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384章:大勢已去  
   
第384章:大勢已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384章:大勢已去

眼看著幾個侍衛沖了過來,兩個侍衛就要扣住月娘的胳膊將她拖走,卻在一瞬間兩個侍衛全部發出慘叫倒在地上,脖子上是一道血痕,鮮紅的血落在地上,不少女眷紛紛驚叫出聲,卻有很快的掩住嘴巴不讓發出聲音.

所有的人都看向鳳絕塵手中的那塊帶血的玉佩,用玉佩殺人于無形之中.

太後怒斥:"鳳絕塵,此乃祭天儀式,你居敢當眾殺人."

鳳絕塵把玩著手中的玉佩不作聲,旁邊的穆清歌倒是噗嗤一笑出聲道:"太後娘娘能夠在祭天儀式上顛倒黑白,為何就不准別人動手呢,太後娘娘如此想要將此女拖下去,莫非真的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人的事情?"

"大膽,你居然這樣跟哀家說話."

鳳絕塵當下一個冷眼便掃過去,太後的臉色頓時變得烏青.

"既然是太後的陪嫁丫鬟,想必慕容家的人應該認識,不過......"湛帝說著,視線便看到月娘左臉被燒傷的地方,已經毀容成這樣了慕容家的人說不定還真認不出來.

慕容海和慕容夫人對視一眼,慕容海當下走出來說道:"當年太後陪嫁丫鬟之中的確有為叫林月娘的婢女,二十年前太後娘娘便說林月娘病逝了."然後看向那邊月娘,看了眼那邊的鳳絕塵說道:"雖然這位的面容和月娘當年相差甚大,不過臣依舊可以認出來,這位的確就是二十多年前的林月娘."

"慕容海."太後怒叫,臉色發青,"哀家這麼多年待你不薄,你為什麼要這樣誣陷哀家!?"

這時,穆相站出來說道:"皇上,太後娘娘,對于太後娘娘當年的陪嫁丫鬟最為熟悉的便只有慕容家的人,而眾所皆知最不會傷害太後娘娘的便是慕容家的人,所以臣以為慕容大人的話可信,此人必然就是林月娘."

不少官員紛紛點頭.

太後的臉都綠了.

"奴婢的確是林月娘,當年在宮中奴婢伺候過皇貴妃,伺候過先皇,宮中不少老人也對認識奴婢,只要喚來,奴婢的身份便可明了."

湛帝一揮手,便有人親自去喚人來了.

太後和桂嬤嬤對視一眼.

待人來了之後仔細辨認,的確是月娘不錯.

"你既然是太後的陪嫁丫鬟,為何又去伺候皇貴妃和先皇?"

月娘將當年的事情一一說了出來,朝中大臣紛紛震驚的看著太後,不敢相信皇貴妃和先皇之死居然都和太後有關,當年的太後居然如此的心狠手辣讓人畏懼.

桂嬤嬤臉色蒼白叫道:"滿口胡言,皇貴妃和先皇都是因為病逝,當年禦醫院的太醫都說皇貴妃和先皇都是因為病重所以......"

"桂嬤嬤是說胡太醫嗎?"穆清歌淡淡的說道.

桂嬤嬤大驚失色.

"當年太後娘娘只手遮天,所以為皇貴妃和先皇治病的人都是太後娘娘的人胡太醫."

"胡說,胡太醫在二十年前便已經死了,你們現在是認定死無對證,所以......"桂嬤嬤還試圖狡辯.

"胡太醫雖死,但是他早就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將在臨死之前寫下一封血書交由當年內宮的一位老嬤嬤,而在三天前,這封血書便已經交到了我的手里."穆清歌拿出血書展開.

上面明顯寫著事情的來龍去脈.

太後猛地後退一步,腦袋也是昏昏沉沉的,眼睛幾乎就要閉上倒下了,桂嬤嬤和旁邊的宮女連忙攙扶著,"太後娘娘."

"你先對朕的母妃下手,然後再對父皇下手,母後你的計謀真是無人能及啊."湛帝冷冷地說道.

太後狠狠地握緊拳頭,然後看向濟北王冷笑著說:"皇上,縱然你現在知道又有什麼用呢,濟北王,哀家對你說的話,依然管用."

濟北王舉起手,就看到從外面湧進來打量的官兵將大家團團的圍住,"皇上,這次你是不讓位也不行了,本王才是真正的天子驕子!"

"大膽,濟北王,你居然敢逼宮!"

太後冷笑著說:"逼宮?哀家是先皇的皇後,南楚的太後,哀家才是最有權說誰才能繼位的人!?來人,將皇上,九王爺通通給哀家壓下去......"

可是那些進來的官兵卻無一人聽從,濟北王覺得疑惑叫道:"難道你們沒有聽見太後的話嗎!?"

"二皇兄."鳳絕塵站出來,"你的人早就被本王斬首于宮門之外."

"你......"

"至于你在京都百里之外地精兵也紛紛都被瓦解了."穆相淡淡的說道.

"不可能,不可能......"

太後臉色慘白,猛地看向旁邊的湛帝,原來他早就計劃好了,"皇上,原來你們早就計劃好了,可是你們莫要忘記了哀家是你們的嫡母,是南楚的太後......"

這時,月娘將手中的東西奉上說:"皇上,這是先皇臨死之前交給奴婢的,還請皇上過目."

湛帝看向安公公,安公公下去接過聖旨打開看了眼然後對著皇上說:"皇上,是先皇廢後詔書."

太後猛地撲過去搶過詔書,上面的的確確寫著廢後,太後的手都開始顫抖了,眼睛睜的大大,"哈哈哈,哀家自進宮一直安分守己,可是得到的是什麼,這麼多年你對哀家不聞不問,哀家為你做過多少事情,你卻專寵著那個賤人......"

百官皆看到太後瘋狂猙獰的面容.

"來人,將太後送回壽康宮,沒有朕的允許不准她踏出宮門半步."

"是."

"不,你不能這樣對我,沒有哀家你依舊登不了皇位,放開哀家,你們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居然跟哀家動手......"隨著激烈的爭吵聲,太後漸漸消失在眼前.

濟北王猛地跪坐在地上,大勢已去.

慕容海閉了閉眼睛,幸好他選的對.

月娘看到太後的模樣心中早已經平靜下來了,她對著湛帝,鳳絕塵深深地磕了個頭,"奴婢對不起皇貴妃,對不起先皇,對不起皇上,對不起九王爺,奴婢的心願已了."說著便從袖子中拿出藏著的匕首,狠狠地刺進胸口,"奴婢以死謝罪."

所有的人都看著,但是沒有人去阻止,因為他們都知道唯有這樣的結果對于月娘來說才是最好的,她所犯下的滔天之罪雖然可以相抵,但是在人們的心中卻也永遠不會忘記她曾經犯下的罪......

穆清歌看著月娘漸漸僵硬的身軀,她只是一個無力反抗的奴婢,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她沒有逃脫命運的輪齒,她的這條命原本早就應該結束了......

上篇:第383章:假傳口諭     下篇:第385章:謀反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