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260章: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第260章: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260章: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明管家的臉色瞬間便的慘白慘白的,一副遭到雷劈的模樣,而雍大人只是淡淡的對著穆清歌頷首然後帶著人直接退下去了.

凌風冷著臉看著雍大人走了出去,然後沉聲道:"倘若那個東西呈現給皇上,後果不堪設想,小姐,要不要派人去攔截?"

穆清歌都還沒有弄懂那個東西是什麼,明管家解釋道:"是掌管虎騎營五萬的兵符."

穆清歌猛地看向明管家,臉色大變,虎騎營兵符一直都是在蔚大人手里,而蔚大人向來和丞相爹爹交好聯系也較為緊密,而現在兵符卻在丞相爹爹的手里,又除了叛國的書信,看來這次是有人要將這盆髒水徹底的潑在他們相府了.

"攔截有什麼用?那麼多雙眼睛都看到了這個東西是從我們相府搜出來的,難道你還能殺了所有看到的人嗎?"穆清歌冷淡的說著,一轉身便看到七姨娘抱著康兒無助的站在那里,而康兒眼圈紅紅的顯然是害怕,穆清歌走過去摸摸康兒的腦袋說道:"康兒不怕,有姐姐在呢."

康兒用力的點點頭,然後吸吸鼻子不讓眼淚掉下來.

XXXX

湛帝看到雍大人手中的東西之後大發雷霆將蔚大人也收押了,而蔚大人連叫怨都來不及就已經被關押在大牢里面了,湛帝本來下旨要將蔚府和相府的人全部都收押起來,奈何禦書房里坐著的鳳絕塵全身都是冷颼颼的.

當所有的人都退下去之後,湛帝臉色才漸漸的平靜下來,而後將手中罷免穆源丞相之位的奏折把玩著,"朕倒是沒有想到穆源還存著這樣的心思."

鳳絕塵冷不丁甯的掃了眼湛帝,"皇兄真的相信穆相會叛國賣國嗎?"

"證據確鑿,由不得朕相不相信不是嗎?"湛帝似笑非笑的說著.

"皇兄,穆相心思縝密,為官十幾年從未出過紕漏,一直效忠于皇兄,臣弟相信皇兄心中早有決斷."

湛帝眸光微沉,也不開口說話,沉默冷凝的氣息在禦書房之間飄散著,這麼多年君臣,彼此都非常了解彼此,雖然穆源恨著自己,但是他絕對不會叛國,因為他是南楚人,不會背棄南楚.

"皇兄明知如此卻還是一意孤行就不怕寒了朝臣的心嗎!?"

湛帝拍桌而起,"放肆,你就是這麼跟兄長說話嗎?絕塵,朕是你的兄長,不會害你,也不會傷害你,穆源的事你不要插手."

鳳絕塵卻搖搖頭站起來說道:"皇兄,臣弟承認過她,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傷害相府的人,皇兄也不例外."

"你......"湛帝一口氣差點沒上來,氣的連連咳嗽.

"這件事情事實真相究竟如何,臣弟會查明清楚."鳳絕塵冷淡的說完,然後轉身便出去了.

湛帝冷著臉坐在龍椅上,旁邊的安公公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九王爺已經不止一次因為相府那位大小姐和皇上起爭執了,他也知道原本要將涉及這兩家的人全部都抓起來的,但是皇上因為九王爺沒有直接讓人抓起兩家的人.

"那件事讓你查的怎麼樣?"湛帝揉了一下眉心說著.

"回稟皇上,奴才派人已經查遍了半夏的身份卻毫無進展,好似被人故意抹掉了過去,而且京都上下的百姓都說半夏公子就是天神下凡拯救人間的."

"哼."湛帝絕對不會相信一個人就這麼憑空冒出來的,"萬花樓的幕後老板是誰?"湛帝想從這邊下手調查出半夏的身份.

安公公猛地跪下來說道:"奴才該死,奴才辦事不利."

湛帝的手微微敲打著龍椅,在寂靜無聲的禦書房之中這樣的聲音卻顯得尤為觸耳,安公公低下腦袋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半晌之後安公公才聽到湛帝冷凝的聲音:"自己去領三十大板."

"是."

萬花樓的幕後老板,湛帝並不是第一次派人調查,當年萬花樓崛起的時候,湛帝便擔心有人利用萬花樓搜集情報所以便讓徹查卻沒有查出任何結果,有人說萬花樓的幕後老板非常神秘,是朝廷中人,但是這個人卻隱藏的很深,不管他用盡什麼法子居然都逼不出來.

現在神秘之人卻又多了一個半夏.

徐詢和半夏.

湛帝世間相信的人不多,但是徐詢也算是其中一個,能夠成為徐詢的徒弟,這樣的分量向來也是值得信任的,倘若不行......

湛帝敲打龍椅的手停頓了下來,眼中流轉著一抹殺氣.

穆清歌待在丞相爹爹的書房已經整整一下午了,可是什麼都沒有找到,密道也去過了,也沒有什麼,恐怕所有的'證據’都被呈現上去了.

這時,書房的門被人推開.

穆清歌回頭看著鳳絕塵走了進來,穆清歌問道:"怎麼樣?"

鳳絕塵將手中的信紙全部遞給穆清歌,穆清歌快速翻查臉色卻是越來越差,不管那一封信都訴說著丞相爹爹叛國的罪證,而且上面的自己的確是很像是丞相爹爹的,而離歌笑的字跡因為穆清歌沒有看到過所以不敢往下決斷.

"這些信肯定是假的,但是他們能夠模仿出丞相爹爹和離歌笑的字跡,就說明真正的書信一定也在他們的手里."

"恐怕真正的書信早就被燒得一干二淨了."

穆清歌歎了口氣,有些東西縱然模仿的再像也終歸是假的,永遠成不了真的,但是倘若真正的信已經被燒掉,那怎麼對比呢.

"京都有個人最善于模仿人的筆跡,他寫的字足以以假亂真,這個人三天前被人發現吊死在家中."鳳絕塵淡淡的說著,三天前發生這樣的事情沒有多少人會注意,畢竟只是一個普通人,可是現在想想那人恐怕是被殺人滅口了.

穆清歌坐在椅子上,現在要查找真相恐怕又難上了一條.

鳳絕塵走到穆清歌的身邊,然後將她抱起來放在腿上坐下,"你不要著急,穆相在朝中的勢力也不是別人能夠輕易相比的,想要因此扳倒他沒有那麼容易,你和我都還有時間查明真相."

"我突然想起一句話."穆清歌直視著鳳絕塵的眼睛,清冷的說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自古有多少忠良冤死于君主之手,奸臣勾結謀害,但是身為君主難道就沒有自主判斷的能力嗎?並非如此,那些忠良的死,不單單是因為奸臣,還有他們效忠的君主."

鳳絕塵明白穆清歌的意思,正是因為如此臉色才沉重起來,"清歌,我一定會查明事實真相."

"真相對于皇上而言恐怕不是那麼的重要吧."穆清歌起身,"他只是要在自己死之前,拉個墊背的,而這個墊背的自然就是和他斗了這麼多年的丞相爹爹了."

上篇:第259章:叛國鐵證     下篇:第261章:深入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