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378章:忌日亦是生辰  
   
第378章:忌日亦是生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378章:忌日亦是生辰

鳳皓軒低垂眸光,"母妃從未對兒臣說起母妃年輕時候的事情."

楊貴妃眼眸微動,從凳子上緩緩的站起來,"沒什麼好說的."

鳳皓軒跟著楊貴妃站起來,見她愁絲萬丈,徑直的站在桃花樹枝旁邊,清冷的面容沒有任何神色卻讓人覺得她的心在垂淚,"讓母妃傷心,是兒臣不是."

"你回去吧."

"......是,母妃要多保重."鳳皓軒看了眼楊貴妃,然後退下.

阿霞拿著披衣從宮殿走出來,然後披在楊貴妃的身上,"娘娘,風大了,該進去了."

一片桃花花瓣落下,楊貴妃伸手接過拿起來放在鼻翼間輕嗅著,"桃花的芳香......卻終究掩飾不住真實的血腥之味,在人心上痛著.......時間眨眼便過,她已經死去十六年了."

"娘娘."

XXXX

小山坡上.

穆清歌下了馬車,便看到旁邊的馬匹,然後抬眼看過只見云容雪的墓碑之前已經站著一個人了,穆清歌從碧環的懷里拿過准備好的兩捧花,然後讓碧環和風煙留在原地,徑直一個人走向那邊.

"你來啦."穆源沒有回頭便已經知道是誰了.

"嗯."穆清歌將手上的一捧花放在云容雪的碑前,另外一捧則放在旁邊云姨的墓碑前.

穆源看著云容雪墓碑前的花笑了下說:"還是你有心."

"娘,云姨,清歌來看你們了."穆清歌看著兩座矮墓輕柔的說道.

穆源看著云容雪的墓碑說道:"這麼多年你娘的忌日我都不敢來,今年卻是無論如何我也要來,就怕來的太晚,你娘已經埋怨我了."

"她不會的,這麼多年娘底下有知你有這麼想念她,娘也會知足的."

"......"穆源慢慢的蹲下身子,然後伸手撫摸著墓碑,就如同當年撫摸她的臉一樣那樣的溫柔,只是對方再也不會回應他,這麼多年了,留下的只是一座冰冷的墳墓,穆源的手慢慢的握緊,額頭抵著冰冷的墓碑......

半晌過後.

穆清歌這才伸手扶起穆源說道:"丞相爹爹,你虧欠娘的,永遠都無法在娘的身上彌補過來,既然如此你好好的過日子吧,待有一日在底下見到娘,在彌補吧."

穆源歎了口氣.

兩人在墓碑前站了良久,之後才轉身向旁邊的小山坡走去.

"你告訴為父,你和九王爺到底在密謀些什麼?"

"......."

"前兩天太後派出大量殺手,可是才出了京都便被人伏擊,這件事情驚動了整個京都朝野,皇上考慮再三將這件事情交給我調查."

"丞相爹爹查到些什麼?"

"正是因為什麼都沒有查到,所以我才來問你,太後所派出去的都是一流的殺手影衛,可是卻在一夕之間全部命喪,在京都能夠做到這件事情的除了九王爺,我實在想不出第二個人."

"......."

"清歌,你要知道這件事情的危險,如今看著九王爺的行動已然要是要和太後撕破臉了,但是在你們手中有的僅僅是慕容家的把柄而非太後的,縱然你們除掉慕容家,太後也絕對不會受到任何傷害,而她是先皇的皇後,當朝太後,這樣的身份放眼天下恐怕沒有人敢對她下手,這也是這麼多年皇上和九王爺忍氣吞聲的原因."

"南楚是鳳家的天下,但是皇室之中有的不單單只是皇上和九王爺等人,還有幾位位高權重的皇室在外,能夠召他們回來的便是太後手中的虎符,你可知道,倘若逼急了太後她利用虎符將在外的皇室宗親召見回來,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丞相爹爹,你難道不想知道,皇上和絕塵忍了這麼多年為何要在現在公然作對?"

"......."

"丞相爹爹以為沒有太後致命的把柄,皇上會任由九王爺這樣做嗎?皇上之所以將這件事情交由丞相爹爹調查,是因為你是九王爺的岳父,這件事情縱然調查清清楚楚,你斷然也不可能將九王爺供出去,縱然朝中人人心知肚明也沒有人敢公然和九王爺的作對,就連慕容家也是一樣的,太後孤軍奮戰,必輸無疑."

"正如丞相爹爹所言,太後手中有調兵遣將的虎符,她會召回在外的皇室宗親一切都在皇上的掌握之中,我們要等的正是這些皇室宗親們."

穆源大概已經明白了鳳絕塵到底想要做什麼,可是依然想不通他們到底抓住了太後什麼樣的致命把柄,不可能單單只是先皇皇貴妃的事情,定然還有其他......

穆源點點頭道:"既然你們有了主意,我也不好插手管,這一切都是你們計劃的話,那麼慕容清恐怕也在計劃之中吧,九王爺定然是要從太後下手,然後將慕容家這根深根連根拔起."

穆清歌點頭說道:"不錯,慕容家縱然朝野這麼多年,就是因為有著太後所以有恃無恐,但是他們和太後都沒有料到慕容家早就是千瘡百孔了."從濱州的慕容氏便可以看出,慕容氏一家家都瓦解而開.

慕容家在當年的確強大,但是經過這麼多年,他們的內部越來越亂,管理者的失敗鑄造了展皓,慕容蘊等一撥慕容家的叛變者.

"丞相爹爹,這件事情你可不能不管,有些事情還是需要丞相爹爹的幫忙."

"......."穆源挑眉看向穆清歌.

穆清歌但笑不語,穆源只要看著女兒好便沒事了,前幾天那麼擔心清歌在相府會受到委屈,如今看來不過就是一個局,突然穆源想到了慕容清說道:"那慕容清腹中的孩子不是王爺的嗎?難道九王爺......"

"丞相爹爹,既然只是一個局,我自然不可能將自己的夫君搭進去."穆清歌笑笑.

穆源哈哈大笑起來:"你還真是奸險啊."倘若不是影衛被殺一事交由他的手中,他恐怕還想不到這一連串的事情呢.

穆清歌笑了笑.

穆源從懷中拿出包好的東西遞給穆清歌,穆清歌疑惑的挑眉看著穆源,穆源說道:"今日雖然是你娘的忌日,卻也是你的生辰."

穆清歌默然,然後將東西打開里面是一串紅通通的冰糖葫蘆,看起來尤為美味,穆清歌甜甜一笑說道:"很久沒有嘗過丞相爹爹的手藝了."然後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酸酸甜甜,"很好吃."

穆源慈愛的看著穆清歌如小孩子的笑顏.

穆清歌正准備再咬一口糖葫蘆,一支箭卻突然射了過去剛好就射中穆清歌准備咬下去的糖葫蘆上,頓時臉色大變,穆源便已經拉過穆清歌的手臂向旁邊大樹躲去.

上篇:第377章:我絕對犧牲自己的孩子     下篇:第379章:沒有王爺允准不准踏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