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438章:死因  
   
第438章:死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438章:死因

穆清歌坐上馬車的時候面前似乎還浮現出單雙雅悲涼的面容,每個宮中的女人似乎眉眼之間都帶著無盡的傷容,"宮中季德妃你可有見過?"

風煙聽穆清歌突然間問起季德妃帶著稍許驚訝,不過想想應該是皇後跟王妃說了什麼,"只聽聞季德妃的相貌豔麗,皇上一見之下便非常喜歡,三日之內便封為德妃,恐怕馬上就要是貴妃娘娘了."

"皇後娘娘先前有孕,卻在兩個月前流產了,好像是季德妃暗中做了手腳,這個女人很狠,有野心,居然直接就讓皇後以後都無法有孕,不過我覺得這個女人太小瞧單家的人了,單雙雅看似單純不過經曆這件事情之後恐怕以後季德妃再難得手."

穆清歌微微頷首,單雙雅畢竟是受過單家教養的,而且從小在皇城之中長大,看似單純實則很多事情都已經明了,但是季德妃不過是在濱州發現的一個有著豔麗美貌的女人,在京都毫無半點關系,只憑借鳳皓軒的恩寵,她的路不好走,而且手段如此毒辣.

九王府.

穆清歌靠坐在貴妃椅上,這一年的冬季似乎更加寒冷.

看到那邊剛進院子的風吟,穆清歌側頭看了眼旁邊站著的碧環,碧環微微點頭然後叫風吟過來,"屬下參見王妃."

"王爺呢?"

"王爺被皇上留下了,今天早朝皇上冊封王爺為攝政王."

穆清歌嘴角冷冷的揚著.

風吟繼續說道:"不過王爺手中的兵權都被收了回去."

意料之中的事情,雖然封為攝政王,但是實際上一點權利都沒有,鳳皓軒真正的目的便是收回兵權,穆清歌抬頭看著風吟問:"看你的神情定然不像是發生這麼簡單的事情,還有什麼事?"

風吟有些為難的抬抬頭,也不知道該不該說,穆清歌從貴妃椅上緩緩坐起來,"到底還有什麼事情?"

風煙剛好從房間走出來,快速走到風吟的身邊說:"風吟,還有什麼事情瞞著王妃,還不快說,你要急死人啊."

"......今日在宮中王爺看到了季德妃,回來的時候恐怕不太好."

穆清歌抬眉看著風吟,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只因季德妃的面容和......王妃的真容很是想象,眉眼之間也有七分相似."

瞬間,大家都明白了.

為何皇上會見到季德妃之後便喜歡上了,三日便封為了德妃.

穆清歌也終于明白了為何單雙雅會說那句話.

鳳皓軒對她是什麼心,她很早便明白了過來,但是她從未給過鳳皓軒機會.

"皇上有如此之心難怪王爺要生氣了,小姐以後能少進宮還是少進宮為好."碧環說著,誰知道皇上會不會像先皇一樣用強硬的手段霸占著別人的妻子.

"......"穆清歌倒是沒有多說什麼.

而正如風吟所說.

鳳絕塵回來的時候臉色真的很不好.

"他居敢有這個心."鳳絕塵眼神徹底冰冷起來,那一瞬間他沒有上前掐死那個女人便已經很好了.

穆清歌給鳳絕塵到了一杯茶說:"我都已經聽風吟說了,你也無須太過介懷,你要這樣想啊,他的只是一個次等貨,永遠成不了真的,他也只有羨慕你的份."

"也只有你能說出這樣的話."

穆清歌笑了下說:"當然只有我,你也沒有必要為這件事情氣壞了自己的身體."

鳳絕塵起身從後面摟著穆清歌的腰身,"我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

"......嗯."

動了不該動的念想,特別是想著他的女人,他絕對不會輕易放過.

XXXX

蘊姬已經有很多個月都沒有見到穆清歌了,當下激動之余更想要見到小主人,所以開口第一句話便是:"公子,小主人呢?怎麼沒將他一同帶來?"

"......."穆清歌.

風煙看著穆清歌稍微不好的臉色,忍著笑說:"這里雖然不是萬花樓,但是帶世子出現還是不太好."

蘊姬聽言點點頭,然後又笑著說:"我一直都聽人家說小主人長得那是一個豐神俊朗,真希望能夠馬上看到."

豐神俊朗?

人都還沒有長開好吧.

"蘊姬,你是更想見你的小主人呢,還是更想見我呢?"穆清歌似笑非笑的問著.

"......"蘊姬嘴角帶著淡淡的笑,看到風煙向自己使眼色當下笑著說:"當然是想見公子啊."

這還差不多.

最近在王府大家幾乎都將她給忽略到了,都是因為那個小混蛋.

"要萬花樓調查的事情如何了?"

"當日先皇駕崩當夜的確只有先皇後和先皇在寢宮之中,不過......當時守夜的小太監看到是三皇子,也就是現在的皇上帶著先皇後進去的,然後皇上是在先皇駕崩的時候出來的,具體發生什麼事情並沒有人知道,可能里面說話的聲音太小所以守夜的小太監並沒有聽到."

"不過,有人看過先皇後的尸體,斷定應該是被人掐死的."

"什麼?"風煙驚訝的看著蘊姬,就連那邊的凌風都震驚了.

穆清歌皺了一下眉頭,"掐死的?"

"會不會是皇上下手?"風煙猜測道.

穆清歌搖頭道:"不會是他,鳳皓軒沒有那個理由去掐死先皇後,也沒有那個必要,先皇後對他完全構成不了威脅."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先皇?"風煙大膽的猜測,連忙看著穆清歌說道:"倘若是先皇的話,那是該有多麼大的恨意才會在瀕死之際掐死先皇後啊?"

先皇隱忍性非常強,不可能因為普通的事情而做出這樣的事情,到底什麼讓他懷著如此大的恨意,會不會是.......穆清歌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會不會是因為我娘?"

穆清歌話音一落,視線都到了她的身上,原本靠在柱子上面的凌風直起身子,穆清歌看向凌風說道:"先皇最為在乎的只有兩個人,能夠讓他失去控制的事情也只有他們兩個的事情,一個是絕塵,一個便是娘,倘若是因為絕塵,不可能,那麼唯一的可能就只有娘."

凌風微微點頭,"或許先皇後說了什麼刺激先皇的話,所以......"

穆清歌對著蘊姬和風煙吩咐道:"去查清先皇後所有的事跡,特別是嫁給先皇之後,還有......我娘當年真正的死因."

風煙點了下頭不過依舊疑惑的問道:"夫人的死不是因為趙敏清在夫人的藥中下了紅花嗎?"

"但是我想到趙敏清說過的一句話,她說過她下的量根本就不會要娘的命,我先前從未真正的想過這句話的真假,如今看來她的話倒有幾分是真的,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真正的幕後黑手恐怕另有其人."

上篇:第437章:你永遠都不會知道我有多麼羨慕     下篇:第439章: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