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497章:沖突  
   
第497章:沖突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497章:沖突

易水寒微微垂眸,眼中帶著惆悵,眼前似乎浮現出曾經喜歡穿著青衣的少女,明媚的笑顏飛揚的嘴角,就那樣義無反顧的撞上刀鋒,嘴角始終都含著一縷微笑,那樣的無悔無怨,可終究是他負了她.

若是在易水寒心中哪個女子是他印象最深的那定然便是顏紫心,其實以前幼年和她在一起都忘得差不多了,但是易水寒卻依舊難以忘記那一幕,她的面容永永遠遠印在了他的心底.

穆清歌看了眼易水寒,知道他心中有著難以過去的坎,而她們是沒有辦法幫他的.

XXXX

易水寒正要回到營帳之中腳步卻猛地一頓.

不遠處.

黑發被清風吹拂著,白皙的臉上神色漠然,卻在看到他之後眼中含著一抹熱流,待易水寒反應過來的時候對方已經走到了他面前,易水寒垂眸喚道:"大戎公主."

耶律宛清澈的眸光之中深深的望著易水寒,"我從看明白自己的心之後便早已經認定了你,我耶律宛不是你們南楚閨閣女子,不會琴棋書畫,更不會女紅刺繡,我不能為你縫制新衣,也不會煮飯做菜熬湯,但是我能跟你征戰沙場,你去哪我都能陪著."

"......"易水寒聽著耶律宛的話居然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是耶律宛,不是顏紫心,你可願意."

易水寒半天都目瞪口呆幾乎說不出來,聽著耶律宛問著可願意三個字,嘴角微動可是這一個願意卻千斤般重,而不願意三個字重量卻更加重讓他無法輕易說出口,不願傷了她的信,也不願她跟著自己,易水寒閉了閉眼睛依舊冷著面容正要開口.

"沒想到大戎女子都是如此的蠻悍."

耶律宛不悅的皺起眉頭回身便看到一襲紅衣飄浮著豔麗少女站在那里,最為矚目的是她腰間的鈴鐺和赤紅的長鞭,隨著清風吹過她腰間的鈴鐺響起,紅衣少女旁邊還有一個穿著黑色男子,面容俊俏身上散發的氣息讓人覺得不舒服,可是不知為何耶律宛卻覺得他站在紅衣少女的身邊卻是那麼的般配.

華鈴叉著腰走到耶律宛的面前,"你就是大戎的那個公主嗎?我久仰你大名已久,不知有沒有那個榮幸跟你切磋切磋一下?"

"你是誰?"耶律宛眉頭微蹙,這個少女說到大戎的時候聲音含著一縷諷刺和不屑.

"我是誰,還要看你有沒有那個資格知道了."華鈴如鈴鐺般的聲音帶著笑卻又暗含諷刺說著,手已經將要將的長鞭取了下來,對著耶律宛打過去.

耶律宛征戰沙場多年這點應對能力還是有的,當下直接往旁邊的躲去,她身上並沒有帶武器,華鈴手中的長鞭勾住那邊的長劍,"聽說你善用劍."說著鞭子勾住的長劍對著耶律宛掃過去.

耶律宛飛快轉身接過長劍.

華鈴長鞭之下沒有絲毫留情.

耶律宛雖然和華鈴一樣自小習武但是比不得華鈴幾乎習盡天下武功絕學,根本就有些招架不住,而華鈴步步緊逼.

易水寒看著耶律宛步步後退皺了下眉頭,下意識上前一步,而這個時候暗一卻微微擋在了易水寒的面前.

這邊耶律宛手中的長劍已經被長鞭打斷了,耶律宛連連後退看著手中斷裂而開的長劍足以證明面前這個少女內功有多深厚,耶律宛眼中帶著詫異,她見過不少會武功的女子,可是面前這個少女的武功恐怕連穆清歌都不是對手吧.

華鈴嘴角勾起一絲冷笑手中的鞭子便要狠狠的打向耶律宛,易水寒眉頭一皺身影一閃將耶律宛拉至身邊,華鈴的鞭子落在了易水寒的手臂上,頓時皮開肉綻的,耶律宛猛地抓住易水寒的手,"你怎麼樣?"

易水寒微微抽離自己的手,"沒事."

"華鈴."穆清歌走過來看到這一幕叫道.

華鈴看到穆清歌走了過來馬上收起自己的鞭子,"清歌."

穆清歌看到易水寒手臂上面的傷痕皺著眉頭看向那邊的華鈴,"華鈴."

華鈴攤開手說:"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要打的是大戎女人,是易將軍自己沖出來替她擋了一下."

穆清歌聽到華鈴這樣說,還沒有說話,這邊耶律宛說道:"你對我們大戎很有意見?"

華鈴冷笑著,手指纏繞著長鞭說:"你說的一點都不錯,大戎不過區區一個異族便屢次侵犯我南楚北境,而且......你們大戎女人虛偽不堪,欺騙人家的感情,人人得而誅之."後面這句話說著帶著幾分泄恨,手中的似乎又要馬上打過去一樣.

耶律宛雙拳緊握,華鈴說道:"怎麼,不服氣啊,可惜你打不過我!?你還給我有多遠就滾多遠去吧."

"華鈴."穆清歌生氣的斥道,"閉嘴."

"我說的本來就沒錯,為什麼要閉嘴?"

"鈴兒."鳳絕塵聽到這邊的動靜走出來已經聽到這些話了,當下叫道.

"塵哥哥."華鈴已經有許久不曾見到過鳳絕塵了,當下直接跑過去喚道.

鳳絕塵伸手拍了一下華鈴的腦袋,然後說:"如今大戎已隸屬南楚."

華鈴臉色微變,鳳絕塵說道:"大戎公主不似別的女人,你向她道歉."

"塵哥哥."華鈴憤恨的咬住下唇,瞪著那邊的耶律宛,"哼,我才不要呢,當初要不是那個叫墨染的大戎女人騙了三師兄,三師兄怎麼可能會死,要不是我找不到那個女人否則我早就扒了她的皮."

穆清歌這才大致聽出了原因,聽說寒門木長老座下有個非常受寵的三師兄甯遠,年紀輕輕便已經病逝了,所有師兄弟中華鈴最喜歡的是便是三師兄.

耶律宛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于是微微上前一步問:"你是寒門中人?"

"是又怎麼樣?"

"你口中的三師兄是甯遠?"

"你怎麼知道?"

耶律宛證實了這個自嘲的笑笑,"我總算是明白了,你想要找到你口中的墨染是找不到了,她在四年前便已經自殺了."

"......"

"我和墨染也算是有幾分交情,多年前她好奇去了南楚,卻一直都沒有回來,後來因為大戎聯姻的事情召喚她回來,她被指婚給邊遠地帶的小霸主,當時我是聽說她有喜歡的人,她阿爹也擔心她因此跑了所以一直鎖著她,後來她以死相逼,說只見她心愛之人一面,至于後來發生什麼事情我不知道,只知道她出嫁的當日自殺于花轎之中."

華鈴不甘之心的看著耶律宛.

上篇:第496章:曾經婚約     下篇:第498章: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