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191章:為保子身死  
   
第191章:為保子身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191章:為保子身死

慕容海猛地趴著上前幾步叫道:"王爺,罪臣知道罪臣所犯是死罪,但是懇請王爺放過罪臣的妻兒,他們什麼都不知道,皇後娘娘更是什麼都不知道."

"還真是兄妹情深啊."鳳絕塵似笑非笑的說著,手中把玩著那支簪子,只要他輕輕一折這支簪子便會粉碎.

"王爺......"

"本王既然應承了皇後饒了一條命便不會輕易要了你的命."鳳絕塵隨意的將簪子扔在慕容海的面前,然後看著慕容海小心翼翼的將簪子拿起來,看著他小心翼翼的模樣,鳳絕塵始終都冷笑著,他原以為慕容家的人都是冷血,卻沒有想到還真是有幾個有情有義的.

"王爺,罪臣的妻兒......"

"本王答應不會要你的命,沒有答應不會取他們的命."說著便大步離開了,而牢門也在這一刻關了起來.

慕容海趴倒在地上,手里緊握著簪子,"皇後啊皇後,你何苦呢,二哥已經不能幫你了,你何苦為難自己與他們為敵呢."

"夫人,沖兒......"慕容海知道鳳絕塵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妻兒,可是如今的他又能有什麼辦法呢,慕容海咳出一口血,然後徹底昏死過去.

XXXX

鳳絕塵從後面擁著穆清歌,讓穆清歌靠在他懷里.

"為什麼不問我?"

"我知道你定有你的苦衷."

"......皇後在我出發濱州之前,讓人傳遞給我一只簪子."

穆清歌回頭看向鳳絕塵.

"我想要的不單單是濱州慕容家這一小脈,正宗慕容家的血脈是京都那一脈,濱州慕容家倒了雖然影響頗大,但是不會連累到京都慕容家,正因為如此,京都慕容家才會置身事外."

"皇後賜予簪子,讓我保下慕容海一命,她便會助我扳倒京都一脈."

穆清歌蹙起眉頭,"皇後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有所不知,皇後是庶女自小便不得寵愛,若是沒有慕容海多次相護早已經死了,這麼多年她身處後宮之中也都是太後的傀儡,慕容複心中也不曾有這個妹妹,只有慕容海遠在濱州卻時常掛記著皇後,皇後有多恨慕容氏恐怕她自己才知道,而她會救慕容海也全是要還他的一份情義罷了."

穆清歌聽言點點頭,"慕容海能夠有皇後這個妹子也算是他的幸運."

"皇兄原本以為京都一脈會插手,沒有想到這次他們直接袖手旁觀,也讓我們省了不少事情."

"沒有用的廢棋,放在身邊只會連累自己,這一點太後娘娘最為清楚."

鳳絕塵親了親穆清歌的額頭,"濱州一脈涉及的慕容氏最多,砍掉這一脈,就只有京都那一脈,他們也就沒有後路了."

穆清歌微微一笑.

"王爺."風吟在外面喚道,語氣略微著急,"慕容夫人和慕容沖跑了."

鳳絕塵眼底冷意一閃.

穆清歌含笑說著:"慕容海倒是對他的夫人和兒子尤為寵愛,最後關頭還是給了他們一道護身符,不過看樣子,你應該早就料到了."

鳳絕塵嘴角冷冷的勾起,"在本王面前,他們怎麼可能逃得掉!?"

深夜.

幾道身影快速從林中穿過,一輛馬車飛速行駛著,而騎馬的人卻感覺後面來的危險紛紛停下馬,只有馬車和最前面的一個人未停,而停下的暗衛們紛紛拿起手中的長刀攔住追趕的人.

馬車里面的慕容夫人和慕容沖母子緊緊的抱在了一起,慕容沖渾身都因為害怕而顫抖著,"娘,爹呢,爹怎麼辦?"

慕容夫人眼淚嘩嘩的落了下來,"沖兒,你爹為了我們母子二人將身家性命全部壓上去了,沖兒,你一定更要記得我們一家人會有今天都是因為鳳絕塵,因為京都慕容一脈,你爹為了他們做了多少事情,他們卻見死不救,沖兒,你一定要記住活著為你爹報仇."

"娘."慕容沖抬頭看著慕容夫人,"娘,我們一定會活著出去的."

慕容夫人愛憐的拂過兒子的蒼白的臉,"停車."

馬車迅速聽了下來,慕容沖不知道慕容夫人要做什麼,"娘?"

慕容夫人拉著慕容沖,"沖兒,我們兩一起是走不掉的,沖兒,你一定要活下去,為了爹為了娘,你一定要活下去,為爹娘報仇,一定要在有生之年殺了鳳絕塵."

"娘."

慕容夫人狠心的將慕容沖推下馬車,"暗一,你負責帶少爺離開."

暗一向來只聽命于慕容海,如今非常時期他也顧不得那麼多,直接將慕容沖拉上馬背上,深深的看了眼慕容夫人,然後用力拍打著馬屁,只聽到慕容沖淒涼慘絕的叫喚著娘......

慕容夫人死死的扣著馬車,看著越來越遠離去的馬匹,慕容夫人臉上始終都帶著淒慘的微笑,她知道自己始終都會迎來這一天的,慕容夫人聽著身後追來的聲音,"駕車."

"是."暗衛連忙趕車.

慕容夫人重新坐回到馬車上,然後整理好衣服和頭發,從發間拔下不離身的銀釵,這支釵是慕容海當年的聘禮,她從不曾離身,愛撫的撫摸著手中的釵子,"老爺,容許妾身先行一步,黃泉路上,你我夫妻攜手同行也不會寂寞."

而在墨言和風垣追上的時候,墨言和風垣對視一眼掀開簾子看到的卻是已經被釵子刺穿喉嚨的慕容夫人,不見慕容沖的身影,墨言和風垣面面相覷.

此事傳到穆清歌的耳邊已經是清晨時分了,穆清歌正在梳妝的手微微一頓,風垣繼續說:"墨言已經帶人去追慕容沖和暗一了,而王爺正在處理濱州身後之事,王爺讓我來問,以清歌小姐的意思應該如何處置慕容夫人的尸首?"

"厚葬."穆清歌淡淡的說著.

風垣不明所以的抬頭看向穆清歌,其實他想說沒有必要,畢竟是慕容家的人,而且慕容家和王爺可是仇人,仇人需要厚葬嗎?不過王爺說全權由清歌小姐做主便沒有多說什麼,轉身便去辦.

"等下."穆清歌放下手中的梳子,"帶我去看她最後一面吧."

穆清歌看著被白布裹著的慕容夫人,穆清歌看了眼風垣,風垣便讓人掀開蓋著她的白布,露出慕容夫人慘白的面容,可是依舊無法忽視她嘴角隱隱約約上揚的微笑.

她的喉嚨間還插著那根凶器,穆清歌聽她說過這支簪子是慕容海送給她的聘禮,如今她卻用這支簪子刺死了自己......

上篇:第190章:收網     下篇:第192章:值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