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490章:相見不相識  
   
第490章:相見不相識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490章:相見不相識

蘭姬也猜到她會得知自己的身份,于是從地上坐起來說道:"公主,我並沒有利用你,我只是跟你實話實說,你若是不相信大可直接派人去南楚打聽,看看我的話是不是真的?"

"你說的不錯,我的確要派人去南楚打聽打聽,不過不是打聽穆清歌和易水寒,而是打聽打聽你穆芷蘭,我倒是要看看你以前是做了多少齷蹉的事情,才會來到我們大戎."

"公主......"

"我耶律宛喜歡誰,只會大大方方光明正大的去爭,不會暗地里耍手段,以前我還是稍稍警告你."耶律宛猛地扣住蘭姬的下巴,將她的臉猛地抬起來,手指微微有力便看到她嬌嫩的下巴之處出現紅痕,"別以為我哥會護著你,你蘭姬還不值得他為你得罪南楚."

她哥哥是什麼性情她最明白了,殘酷霸道,對敵人冷血,但是對大戎卻富有責任心,他身上的膽子有多重他從來沒有忘記過,所以他根本就不會因為一個女人而將整個大戎給搭進去,就像她一樣,她謹記著自己大戎公主的身份,縱然心儀易水寒也絕對不會輕易手下留情.

耶律宛轉身離去之後,蘭姬臉色蒼白的坐在地上.

"美人."蘭朵顧不上自己的臉去扶起蘭姬,看著失魂落魄的蘭姬,蘭朵臉色微變,眼底閃過一絲冷意,手抬起對著蘭姬就是一巴掌,"穆芷蘭,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主人費盡心思將你送到大戎,你可不要忘了你的目的."

蘭姬捂著臉,眼底流轉著狠意,卻又不敢太過表現出來,"我自然不會忘記,挑起大戎和南楚的戰爭."

"原本以為一個穆清歌足以挑起戰火,沒想到耶律齊居然......送到嘴邊的肉居然都不敢吃下."蘭朵不恥的說著.

蘭姬正待說話,卻聽到外面傳來大王駕到的聲音,蘭朵表情立刻變弱,跟在蘭姬身後.

"蘭姬參見大王."

耶律齊走到蘭姬的身邊勾起她的下巴,看著她兩邊臉頰都是腫的,"宛兒打的?"

蘭姬眼中帶著委屈的淚水,點點頭道:"是蘭姬自找的,蘭姬想著如今南楚和大戎戰爭在即,而九王妃剛好來了,所以蘭姬就想著為大王分憂解難,沒想到......"

"你所謂的分憂解難真的是為孤嗎?"

蘭姬抬頭看著耶律齊含情脈脈的說:"大王,雖然蘭姬和九王妃之間有些隔閡,但是蘭姬的身心絕對忠誠于大王."

耶律齊摩擦著蘭姬的下巴,這個女人就像如今紅腫著臉卻還是讓人覺得賞心悅目,不過.....如今的耶律齊看著她更多的則是危險,"你在想什麼,我管不著,但是千萬不要想著如何動搖大戎,因為你將要付出的代價你遠遠想不到."

蘭姬臉色有那麼瞬間的僵硬,可是很快便被遮掩過去.

"你和穆清歌之間有什麼恩怨,孤管不著,但是孤警告你,不要在她身上動心思,否則孤讓你死無葬身之地."耶律齊恕我按轉身離開.

蘭姬慘白直直僵硬的站在那里.

蘭朵目送著耶律齊離開,"沒想到耶律齊倒是真的對穆清歌動了心思."

聽著蘭朵這樣說,蘭姬臉色更加難看了,為什麼她喜歡的男人都愛穆清歌,鳳月冥是那樣,現在耶律齊也是這樣,她雖然對耶律齊沒有對鳳月冥那樣的喜歡,但是畢竟是她的男人,有種東西被人搶的感覺.

南楚皇宮.

鳳皓軒已經接到了遠方傳來的消息,"你的意思是她現在在大戎?"

青華點點頭說:"是被大戎公主帶去的."

鳳皓軒手指敲打著龍椅,"皇叔居然會讓人將她帶走而不采取措施?"

"想必是先前有吩咐,所以."

鳳皓軒點點頭,"她倒是將一切都算的仔細,居然將安甯送到了北酈給離歌笑照顧."

"皇上,有了北酈的庇佑,我們的人根本就找不到長樂郡主."

"她算的那麼好,怎麼可能讓我們得逞,罷了."

青華垂下眼眸.

大戎.

穆清歌已經給自己施針將體內的媚毒盡數排除.

而耶律宛也讓人端上飯菜,穆清歌坐下和耶律宛一起用餐,耶律宛看著穆清歌問:"我聽說你和九王爺很是恩愛,那麼你是怎麼認識易水寒的?"

穆清歌有些莫名的看著耶律宛,不是在說她和絕塵嗎?怎麼又扯上易水寒了,穆清歌挑眉道:"易將軍的大名南楚人人都知道."

"我是說你們是如何認識的?"

"我丞相爹爹壽辰上認識的."

"你對他的感覺怎麼樣?"

"......"穆清歌放下筷子看著耶律宛,"我說公主殿下該不會是認為我和易將軍之間有什麼曖昧關系吧?"

"難道不是嗎?"

"你認為有可能嗎?"穆清歌反問.

"......"

"我已經有了世間最好的男兒,怎會看得上易將軍."

"什麼世間最好的男兒,易水寒才是世間最好的男兒,你若是沒有眼光就不要胡說八道."耶律宛當下也不管不顧的說著,從任何人嘴中聽到一句說易水寒不好的話,耶律宛都會反駁.

"原來你因為易將軍才將我帶到大戎的,想必是蘭姬說的什麼吧?"

耶律宛說道:"我不過就是想看看南楚九王妃是個什麼樣的人."

"你怎麼會喜歡易將軍?你和易將軍又是怎麼認識的?"

"我怎麼就不能喜歡他,我未嫁他未娶."

穆清歌點點頭,"你們是在戰場上認識的?"

"你怎麼知道?"

"除了這個我暫時還想不到別的."

耶律宛點點頭,就像是將穆清歌當成朋友了一樣說道:"我十三歲便隨父兄征戰沙場,多年來雖然險峻但是從未受過什麼大傷,也沒有人可以傷我,但是幾年前和南楚一次交戰,他卻重傷了我,我可在病床上足足躺了一個多月才好轉."

當初可是嚇壞了她哥,將大戎所有的大夫都找來給她治傷,才將她在鬼門關拉了回來.

從那以後耶律宛便記住了那個冷峻向著自己射箭的男人,咬牙切齒的想著下次相遇一定要重重回擊,可是卻沒有想到一登居然就是這麼多年才見面,而且發現自己再見到他根本就不願意動手傷了他.

她耶律宛不是扭捏之輩,早就發現自己喜歡上了易水寒,只是一等這麼久.

穆清歌聽著她的話點點頭,沒想到居然會是這樣.

"我更沒有想到他重傷了我,居然還不記得我了."想到這個耶律宛就莫名的帶著火,她記著人家多年,可是人家根本就不記得她,不過耶律宛有信心總有一天她不會讓他忘了自己.

穆清歌笑了笑說:"易將軍性情冷峻,從不沾花惹草,能夠讓他記得住的女人恐怕一個巴掌也數的過來."

上篇:第489章:教訓     下篇:第491章:勸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