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237章:因為他是你親哥哥  
   
第237章:因為他是你親哥哥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237章:因為他是你親哥哥

徐詢再次伸手敲了一下穆清歌的腦袋,動作很輕根本就造不成不了什麼疼痛的感覺,"皇上向來精明,生性又多疑,倘若我表現出一點什麼來,恐怕你就不會那麼輕松了."

穆清歌輕快的吐吐舌頭.

徐詢歎道:"恐怕世間很難有人猜到謫仙半夏就是相府的大小姐吧,你還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丫頭,不管你有什麼身份,如今半夏這個身份對你而言就是一種危險,不能讓人察覺出你這個身份來."

倘若被湛帝知道穆清歌還有這個身份,恐怕到時候穆清歌只有一條路了.

穆清歌慎重的點點頭說:"師傅,我知道,我會小心行事的."這次被徐詢發覺,恐怕還會有人發覺,不過令穆清歌放松的就是還好發覺的人都不會與她為敵,否則後果真的不堪設想,"不過師傅,你這次花了這麼多錢來找我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徐詢點點頭道:"這件事情解釋起來非常麻煩,你現在跟為師走,為師邊走邊說給你聽."

穆清歌感歎于事情的重要性,便馬上跟著徐詢離開.

XXXX

當穆清歌跟著徐詢到達皇宮的時候,臉色有些不好,她雖然看得出來湛帝的身體狀況已經不好了,但是怎麼都沒有料到已經如師傅所說那麼嚴重了,跟著徐詢步步向著湛帝休息的宮殿走去.

湛帝靠在軟榻上打量著跪在面前傳說中的謫仙半夏,果然如傳說中有一副決定的好相貌,就連他的皇弟恐怕都及不上她的美,似男似女讓人移不開視線,可是湛帝最為驚奇的就是她的相貌居然有些酷似某人,已經有六分相似了,倘若這個半夏換上女裝,恐怕更加想象了.

"你......"他還從來沒有發現有人居然會和云容雪如此相似,就連穆清歌都及不上,穆清歌只是神似,而她卻是面似,"像,太像了."

穆清歌心里登時響了一下,糟糕,她居然忘了自己這張臉和娘親還是有幾分相似的,穆清歌見到湛帝愣神看著自己的時候才想到,如今聽著湛帝言語中的像,心下微微冰涼起來......

徐詢看著湛帝的臉色不對,便問:"皇上,您說什麼?"

湛帝輕輕的咳嗽一聲回過神來,然後看到穆清歌說:"你就是謫仙半夏?"

"回皇上,在下正是半夏."

湛帝手呈拳頭放在嘴巴掩飾的咳嗽了幾聲,然後繼續說:"朕聽聞你的醫術非常厲害,徐詢也向朕推薦你,讓你給朕就醫是不得已的事情,你過來給朕看看."

穆清歌頷首上前,然後示意湛帝將手放在桌子上,穆清歌給他細細的診脈,他的脈搏時強時弱,但是可以診出他的確沒有多久可以活了,就如師傅所說最多也就只有四個月的時間,穆清歌放下手.

湛帝看了眼徐詢,徐詢便問:"半夏,你診出的結果如何?"

"如師傅所言."

"那你可有醫治的辦法?"

穆清歌低眉,湛帝沉聲道:"朕不想聽謊話,你可有辦法延長朕的壽命?"

"皇上,在下會盡我所能."

湛帝打量的看著穆清歌,這樣的話雖然不動聽,但是湛帝卻能夠聽出她言語中的自信,心下也放下了一點,"若是盡你所能,朕可以活多久?"

"皇上又何必被時間所束縛呢,能夠活多久實在無法肯定,在下會和師傅盡所能讓皇上活得越久,皇上盡管放寬心,這也是治療的第一步."

湛帝閉了一眼眼睛,然後揉揉眉心道:"既然這樣,朕就信你一次,你這些天就居住在宮中吧."

穆清歌臉色微變,若是她居住在宮中恐怕會出大事的.

徐詢同樣臉色也是一變,然後對著湛帝說:"皇上,半夏居住在宮中恐怕會有不妥."湛帝抬頭沉色掃了一眼徐詢,徐詢繼續說:"宮中多了一個人的確不算什麼,但是這個人若是半夏的話,恐怕會引起別人的疑慮,到時候對皇上的龍體也是不妥的."

湛帝揉著眉心的手放下來,徐詢說的不錯,別人知道半夏居住在宮中,一定會猜測到他的身體出了狀況.

徐詢繼續說:"皇上放心,臣會安排半夏住在臣的家中,這樣也好跟臣商議治療方法."

湛帝點點頭道:"也好."

穆清歌這才松了口氣,然後和徐詢准備退下去.

"半夏."湛帝突然出言,穆清歌快速停下腳步回身恭敬的看著湛帝,湛帝冷聲說道:"這件事情倘若朕從被人口中聽見一個字,朕就殺了你,誅滅你九族."

"......是."穆清歌退了出去.

在穆清歌和徐詢出去之後,安公公便端著藥碗走了過來然後遞給湛帝,湛帝示意讓安公公將藥碗放在一旁,安公公說道:"皇上,奴才看那個半夏公子倒是信心十足可以醫好,皇上可以放寬心了."

"醫好?朕已經不強求了,朕只想多活些時日."

"皇上......"安公公欲言又止,看著湛帝悲涼的面容,安公公眼底帶著淚花.

湛帝揉著眉心緩緩的站了起來歎道:"你剛才可看見了那個半夏,他是不是和她長得很像?"

安公公知道皇上所說是誰,然後說道:"皇上......"

"朕昨晚又夢見她了."湛帝涼涼的說著,"或許是朕的大限快到了,所以頻繁的夢見她,不過這樣也好,朕和她可以在夢中相見,夢里的她永遠都不會對朕橫眉豎目,夢中的她只是巧言嬉笑那般溫柔的看著朕."

縱然不是真的,湛帝的心也早已經被寬慰了,其實死亡對于他而言並不害怕,他可以和云容雪相見了也沒有什麼不好的,但是他還有太大太大的事情沒有做完,他不放心......

"皇上,皇後娘娘剛才派人過來了,說是請皇上千萬清泉宮有要事商議,奴才看應該是為了四皇子的婚事."

"她倒是還有那個心."湛帝不冷不熱的說著,"派人去跟皇後說,朕明日便下旨."

"......是,奴才這就去說."

既然你要讓他娶了相府二小姐,梁家小姐,朕允了你又如何!?

穆清歌和徐詢向著宮門口走去,徐詢途中問:"你可有把握?"

穆清歌搖搖頭道:"師傅,沒有人會有十足的把握,皇上舊疾複發,再加上終日勞累成疾,我唯一能夠做的也就是讓他活的更久一些,但是師傅,這個久不會超過一年."

徐詢沉重的點點頭,就算不用穆清歌說,徐詢也知道,皇上的身體實在是太過勞累,能夠活過半年都已經算是本事了.

從宮門口走進來一個人,徐詢和穆清歌同時停下腳步,"三皇子."

鳳皓軒怎麼都沒有想到居然會在宮中遇到穆清歌,眸子帶著一絲笑意然後向著穆清歌走來,"沒想到會在此處見到半夏公子?真是讓人意外啊."

徐詢解釋道:"皇上對于救治閔郡百姓的人非常感謝,便讓臣帶半夏過來看看."

鳳皓軒自然不在意這些,只是隨意的點點頭道:"原來如此."

"三皇子若是沒有其他事,臣就帶半夏先出宮去了."

"徐太醫,我有一些話想要單獨和半夏公子談談."

徐詢看向穆清歌,穆清歌微微點頭,徐詢便想著宮門外走去.

"半夏姑娘~~~~"姑娘兩個字加的非常重.

"三皇子,我不介意你叫我半夏公子."

"好,依你所言,半夏公子."

鳳皓軒心情顯然很愉快,嘴角一直都帶著幾分笑意,路過的宮女們紛紛都羞紅著臉偷偷的看了眼三皇子,有些宮女在看到穆清歌的時候紛紛都是瞪大雙眼,不敢置信世間居然會有這麼完美的人存在,不過被三皇子瞥了一眼,宮女們紛紛快速離開.

"三皇子,我還有要事在身,三皇子若是沒有什麼事情,請允許在下先行告退."

鳳皓軒伸手拉住穆清歌的手臂,穆清歌掙脫而開冷眼看著鳳皓軒,鳳皓軒無所謂的笑笑道:"我只是想和半夏公子單獨聚聚,不知半夏公子可願給我一個機會?"

"不願意."穆清歌看著他眼中的勢在必得非常不舒服,明明是和安哲一模一樣的臉,可是這張臉卻讓她感覺到心寒,是的,明明看起來是那麼一個溫文爾雅的男子,可是某個時候卻又讓她覺得這個人就是披著羊皮的狼.

穆清歌大步向宮門外走去.

鳳皓軒也沒有多加阻攔,只是回身看著穆清歌離去的身影,似乎有著另一道身影在自己的腦袋之中閃爍著,鳳皓軒微微挑眉,事情似乎越來越有趣了.

XXXX

穆芷蘭趴在床榻上,整個人都是蒼白無血色的,傷在那樣的地方只能讓大夫把把脈,然後讓碧環給自己抹藥,可是一想到她在那麼多人面前受辱,穆芷蘭就恨不得用被子將自己的腦袋給蒙起來.

"小姐."碧環走了進來,手里拿著一個小瓷瓶.

"你最好是有重要的事情."穆芷蘭不耐煩的說著,她吩咐過人不要讓人過來打擾她,就連碧環也是不除外的.

"小姐,你看,這是萬花樓的玟姨派人送過來的,說是半夏公子為您准備的."

"什麼?哎喲."穆芷蘭激動的直接想要爬起來,一時之間忘了自己挨過板子,猛地一動後面傳來的痛楚幾乎要將她淹沒.

"小姐."碧環連忙扶住穆芷蘭,然後讓她慢慢的趴下.

穆芷蘭從她手里快速奪過小瓷瓶,"這真的是半夏公子讓人送過來的?"

碧環點點頭道:"是,來人說只要小姐每日抹上一次,臉就不會有事了."

"太好了,太好了."穆芷蘭現在興奮的已經忘了身後的疼痛,臉上的驚喜揚著,雖然變得猙獰但是她已經不在乎了,有了這瓶藥她以後都不需要擔心自己的臉了,"那,半夏公子怎麼不自己親自來?"

"來人說了,因為半夏公子才回來近來有很多事情走不開,所以先將藥給小姐拿來了."

穆芷蘭不疑有他激動的點點頭,"你快去給我准備一份大禮送去萬花樓,就說是我謝謝半夏公子的."先前對半夏公子的不滿也都消失了,特別是那日聽到半夏公子救了穆清歌之後,她對半夏公子非常不滿,不過現在都消失了,心里只有滿滿的感激.

"穆清歌,你等著,終有一天我會讓你跪著求我."穆芷蘭捏緊手中的藥瓶眼底光芒一閃,讓人心驚到害怕.

落葉居.

穆清歌將夙鳳醫書和徐詢的醫書全部放在桌子上,一頁一頁翻看能不能很好的找出方法救治湛帝.

其實穆清歌並不喜歡湛帝,她娘之所以會受到那麼大的侮辱都是因為湛帝,他的愛將娘逼到了絕境之中,但是卻有讓人心疼,而穆清歌不喜歡湛帝也有這個原因,更大的原因這是這個人三番四次為了他自以為是的主張要對她下殺手.

但是不可否認的則是,他是鳳絕塵的親哥哥.

這麼多年來,他對待鳳絕塵這個弟弟真的是好的沒話說,她縱然再不喜歡他,也會看在發呢感覺出的面子上傾盡全力延長他的壽命.

而這個時候窗戶自動打開了,穆清歌連頭都沒有抬一下.

而一個身影慢慢的接近穆清歌,很快便已經來到的穆清歌的身後,看著穆清歌認真的記錄著什麼,兩本醫書都攤開了,"遇到什麼解決不了的疑難雜症了嗎?"

"是啊."穆清歌頭也沒有回直接回道.

鳳絕塵微微一笑,然後俯身將穆清歌抱起來自己坐下之後將穆清歌放置自己的雙腿上,"我聽聞你今日以半夏的身份跟著徐詢進宮了?"

"嗯."有些事情穆清歌雖然不說,但是鳳絕塵已經猜到了.

"他是不是......"說著說著,鳳絕塵便已經說不下去了.

穆清歌放下手中的醫書,然後抬頭看著鳳絕塵道:"我沒有辦法騙你,皇上的身體的確已經非常不好了,我不確定我能讓他活多久,但是我會盡全力延長他的壽命."

其實鳳絕塵早就猜到了,皇兄的身體不比以前他很早的時候便知道了,所以很多的事情他都費心費力的自己去解決,不需要皇兄再當自己的後盾了,"清歌,謝謝你."

鳳絕塵知道穆清歌其實不喜歡他,但是她卻願意......

"他是你親哥哥,我不會不管的."

"嗯."鳳絕塵將頭埋進她的脖頸之間,吸取她身上的芳香.

"鳳絕塵,溧陽郡主的事情你要如何解決?"

鳳絕塵抬頭親了親穆清歌的臉頰,然後說道:"我還以為你不會問."

穆清歌一個瞪眼掃過去.

"溧陽郡主好對付,不過那個軒轅朗就不好對付了."

穆清歌贊同的點點頭,若是好對付的話恐怕就不會成為東籬太子這麼多年還不倒台吧,"我知道你一定會想到辦法的."

鳳絕塵笑笑,"嗯."

對于鳳絕塵而言,只要能夠達到目的不管用什麼方法都是值得的.

上篇:第236章:師傅找上門     下篇:第238章:哥,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