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198章:婚約在身  
   
第198章:婚約在身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198章:婚約在身

穆清歌聽著凌風的訴說微微點頭,她原先便覺得這個朗文並非常人,身上自帶著高貴的氣息,就連她所接觸的南楚皇子身上都沒有的那種高貴,原來竟然是東籬的太子殿下.

"五年前,王爺在堰溝之戰身受重傷,差點喪命便是因為此人,此人無論是功夫還是城府都非常人所及."風煙想著五年前那場戰爭,四大暗衛和墨言都在,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那場戰事,"當年若非易水寒易將軍反應及時,恐怕王爺真的要命喪于那次."

堰溝之戰她也曾聽說過,其中的血腥和陰暗不是普通人可以說出的,而穆清歌卻從風煙的眼中看到了恐懼.

"公子,暗一沒有去找慕容沖."凌風見穆清歌的情緒有些不對,便連忙轉移話題.

"意料之中."

凌風不解的皺起眉頭說道:"難道公子放了他不是因為要順著他找到慕容沖嗎?"

穆清歌搖搖頭說道:"暗一是個非常明白的暗衛,他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也會知道你們會跟著他,所以他怎麼可能去找慕容沖."

凌風聽言點點頭.

"對了公子,剛才有收到風垣傳來的消息,是說這次回京恐怕不能同行."

穆清歌側頭看向風煙,風煙解釋道:"軒轅朗要和王爺一同進京,若是公子隨從恐怕會有不便,而且這個軒轅朗已經知道公子的秘密,更加不能給他這個機會."

進京!?

一旦軒轅朗進京那麼她的身份恐怕會被軒轅朗知道,穆清歌不由煩心的皺皺眉,若不是回京的書信早就飛鴿傳書給了丞相爹爹,恐怕她會想著推遲一段時間.

"一同進京的還有東籬的溧陽郡主,聽說明日便會到達濱州."

"嗯."

風煙有些猶豫的看著穆清歌,直到穆清歌側頭看向她,風煙才支支吾吾的說著:"公子,這溧陽郡主......和.....和王爺有著婚約."

"你說什麼?"穆清歌厲色的看向風煙.

"這也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堰溝之戰東籬敗軍求和,為了誠意特意和皇上許下了婚約,因為東籬皇上並沒有公主,皇室之中也只有一個備受寵愛的郡主,就是溧陽郡主,不過當年溧陽郡主才十歲,便承諾在溧陽郡主十五歲的時候便會前來南楚和親."

"當年那次戰役同樣讓我們南楚受到重創,皇上也不願意在開戰導致民不聊生,便應下了這個婚約,並且將當年先皇賜給王爺的一對龍鳳玉佩中的鳳佩送給了溧陽郡主."

穆清歌反彈性的拿出一直隨身攜帶的玉佩.

"這個是龍佩."風煙不得不硬著頭皮說著,穆清歌的臉色徹底沉下來,風煙連忙說:"公子,其實這件婚事做不得主了,事情都過了五年了,若不是這次溧陽郡主進京恐怕連皇上都忘了,更別說是王爺了."

穆清歌面無神色,可是拿著龍佩的手卻是緊緊的捏著,似乎有什麼巨大的情緒正在忍受一樣,"五年前的婚事,皇上不可能一人做主,鳳絕塵也是知道的吧,皇上必然也是先問過他的意見吧."

風煙的臉色現在才是更加蒼白的,無論解釋多麼好聽但是當年的事情王爺的確是同意的,"那是因為五年前王爺沒有遇見公子,否則怎麼都不可能答應的."

穆清歌現在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就像是原本就要和鳳絕塵成親,可是突然之間鳳絕塵又冒出一個未婚妻來,而且還是早已經訂下的,她就像是一個小三一樣插足其中,若是在早些,說不定穆清歌可以保留一顆完整的心抽身離開,可是現在......

"公子."凌風原先聽到這些也非常震驚,這樣的事情恐怕很多人都忘記了,包括穆源,若是穆源記得絕對不可能讓小姐插足這段感情,凌風連忙扶住臉色蒼白的穆清歌.

穆清歌深吸一口氣,看著臉色同樣慘白的風煙,"關于我已經知道的這件事情,你不許對鳳絕塵說."

風煙看著穆清歌眼中的認真,連忙點點頭.

"公子......"

原本風平浪靜的時候卻突然之間湧起狂風暴雨,十幾個穿著暗色衣服的殺手飛身而來,凌風和風煙同時一驚怎麼都沒有料到居然還會有人對他們下手.

穆清歌同樣的也是一驚,完全就是沒有料到,可是這個時候誰會對她一個微不足道的人動手呢,若是說慕容海的人也不可能,濱州慕容家都已經倒下了,慕容海的人也幾乎都被鏟除了,若是說京都的人,她現在的身份是半夏,不可能有人暗殺她.

"公子,你先走."凌風和風煙擋住殺手的路,對著身後的穆清歌叫道.

凌風和風煙的武功她是信任的,當下也不做累贅直接往下面走去,而旁邊越來越多的殺手出現,原本鳳絕塵派在穆清歌身邊的暗衛也在同一時間全部出動,穆清歌趁機快速向廟堂下面走去.

而早已經剛准備好的馬車,車夫看到穆清歌之後便馬上帶來馬車的簾子讓穆清歌上馬車,穆清歌坐在馬車里,穆清歌單手摸著胸口的位置,後面的傷口又開始痛了,剛才那個動作又將傷口崩開了.

到底是誰!?

穆清歌忍著痛皺著眉頭卻突然想起剛才那個車夫,穆清歌剛才還沒有覺得,現在想起來那個車夫很陌生根本就不像是自己人,穆清歌掀開簾子發現這條路也不是回去的路,穆清歌小心翼翼的接近馬車門口,然後以非常快的速度將銀針抵著車夫的脖頸的大動脈,"別動."

車夫一驚,他沒有料到穆清歌居然這麼快就反應過來了.

"停車."穆清歌威脅著說.

車夫將馬車趕到旁邊,穆清歌一直都注意車夫的動靜,突然之間車夫狠狠的拉住缰繩,馬匹仰頭長叫一聲,整輛馬車都向後面倒去,穆清歌一個觸不及防身子往後面倒去,幸好她速度夠快雙手連忙扣住馬車的門框.

而就這個時候馬夫一個躍起對著穆清歌的肚子就是狠狠的一腳,穆清歌整個人都脫力的整個人倒向後面,後背重重的撞在馬車的坐椅上,疼的臉都變了色,馬夫拿出匕首對著穆清歌刺下去,穆清歌雙手抓住他那只要刺下來的手.

馬夫很快便反應過來抬腳對著穆清歌的肚子又是狠狠一腳,穆清歌吐了口血,然後雙手一軟匕首就狠狠的刺落下來,穆清歌快速躲過,幸好她躲得快要不要匕首就直接插進她腦袋里面去了.

上篇:第197章:甯舍江山,獨霸美人     下篇:第199章:暗一相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