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268章:北酈  
   
第268章:北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268章:北酈

穆清歌贊同的點點頭,雖然北酈這個區域小,但是不得不說北酈也算是大國之一了,北酈的將士不似南楚和東籬那麼多,但是他們都是最優秀的,特別是這些年聽說北酈之王下達的命令,嚴格訓練將士,每個人都要以一敵十,以一敵百.

穆清歌和鳳皓軒決定先去客棧住上一晚,明天在前往國師府特意拜訪.

而關于北酈的一份詳盡資料也由風垣轉到了穆清歌的手里,風垣說道:"北酈王膝下有四個兒子,三個兒子各個都是驍勇善戰的,大兒子是北酈王後的嫡子,剩下二個兒子分別都是姬妾所生."

穆清歌點點頭,抬頭問道:"不是四個兒子嗎?還有一個呢?"

"最後一個是小兒子酈駒,是北酈王寵幸奴隸所生,這個兒子一出生便不被承認,所以很早以前便被拋棄了,一直任由他自生自滅,如今下落不明,不過北酈王早就放出話而言,小兒子早就在十幾年前便已經被狼咬死了,因為事情太過久遠,所以真相如何,無法明確."

"虎毒尚且不食子,這個北酈王還真是混賬東西啊,我看他那個小兒子不是被狼咬死的,而是被他直接扔進狼窟的."風煙皺著眉頭斥道.

鳳皓軒側頭看向風煙笑道:"你說的不錯,據我所知北酈王最後一個兒子的確是被人扔進狼窟的,不過就不知道到底是何人所為."

還真是啊.

"北酈因為人脈很少,所以一直以來都攻打小的部落,很多人都被直接擄到北酈來的,自然有很多的女人都成為了北酈的奴隸,而北酈王看中了一個美貌的奴隸,也就是酈駒的母親,這個奴隸很得北酈王的寵愛."風垣看了眼鳳皓軒,之後說道.

"既然是這樣,那麼這個奴隸生的兒子不是應該是最得寵的嗎?"風煙疑惑的問著.

"看似的確是這樣,但是後來北酈王漸漸的被其他貴族女人迷住了,便沒有再管這個奴隸,就連奴隸生子的那一天他也不曾來看過,那個奴隸在酈駒五歲的時候去世的,據說是被那些貴族的妾室們活活打死的."

"真是可憐啊."風煙歎道,原本成為奴隸已經是她最為悲慘的日子了,卻被北酈王看中,從而成為別人的眼中釘,最後落得慘死的下場.

穆清歌對于北酈王室這些事情並不大在意,風垣繼續說道:"這是北酈王的兒子,而北酈王有很多女兒,除去去世的幾位公主,在世的還有十三位公主."

果然是很多啊,穆清歌笑笑隨意的將手中的資料放置一旁,而後站起來道:"北酈王王室的事情我不需要知道太多,今晚好好休息,明日三公子跟我一起去國師府如何?"

鳳皓軒點點頭.

風煙正在為穆清歌鋪床,而穆清歌則坐在一旁用手帕擦拭鋒利的匕首,鳳蘭翌送的果然是好東西啊,風煙弄好之後為穆清歌倒了一杯水,"小姐,傳說中那個北酈王好色愛美人,而且又是喜新厭舊,朝中的事情一概都是由國師做主,這樣的北酈王為何不會被人扯下來呢!?"

不知不覺中,風煙已經非常不喜這個北酈王了.

穆清歌對此卻僅僅只是一笑而過,"風煙,看事不能只看表面,世間有幾個男人不愛美人,不是喜新厭舊的呢."

"可是小姐,那個北酈王......."

"風煙,或許你看事只看到表面,在我看來那個北酈王或許才是深藏不露,有識人之本,他非常信任離歌笑,否則不會將朝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由離歌笑,而且這麼多年來北酈一直都往強盛發展而去,地域面積也在擴大,北酈的百姓也都非常祥和,這就已經說明北酈王治國手段非常了得了."

"小姐,這一切不都是因為離歌笑嗎?真是因為北酈有了離歌笑才會這樣的啊,人人都說倘若北酈失了離歌笑,那麼北酈將會被眾人吞噬瓜分掉."

穆清歌笑著搖搖頭,在很多人看來的確是這樣,但是穆清歌卻覺得事情不是那麼的簡單,北酈王一定有著自己過人的本事,否則離歌笑這樣的人才不可能屈尊于下,"不管北酈如何,我們只要達到自己的目的就好了."

"是."

隔天.

穆清歌和鳳皓軒等人便已經來到了國師府門口,門口的守衛擋住穆清歌和鳳皓軒,鳳皓軒的身份不能顯露出來,穆清歌便將腰間的玉佩遞給守衛說:"兩位大哥,還請通報就說故人之女特地前來拜訪,望國師一見."

那個守衛捏著手中的玉佩,然後和伙伴對視一眼,"等著."然後拿著玉佩匆匆走進府內.

另一個守衛則是瞪著大眼睛打量著穆清歌和鳳皓軒等人.

不到半刻鍾那個守衛便已經回來了,"幾位,國師不見客,請自行離開."然後將玉佩奉還.

穆清歌皺了下眉頭,這玉佩是丞相爹爹給他的,離歌笑不可能不知道的,可是現在人家看了眼玉佩卻不見她,穆清歌接過玉佩和鳳皓軒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詫異.

"這位小哥,你確定你家國師看了這塊玉佩嗎?"鳳皓軒再次問道.

那個守衛臉色有些窘迫.

穆清歌和鳳皓軒便已經知道這塊玉佩離歌笑根本就還沒有見過,穆清歌再次遞過去說道:"我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找國師,還請這位小哥代為傳達,國師見到這塊玉佩一定會見我的......"

"國師現在繁忙,根本就沒有時間見你們."聲音從國師府里面傳出來.

耳熟的聲音讓穆清歌皺了下眉頭,當看著國師府里走出來的慕容沖,穆清歌面露驚訝,她沒有想到慕容沖居然在這里,而且看樣子在國師府中可以自由的出路,這樣的話,他和離歌笑的關系顯然非同一般.

慕容沖沒有見過穆清歌這副面容,所以他並沒有認出這個女子便是自己恨的牙癢癢的半夏,而穆清歌慶幸的則是風煙沒有跟來,否則慕容沖一定會認出風煙的,也慶幸他沒有見過凌風.

"你們再不走,可不要怪我讓人哄你們走."慕容沖冷冷的說著,他知道面前的人是南楚的瑞陽郡主和三皇子,想著從南楚傳來的密信,慕容沖本來根本就沒有必要搭理的.

他永遠都記得自己的仇人還有就是慕容家,慕容家的人見死不救,但是這次他為了皇後姑姑,他願意傾力相幫最後一次,將穆清歌困在北酈一個月.

穆清歌和鳳皓軒面面相覷,最後還是決定不要以卵碰石,畢竟現在慕容沖也算是國師府的人,而他們倘若硬闖的話,恐怕會驚動到別人.

上篇:第267章:探望易水寒     下篇:第269章:北酈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