歌受驚了,等下讓太醫好好把把脈,開些藥壓壓驚."湛帝關心的說著.

穆清歌微微頷首.

待營帳之中只有湛帝和鳳絕塵的時候,鳳絕塵手里拿著一把小匕首,精致小巧非常適用,"我記得曾經說過不希望發生第二次."目光微微抬起,一雙漆黑如墨玉般的眸光閃爍著危險.

湛帝看著那盤散棋聽著鳳絕塵的話,微微皺眉:"你認為今日之事是皇兄所為?"

"我相信皇兄做事不會如此拖泥帶水."鳳絕塵緩緩走了過來,"但是皇兄也沒有打算追究下去."鳳絕塵自然知道皇兄不可能如此暗殺穆清歌,在他自己的狩獵大會上,而他也根本就沒有打算追究,只是隨意的問問,當時在場的任何人都能聽出皇上的意思,只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罷了.

"朕沒有必要因為一個女人而浪費人力,更沒有必要去保護她."

"可是皇兄你忘了,她是瑞陽郡主,更是.......我唯一愛的女人."鳳絕塵後面七個字說的非常重.

上篇:第102章:暗殺     下篇:第104章:傾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