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245章:這是她的命  
   
第245章:這是她的命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245章:這是她的命

穆清歌愣愣的看著溧陽郡主,她在臨時一刻卻還是只記得她心愛的男人,只希望他能得到幸福,穆清歌突然感覺有點心酸.

"溧陽."軒轅朗緊緊的抱著溧陽郡主,雙臂環著溧陽郡主的腰間,"朗哥哥知道錯了,溧陽,你不要離開我."軒轅朗將臉埋在溧陽郡主的脖頸間.

".......朗哥哥......."溧陽郡主感覺到脖頸間的熱流,哽咽的喚道,她松開握著穆清歌的手,然後伸手撫過軒轅朗的臉頰,看著他臉頰上的淚珠,溧陽郡主只覺得內心一陣酸痛,"我的朗哥哥......"

"溧陽,不,不要離開我......"軒轅朗雙手的力度加大,緊緊的抱著她不再放手,只有這樣他似乎才能感覺懷里的她是活著的.

"朗哥哥,不要哭......溧陽會陪著你......就算是死,溧陽也一定會陪在朗哥哥的身邊,朗哥哥不會......寂寞的,我......從來就不後悔愛......上你."隨著最後一個字虛無縹緲的落下,溧陽郡主的手最後撫過軒轅朗的臉而後無力的落下.

空洞無神的雙眸不複往日的色彩只能緩緩的閉上.

一滴淚從眼角緩緩的落下.

"溧陽,溧陽."軒轅朗抱著溧陽郡主痛徹心扉的喚著.

她今年才十五歲,如此年輕的生命卻在這一刻斷送了......

穆清歌不知道如何來安慰這個痛苦的男人,她只能默默的歎口氣而後轉身離去,將最後的時間交給他.

或許軒轅朗現在這一刻才明白,溧陽在他心里的地位究竟有多深,深深的埋藏在心里,很難讓他自己察覺,卻又不是不存在......

穆清歌一走出去便看到所有的人都等在營帳外面,湛帝看向穆清歌,穆清歌微微點頭,湛帝無奈的閉上眼睛,看來這件事情不是那麼容易了結的.

XXXX

九王府.

穆清歌正在給鳳絕塵包紮傷口,"你可有查清究竟是何人所為?"

鳳絕塵狠厲的眸光微閃,"不會是南楚這邊人所為."

穆清歌手下微微一頓,然後抬眸看過去問道:"你的意思是說可能是別國人所為嗎?"

"嗯,雖然還沒有找到證據,不過很有可能是東籬人做的."

東籬?穆清歌突然想起第一次見到軒轅朗的時候,他中的也是致命的毒藥,倘若不是遇到了她,恐怕早就死了,而現在又有人針對他,那會不會是同一撥人呢,穆清歌將自己的猜測跟鳳絕塵說了.

鳳絕塵低眉細想,"的確很有可能,倘若是東籬的人下的手,那麼很有可能就是東籬二皇子."

"東籬二皇子?"

"這可是一個狠辣的人物,倘若東籬沒有事先有個太子,那麼最有資格登上皇位的便是他了,不過此人心計毒辣,不受百姓愛戴,近幾年來更是對著軒轅朗多番下手."

穆清歌點點頭說道:"倘若證實是他下的殺手,那麼這件事情就和南楚脫離的關系."

"不錯,以軒轅朗的聰明才智恐怕早就猜出是誰所為,如今他不動神色不過就是想看看我們南楚到底如何解決他的事情."

只是可惜了溧陽郡主,她卻做了男人之間爭斗的犧牲品.

鳳絕塵看著她情緒微微低落著,大概也知道是什麼緣故,伸出手微微抬起穆清歌的下巴,看著她眉間帶著三分低落的情緒,"那是她自己選擇的路."

"我只是為她可惜,明明知道沒有結果,明明知道軒轅朗對她只有兄妹之情,卻還是義無反顧的為他遮擋了致命之箭,這樣飛蛾撲火的感情可悲可歎,而軒轅朗卻也等到失去之後才知道珍惜,可是那又有什麼用呢!?"

鳳絕塵伸手將穆清歌摟進懷里,"或許在她臨死的那一刻是幸福的."

"嗯."她雖然沒有聽到軒轅朗說愛她,但是穆清歌卻覺得溧陽已經感覺到了,"或許那一刻對于溧陽郡主而言才是永."

只可惜,生死相隔的他們終究是不能在一起.

穆清歌想著遇刺那一刻,有些傷感的說著:"那支箭是對著軒轅朗而去,以軒轅朗的警覺性雖然不可能完全避開這支箭,但是不讓其射中要害還是輕而易舉的,而溧陽郡主和軒轅朗從小一塊長大不可能不知道他的武功."

"但是溧陽郡主卻不敢用軒轅朗的性命來賭,或許她也見不得軒轅朗受傷,所以她毫無反顧為他擋住了那一箭,只有一公分,只要偏遠心髒一公分,我就可以救她."

"清歌,這是她的命."

是啊,命,無法躲避的命.

不到三天,暗殺的真相就已經出來了.

而軒轅朗對于真相卻沒有多大的驚訝,好似早知道如此.

而在京都都震驚的時候事實真相如何的時候,穆清歌卻穿著虎皮大衣站在落葉居院內.

下雪了.

穆清歌伸出雙手任由鵝毛般的雪花落于手間,然後化作一滴滴冰涼的水從指縫間落下,世間最為純白的雪,沒有絲毫雜質,是那麼的純潔.

穆清歌從地上握起一小團雪然後緊緊的捏成一個小球模樣,手被凍得通紅通紅的,她卻絲毫不在意,這次京都的雪似乎下的很晚,眼看著已經臨近過年時分了它才下起了鵝毛大雪.

倘若在早幾天溧陽郡主便能看到雪了,不知為何穆清歌覺得溧陽郡主應該非常喜歡雪......

凌風靠臥在樹枝上低頭看著院子里站著的穆清歌,她臉上洋溢著純白的笑意,一點一點將她的眼底染亮......

穆相愣愣的站在落葉居的院門口,一雙眸子目不轉睛的看著院中的人,白色虎皮大衣和純白的雪一個顏色,若是不注意恐怕真的要和雪混為一談了,她和曾經的雪兒是那麼的神似......

穆相看到穆清歌便想到了亡妻,悲痛的閉上眼睛......

"丞相爹爹."穆清歌看著站在院門口神色略微悲痛的人喚道.

穆相抹了一把臉,將自己的情緒全部掩飾在眼底,而後踩著雪向著穆清歌走去,看著她凍得通紅的臉頰還有雙手,穆相不贊同的說道:"這麼冷的天你看看哪家大家閨秀像你一樣站在外面,還不跟我進來."

穆清歌笑笑,然後依依不舍的將手中的小球扔在地上,看著它小巧的滾了幾圈穩穩的落在地上,說不定過幾秒之後它就要被雪藏了.

穆清歌一走進去風煙就連忙將小暖爐遞過去,穆清歌冰涼的手很快就暖暖的,穆清歌隨著穆相坐到火爐旁邊,風煙將火爐的罩子放下之後退了出去.

上篇:第244章:溧陽將隕     下篇:第246章:離別相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