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464章:刺殺  
   
第464章:刺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464章:刺殺

小安甯乖巧的點點頭,而後乖乖的趴在碧環的身上.

外面受傷男子捂住胸口低低的咳嗽起來,旁邊伺候的人立刻扶住擔憂的說道:"主人."

受傷男子微微抬手示意自己沒事,可是臉色卻異常蒼白.

"主人,前面便是甯鎮了."

受傷男子微頷首,在屬下的攙扶下緩緩直起身准備走,卻看到面前的馬車從面前駛過,一陣清風吹過,將馬車的簾子吹起,只見剛才那個女子微靠在馬車壁上,清秀的臉龐甯靜讓人不知不覺的看過去,只覺得心里有些舒暢,只可惜馬車一閃而過,他只看到一眼.

"主人."那個屬下順著受傷男子的視線看過去,不由說道:"這輛馬車上坐著的人定然不是普通人,都是武功高強的."

旁邊的都點點頭.

受傷男子半眯起視線.

甯鎮.

穆清歌抱著安甯從馬車上走了下來,客棧小二很有眼色的上前:"夫人,是住店還是吃飯?"

風吟將馬車交給客棧的伙計,而後對著小二說:"吃飯住店."

小安甯以前一直待在王府中,從未出過遠門眼中一直閃爍著好奇,趴在穆清歌的肩膀上左看看有看看忙的不亦樂乎,穆清歌抱著安甯走進客棧,小二一直將穆清歌等人帶到二樓,"幾位這邊請."

穆清歌沒想到剛才那伙受傷的人居然已經坐在二樓之處,而他們見到穆清歌等人也帶著一絲驚訝.

穆清歌很快便收回視線,在小二的帶領下走到旁桌坐了下來,"幾位客官,要點些什麼?"

風煙看了眼穆清歌,而後說道:"將你客棧招牌菜端上來便好."

"好咧,幾位稍等片刻便好."小二一看便知道她們都是有錢人,當下記好直接走了.

風煙給穆清歌倒了一杯水.

穆清歌懷里的安甯抬頭看著穆清歌歪著小腦袋可愛的說道:"娘,吃飯飯."

"嗯,馬上就可以吃了,甯甯乖."穆清歌摸著安甯的腦袋.

安甯乖巧的點點頭,穆清歌拿著茶杯喂了她幾口水.

旁桌的受傷男子注意著穆清歌的一舉一動,知道這個女子是大戶人家出來的人,不過這樣一個清冷的女子夫家到底是怎麼樣的,他倒是很想知道.

受傷男子看了眼旁邊很有眼色的下屬,那個下屬當下站起來向著穆清歌等人走去,抱拳直接說道:"這位夫人,在下吶殞,我們家主人身體不方便,所以吶殞特代我家主人謝過夫人的相救之恩."

小安甯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看著吶殞,而後伸出胖呼呼的小手指著吶殞喚道:"娘,哥哥......."

穆清歌輕柔的拍著安甯的腦袋,糾正:"是大叔,不是哥哥."

"......"吶殞汗,他好似也沒有那麼老吧,當下說道:"其實,我不介意她喚我哥哥的."

穆清歌一個白眼閃過去:"我介意."她才多大的就已經是娘了,你好歹也比她大好吧.

吶殞:"......"

"大叔......"安甯如願的聽著穆清歌的話喚道.

"......"

穆清歌親了親乖巧的小安甯,而後抬頭看了眼吶殞眼神示意你可以離開了,吶殞抓抓腦袋從未見過這樣的女人,而後走到受傷男子的身邊,剛才那些話受傷男子自然也都聽到了,看著穆清歌的目光帶著幾分異樣.

夜間.

穆清歌從床上坐了起來看著旁邊睡得好好的安甯,穆清歌溫柔的給安甯遮上被子,而後走到窗口將窗戶打開,明明才分開十幾天,她卻覺得已經分開幾年之久了,如此想念一個人.

"絕塵."不單單只是想念鳳絕塵,還有她遠在東籬的兒子.

穆清歌歎了口氣正要伸手關窗,卻看到那邊有幾道黑影向這邊而來,穆清歌懷疑是刺殺那個男人的畢竟都是異族人,可是穆清歌卻看到那幾個人影是直接向著她這邊而來,穆清歌眼底暗光一閃,快速將窗戶給戴上,然後到床邊將安甯抱了起來,躲在後面.

果然穆清歌所說,那些人居然是沖著她而來的.

穆清歌抱緊懷中的安甯.

只見那些人直接沖著床邊走去,而後掀開被子卻空無一人,穆清歌趁勢拿出腰間的匕首狠狠的刺了過去,一腳踢開一個,而後抱著安甯在桌子上翻了個身向門邊沖去,這個時候隔壁房間的風吟等人都聽到了,急急忙忙來這邊.

"小姐."碧環來到穆清歌的身邊.

穆清歌將安甯遞給碧環.

而這時那邊的人也驚動了,吶殞等人紛紛都跑出房間,吶殞的主人看了眼穆清歌這邊,而這邊風吟和風吟已經將人給制住了,穆清歌對著風吟叫道:"留活口."

風吟頓時一腳直接將那個刺客踢暈.

受傷男子看著穆清歌問道:"需要幫忙嗎?"這樣的話可能是他平生第一次問出帶著生澀,而他身邊吶殞等人都紛紛驚訝的看著自家的主人,要知道他們主人是從來不會對人說出這樣話的.

穆清歌淡淡的受傷男子而後對著風煙示意將地上的尸體弄好,風煙點了下頭.

碧環早已經讓小二准備好另一個房間,穆清歌對著受傷男子微頷首表示禮貌而後轉身跟著小二去了另一間乾淨的房間.

受傷男子看了眼地上的尸體當下皺了下眉頭,而吶殞也跟著皺了下眉頭.

回到房間之後,吶殞對著受傷男子說:"主人,那些人是......"

受傷男子點了下頭,吶殞驚訝的問:"可是為何會去刺殺那位夫人呢?會不會是找錯了人?"

"你覺得我和那個女人像嗎?"

"......."不像.

受傷男子當下微微眯起視線,修長的手指劃過茶杯的杯沿,"去打聽那個女人是誰?"

"是."

而這邊.

穆清歌靠坐在凳椅上看著地上被人弄醒的黑衣人,那個黑衣人顯然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一點都不害怕緊張,風煙冷聲問:"你是誰,誰派你來的?"

黑衣人冷哼一聲不說話.

穆清歌嘴角微微彎起,"在我面前還敢這樣拽,你倒是第一個."

黑衣人冷笑著說:"你要殺便殺,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你的."

穆清歌把玩著手指,"恐怕等下你就不會這樣說了."

風吟一直看著黑衣人,而後皺著眉頭問:"看你的樣子打扮應該是大戎人吧."

穆清歌猛地抬眸看向風吟,而後看向地上的人,只見那人挺胸抬頭說:"沒錯,我是大戎人,我們大戎人不畏生死,你們想殺便殺."

"大戎人,既然你們來刺殺我便應該知道我是誰吧?"

那個黑衣人不否認.

上篇:第463章:出手     下篇:第465章:與虎為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