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269章:北酈國師  
   
第269章:北酈國師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269章:北酈國師

慕容沖看著他們離去的身影冷笑一聲,最後叮囑守門的侍衛:"這件事情不用跟國師提起."

"是."兩個守衛連連點頭,這位慕容公子可是國師的客人,他們不能得罪.

"剛才那個應該是慕容沖吧?"鳳皓軒沒有見過慕容沖的多少次,對于他的印象不深,看他的樣子依稀是像.

穆清歌剛想反彈性的點頭,突然將想到自己怎麼可能見過慕容沖,于是說道:"應該是."

鳳皓軒側目深深的看了眼穆清歌,而後無奈的笑笑.

"穆小姐."青華叫道,"要拿離歌笑的真跡並不難,就算不見到他也能拿到."

穆清歌笑笑搖頭說道:"我想要可不單單他的筆跡而已."

青華疑惑的看著穆清歌,難道又看看公子,鳳皓軒說道:"先前我們去了易將軍的軍營,從易將軍那里已經明確的得到了南楚的確有叛國之人泄露了消息,這個人不是穆相,自然就是陷害穆相的人,而穆小姐如今想要的當然不止是真跡,還有那個陷害穆相的人究竟是誰?而這個人北酈的國師肯定知道."

青華聽著公子的分析連連點頭,原來如此,難怪非見到離歌笑不可.

穆清歌看了眼鳳皓軒說道:"看來,我所想的三公子都已經很清楚了."

鳳皓軒微微頷首.

穆清歌笑了笑.

"不過,我倒是不知道下一步你打算怎麼做?慕容沖斷然不可能讓我們輕易見到離歌笑,國師府守衛重重,硬闖估計還沒有見到離歌笑,就已經去將閻王了."不是鳳皓軒誇大其詞,而是國師府的守衛絲毫不比皇宮要差,當年據說絕頂高手數十名硬闖國師府,結果呢,連國師的面都沒有見到,就已經處死了.

穆清歌的腦海之中早就已經有了一個詳盡的辦法.

穆清歌自然知道想見離歌笑不會那麼容易,所以她早就吩咐風垣打探清楚了,離歌笑每月十六都會到北酈郊區竹林去獨飲,雖然不知道為何,但是穆清歌知道這是她的機會,而恰恰後天便是十六.

XXXX

精致的石桌上放著青竹色的酒壺,一只白皙修長的手端起月白色的酒杯將杯中酒飲盡,男人一襲青竹色的衣袍,外面披著黑色的絨毛大衣,一舉一動都是那麼的優雅高貴,讓人驚訝的是他的頭發,與黑色披衣成了鮮明的對比,明明沒有到不惑之年,可他卻有著一頭雪白的頭發.

就在男人端起酒杯正要飲盡的時候,從遠處傳來一聲琴音,讓男人的手微微一頓,琴聲連綿不絕傳來,男人嘴角微微勾起,而後舉杯將杯中酒飲盡便放下,起身順著琴音而尋.

穆清歌就在竹林的另一邊,她的雙手在古箏上飛速滑動著,一首完整的流纖元曲慢慢的奏彈而出,她知道這首曲子一定會吸引離歌笑而來,不單單是因為這首曲子名揚天下,而是因為世上沒有幾人能夠彈出,在北酈之境更加沒有.

所以,離歌笑一定能夠猜出彈琴的人是誰?

聽著耳邊傳來的腳步聲,穆清歌嘴角愉快的上揚著,手指撫過最後一個音,"想見國師大人一面真是不容易啊."

隨而穆清歌抬頭看向迎面而來的男人,看到他一頭雪白的發,穆清歌有著少許的驚訝,顯然這個人是離歌笑,但是離歌笑和丞相爹爹一樣的年紀怎麼滿頭都是白發啊,難道是年少白頭?

不過一頭白發依舊不影響他俊美的臉龐,俊美的五官絲毫看不出歲月留下的痕跡,就單單是這張臉單說二十幾歲都不為過,這樣一個男人好似歲月都偏愛他一樣.

"你是穆家那個小丫頭吧."

穆清歌從古箏後面緩緩走出來,然後微微俯身屈膝道:"穆清歌見過國師大人."

"本座和你父親同輩,比他小上幾個月,你可以喚我一聲離叔."

穆清歌嘴角微揚說道:"那就要看看國師大人是否擔得起離叔這個稱呼了?"

離歌笑仰頭哈哈大笑.

穆清歌從未見過一個男人有他笑的那麼張狂,那樣的肆無忌憚,好似什麼事情在他面前都不算什麼,無盡的嘲諷和銳利.

"小丫頭嘴巴倒是利的狠啊,小時候見你倒是乖乖的."

穆清歌滿臉黑線,那個時候她還是一個什麼都不知道剛滿月的奶娃娃好吧.

"國師大人,想必這次我來找你的目的,你也應該都知道了吧,我的時間不多,還請國師大人看在我丞相爹爹和你相交多年的份上,將真相寫下,穆清歌感激不盡."

離歌笑卻只是笑著,眼底帶著滄桑.

穆清歌靜靜的等著他的回話.

"你這次來北酈找本座,這麼肯定本座會將真相交給你?"

"那是因為我相信我丞相爹爹的眼光."

"的確是個有趣的女娃子,穆源生了一個好女兒啊."離歌笑似笑非笑的說著,"本座的真跡你隨時可以帶去南楚,以此證明穆源是被冤枉的."

"但是你知道我要的不僅如此."她若是只要真跡,就沒有必要這樣千方百計的找到他了.

離歌笑但笑不語.

穆清歌說道:"你的真跡可以讓丞相爹爹無罪釋放,但是叛國之人到底是誰卻無人得知,所以我要的是真正的叛國賊,是陷害丞相爹爹的人,相信國師大人非常清楚這個人是誰吧!?"

離歌笑笑著點點頭說道:"本座的確知道是誰,而且本座手里的確有你想要的東西,但是給了你本座又能得到什麼好處呢?"

穆清歌皺皺眉頭,離歌笑的確不像是那麼好說話的.

"和穆源的交情,本座可以修書一封給南楚皇帝說明他的確是被冤枉的,但是並不代表本座可以出賣別人."離歌笑嘴角的笑意全無,聲音夾帶著低沉.

的確,他根本就沒有必要出賣那個人,穆清歌卻知道自己的身上一定有他想要的東西,否則離歌笑根本就沒有必要這樣跟自己耗著,穆清歌問道:"你想要什麼?"

聰明.

他喜歡和聰明的人打交道.

"本座要你幫我救一個人."

"什麼?"穆清歌瞳孔猛地一縮,而後不自然的笑笑說:"國師大人,我一直都養在深閨之中,從未學過醫術,國師大人要找人救命恐怕要另請高明."

離歌笑揚起一笑,"聰明的丫頭,你知道本座的意思."

穆清歌臉上的笑意淡然無存,她沒有想到離歌笑居然能夠猜出自己的身份,"你是如何知道的?"

"你不需要知道本座是如何知道的,你想要真相,本座只有這個條件."

上篇:第268章:北酈     下篇:第270章:你是她最後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