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493章:我想要你  
   
第493章:我想要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493章:我想要你

月清酒?

聽名字也很清朗,竟然唇齒香還殘留著淡淡的行為,讓穆清歌想起了當年陪同醫院的人前往鄉下,鄉下人糧制的米酒,也有種淡淡的甜味,讓穆清歌一時之間居然很是懷念起來.

"九王妃,你怎麼了?"鐵飯看著神情帶著默然卻又添著點點傷痕的穆清歌問著.

"沒什麼,只是月清酒讓我想起了一些事情,還要謝謝你阿母."

鐵飯不好意思的抓抓腦袋,穆清歌繼續說:"你傷勢未愈快回去休息吧."

"那九王妃,我就先退下了."

穆清歌頷首,鐵飯便轉身離去.

耶律齊真是已經很了不起了,將大戎打理的這麼好,原本只是一個弱小的異族,而如今天下皆知,倘若南楚真的將之收之揮下,南楚的名聲只會越發的大,而且耶律齊並非是誰都願意的臣服,強者只會臣服更強者.

絕塵.

便是天下間唯一能夠收服耶律齊的人.

想到絕塵,穆清歌就撫額哭笑連連還不知道回去之後他怎麼收拾自己呢,不過這都不要緊,要緊的是她也很想見他.

不知不覺中,穆清歌居然撐著額頭靠在桌子上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股刺鼻的酒味讓穆清歌猛地驚醒過來,而面前放大的臉更讓她嚇的差點摔倒在地.

"你醒了."

穆清歌不動神色得蹙起眉頭,眼睛掃了眼外面天色已黑,因為他俯身在自己面前,後退無路,穆清歌只能撐著身子往後面躲去,"大戎王深夜造訪,有什麼事嗎?"

"孤這些天一直在考慮你的話,你說的話很有吸引力,就像是你這個人一樣,讓人忍不住去追索著,忍不住扒開你的皮看看你里面到底裝的是什麼?"耶律齊越來越湊近她,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清香夾帶著嬰兒的奶味,這才記起面前這個女人已經是孩子的母親了,耶律齊伸手勾起穆清歌的一束頭發放在鼻翼下嗅著,"天下皆知,南楚九王爺如何獨寵他的王妃,孤早有耳聞,不過現下的局勢,不好的不單單是我們大戎,還有鳳絕塵吧."

穆清歌靠在坐椅上,挺著耶律齊的話皺起眉頭.

"贏了,你們的皇帝只會更加忌憚他,鳳絕塵雖然厲害,但是畢竟你們的皇帝是九五至尊,你們那邊不是有句老話叫做什麼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而倘若輸了,後果恐怕也不是你我可以計量的."

"聽你這麼說,好像輸贏都不可以是嗎?看起來大戎王似乎有好主意?"

"你們最好的辦法不就是讓我歸順,俯首稱臣嗎?這樣便不能讓抓到你們的把柄,還可以大立一功."

"條件我已經按最好的開給你了,大戎王還有什麼不滿意的,盡請直說."

"條件沒有什麼不滿意的,不過我還想要一個人."

莫非是易將軍?這個萬萬使不能答應的,倘若南楚將易將軍給了大戎,恐怕南楚百姓的心也要跟著散了,到時候更加沒法交待,穆清歌對上耶律齊的眼眸,"易家幾代對南楚忠心耿耿,易將軍在南楚百姓心目中早已經是南楚的城牆,所以易將軍絕對不能來你們大戎,不過你可以放心,我相信大戎公主一定也不會介意那麼多的."

"孤從未開口跟你說要的人是易水寒."

"那你......."

"我想要你."簡簡單單四個字,耶律齊說的毫不費勁.

可是穆清歌卻是臉色一沉,看著耶律齊的目光也變得深沉,原本嘴角勾起一縷悠然自得的笑意蕩然無存.

"怎麼,這麼驚訝?"耶律齊的手中纏繞著穆清歌得發絲,"孤對你如何,孤不相信你會看不懂."

"那又如何!?"穆清歌挑眉反問,"並不是誰對我如何,我就一定要有反應的,大戎王你可打錯了主意."說著,雙手猛地推開耶律齊,因為耶律齊手指還纏繞著她的頭發,這樣一推,猛地頭皮都快要被扯下來了,當下驚呼捂著被扯痛的頭.

"你這個女人......"耶律齊看著她捂著腦袋的模樣哭笑不得,看著她漸漸緩過來,這才開口說道:"孤有什麼不好的,只要你跟了孤,孤也可以跟鳳絕塵一樣絕對不碰別的女人一下."

他居然知道?

鳳絕塵一直都只有她一個女人,別人只道他們夫妻情深或者是她善妒,可是卻沒有人知道她曾經跟鳳絕塵約定過的,如今耶律齊卻能夠如此准確的說出這樣的話.

"你想要什麼,孤都可以滿足你,只要有孤在,任何人都不能傷害你,這樣不好嗎?"

穆清歌冷笑著看著耶律齊:"很好,這話大戎王對別的女人說很有用,當時對我沒有用,我穆清歌這輩子只會有一個男人."

耶律齊不難反笑猛地扣住穆清歌的手臂,"是嗎?孤倒是很願意打破."

穆清歌皺著眉頭掙紮著,可是對方的手卻依舊穩穩的抓著她的手,穆清歌另一只手打了過去,耶律齊正要抓住她的手,穆清歌運功將耶律齊震開,耶律齊內功深厚穆清歌壓根沒有想到功力被反彈猛地捂住胸口連連後退.

腳下一軟,眼看著就要摔倒了,耶律齊猛地扣住穆清歌的腰身,卻沒有讓穆清歌起身,而是直接將穆清歌打橫抱起直接放在榻上,穆清歌手腳猛地掙紮著,"耶律齊,你不要太過分."

耶律齊扣住她的雙手置于兩邊,雙腳壓住她的雙腳,將她的掙紮全部控制住.

穆清歌滿眼皆是震驚,世間恐怕沒有幾個人能夠輕易制服她,可是面前這個男人,穆清歌猛地閃過一個念頭,"你,你練了XXXX?"

耶律齊勾起一笑,"怎麼?很驚訝?"

穆清歌沒有想到面前的耶律齊居然也是練成XXXX的人之一,他的內功深厚絲毫不在她之下,"耶律齊,你今日是喝醉了......"

"別人說我醉了,當時我卻清醒的狠,穆清歌,你不是說你只有一個男人嗎?今夜之後就不是了."說著便該用一直手抓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扒開她的衣服.

穆清歌臉色發白,從腰間拿過銀針對准耶律齊便要刺過去,耶律齊卻早有防備一樣扣住穆清歌的手腕,冷笑著說:"還沒有人敢在我後面搞偷襲,特別是女人,早就知道你是只狡猾的狐狸,以為我沒有防備嗎?"

"你......啊......"

她的手居然被折斷了......

耶律齊果然夠狠.

耶律齊的手扣住穆清歌的下巴眼看著就吻下去,穆清歌眼底閃過狠意......

上篇:第492章:救人     下篇:第494章:九王爺駕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