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443章:愛,已經成了一種習慣  
   
第443章:愛,已經成了一種習慣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443章:愛,已經成了一種習慣

九王府.

禁地.

穆清歌站在池邊.

萬花樓里面有多少無辜女子的性命就這樣白白沒掉了,恐怕她們到死都沒有明白為何會有這樣一場大火吞噬掉她們年輕的生命,她們雖然是青樓女子,但是又那個女子願意步入那樣的絕境之中,萬花樓已經成了她們的歸宿,如今卻......

楊霆這樣做是沖著萬花樓所建情報組織而去的,但是在萬花樓中更多的則是無辜的性命,她們什麼都不知道......

鳳絕塵從穆清歌身後走來,知道她是為了萬花樓的事情,鳳絕塵將身上的外衣脫下披在穆清歌的身上,穆清歌回頭看著鳳絕塵然後靠在鳳絕塵的肩膀處.

鳳絕塵默默的摟著她沒有說話.

她自詡聰明,讓萬花樓去調查先皇後死因,因此蘊姬接近楊霆,她卻沒有第一時間去調查楊霆,導致出現這個結果......穆清歌只要想到這個,就猛地閉上眼睛.

"清歌,你不是神,你不可能事事都算到."

"但是我應該注意的."

鳳絕塵抱住穆清歌,單手勾起她的下巴,看著她蹙起眉尖俯身輕吻印下一吻,"清歌,沒有人可以做到萬全,不要責怪自己,我會心疼."

穆清歌閉上眼睛抱著鳳絕塵將臉埋進他的胸口.

太後沉著臉看著跪在面前行禮的楊霆,旁邊的阿霞早就有眼色的讓伺候的宮女都退下去了,阿霞也跟著退到了宮殿門口守著.

"你怎麼下得去手?那麼多無辜的女子啊."太後痛心疾首的質問道.

楊霆依舊跪在地上保持著那個姿勢,"太後,萬花樓一直都是九王爺最好的情報處,倘若不盡早除去只會禍害無窮."

"哀家知道,但是並非萬花樓所有人都是九王爺的人,可是你卻一把火將所有人都給燒死了."

"甯可錯殺,不可放過."楊霆堅定的抬頭對上太後的視線.

太後看著面容如此熟悉的楊霆,可是不知道為何她卻覺得他比任何時候都要遙遠,"楊大哥,你變了很多."

楊霆微微垂眸掩飾眼底的情緒,"我從未變過,只是懂得隱忍,況且九王妃讓蘊姬前來調查當日先皇後死因,就已經懷疑了當年的事情,倘若她得知,只會對你不利."

太後閉了下眼睛,"......我早就知道紙是包不住火的,穆清歌既然已經懷疑了,便一定會調查清楚,縱然你燒掉萬花樓,殺了那麼多人也沒有用,該來的最終還是會來的,況且......"

說著,太後歎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我倒是希望這一日早點到來,那樣或許我會好受一點."

"我不會讓任何傷害你的."楊霆眼中迸發著堅定,夾帶著狠意.

太後看著面前的這個男人,她比任何都要了解這個男人,他們從小一塊長大,當年她深愛的人是穆源,卻被迫要做先皇的側妃,曾經面前的這個男人提過無數次帶她走,但是她知道自己一旦離開勢必永遠見不到穆源,她甯願嫁給不愛的男人也想在不遠處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

或許當年她沒有嫁給先皇,外公或許會將她嫁給楊霆,太後知道面前這個男人的心意,他幾乎花了一生的時間守護著她,不論對與錯他始終都站在她的身後默默的支撐著她,太後撫了一下額頭,看到楊霆眼中的狠意,太後眉間閃過一絲決然,"楊大哥,你知道的,我不允許你傷害他和他的家人."

楊霆眼中閃爍著劇痛,"這麼多年來你還是這麼的愛著他嗎?"

太後苦澀的笑了笑說:"我愛著他,已經成了一種習慣."

楊霆微微垂眸掩飾掉眼中的痛楚,可是袖子下面的手卻帶著微微的顫抖,他可以為她做任何事情,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命也在所不惜,但是他知道自己永遠都得不到她的心,縱然這樣,他也會在所不惜守護著她.

"你放心,我二十年前便答應過你不會傷害他,便絕對不會傷害他的."楊霆苦澀的說道.

"楊大哥,我雖然不知道你和軒兒到底在籌謀些什麼,也不知道你們到底想要做什麼,但是我希望你在做任何事情都不要忘記本性."

"......好."不管你說什麼,他都會答應的,一如幼年.

萬花樓事件已經過去三個月了.

京都恢複了一片平靜,萬花樓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留下滿身傷痛的蘊姬坐在院子之中.

身下是公子親自為她設計名為輪椅的東西,可以代替她的雙腳.

卻沒有什麼可以代替她的傷痛.

"蘊兒."凌風端著湯藥走到蘊姬的身邊,然後坐到蘊姬的面前,"該喝藥了."帶著難得的溫柔慢慢的喂著蘊姬喝藥.

從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凌風,蘊姬的心便被觸動了,她從未看過那個樣子的凌風,狼狽,疲憊,卻又是那麼的溫柔,似乎從那一刻開始大家都看到了蘊姬不再排斥著凌風,似乎願意讓凌風留在她的身邊,只有蘊姬自己知道她經曆的生死一線間那一刻的感概和期盼.

一碗藥很快便喝完了.

凌風拿著手帕為蘊姬擦拭嘴角的水漬.

站在不遠處的穆清歌看到這一幕心里帶著微微的刺痛,她相信這一刻的蘊姬也是這樣,穆清歌深吸一口氣走了過去,"凌風."雖然明知道凌風是她的親哥哥,但是穆清歌還是習慣喚他名字,而凌風也從未有過介意,"丞相爹爹讓你入府一趟."

凌風看著蘊姬,蘊姬嘴角彎起一絲笑:"你去吧."

"我很快回來."說完,便走了.

穆清歌看著凌風離去的背影,雖然凌風什麼都沒有說,但是穆清歌能夠感覺到凌風對她有些抵觸,而旁邊的風煙自然早就發現了,這三個月來凌風都待在這里,每次王妃過來看蘊姬,凌風都是默默站在旁邊卻從未主動開口跟王妃說過一句話,雖然以前和現在差不多,但是有眼睛的人都能感覺到.

"公子."蘊姬對著穆清歌笑笑.

雖然凌風對穆清歌有了抵觸和稍許不滿,但是蘊姬卻還是和以前一樣.

"我看看."穆清歌坐到旁邊拉起蘊姬的手把脈,半晌之後放下說:"恢複的很好."

蘊姬溫和的笑了下:"勞煩公子了."

穆清歌看著她溫和的臉,右邊臉依舊完美無缺,而左邊的臉則變得極為恐怖,因為燒傷太過嚴重導致恢複不了,"蘊姬,三個月前我問了你一次願不願意換臉,你說不願意,那麼現在呢?"

上篇:第442章:火海     下篇:第444章:情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