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499章:發病  
   
第499章:發病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499章:發病

鳳絕塵伸手刮了一下穆清歌的鼻梁,笑了笑.

"不要瞞著我."穆清歌拉住鳳絕塵的手,她不喜歡被人瞞著的感覺.

鳳絕塵歎了口氣,"你所想的沒錯."

穆清歌眼中閃過詫異,竟然真的和鳳皓軒有關系,"我想著他多年也算是云游天下了,肯定會結識很多江湖友人,但是沒有想到他的北宗還有關系?"

"北宗宗師最為得意的徒弟便是鳳皓軒."

穆清歌的眼睛瞪的更大了,"我聽說北宗收弟子非常嚴格,從來沒有收過皇室中人為弟子更別說是北宗宗師了."

北宗宗師和華老一樣對收徒非常嚴格,已經年邁卻從未傳出過收徒的消息,而且他的武功也已經到了神出鬼沒的地步,所創紫砂掌更是獨步天下,雖比不得臥月蠶功,但是攻擊人卻非常毒辣,天下不少人都畏懼不已,跟臥月蠶功是完全兩種不同功法.

"北宗宗師和楊家有些關系,而鳳皓軒資質不錯,北宗宗師便收了他,就連紫砂掌都傳授給了他,足以證明北宗宗師對鳳皓軒的重視."

如今想來,北宗能夠為鳳皓軒這樣做,足以證明鳳皓軒在北宗的地步已經到了無法撼動的地步,也說明了北宗宗師有心要將北宗交給鳳皓軒,就如同華老將寒門交給鳳絕塵一樣.

"寒門對上北宗誰勝誰負還不一定了."而且穆清歌倒是覺得寒門會輸的機率並不高,"北宗雖然也是人才濟濟,但是如今寒門有華鈴和暗一撐著."

鳳絕塵點點頭,"寒門和北宗的事情並不需要太擔心,如今鈴兒也長大了,有暗一在旁邊幫她,不會出太大的亂子."

穆清歌點頭.

XXXX

耶律宛手中拿著一個小瓷瓶走到易水寒的營帳之中,易水寒正在看兵書聽到聲音抬頭便看到耶律宛向自己走來,易水寒眉頭微蹙,門口的守衛是怎麼回事!?

耶律宛已經知道易水寒在想什麼了,當下說道:"外面的守衛不敢攔我,這是我們大戎最好的治療藥."說著便大步走向易水寒,而後伸手抓住易水寒的手臂,要給他上藥.

易水寒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大戎公主,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我是大戎女子,你們南楚這些規矩根本束縛不了我."耶律宛伸手去抓易水寒的手.

易水寒站起來躲過耶律宛的手,"公主......你回去吧."

"易水寒."耶律宛也跟著站起來,"不要一味的拒絕我,你不喜歡我,我可以等,但是不要連這樣一個等待的機會都不給我."她從小到大極少哭,可是知道他娶妻之後她卻哭了,她不怕等待,因為她等得起,就算知道前途漫漫,她也不會放棄,但是他卻這樣一個機會都吝嗇的不想要給她.

"......"

耶律宛垂眸微歎了口氣而後將手中的藥瓶放在桌子上,"......這藥效果很好,你記得抹."

耶律宛說完直直的向著前面外面走去,世間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強求的,感情就當屬第一,她無法強求.

易水寒看著耶律宛離去的背影,而後回頭看著桌子上拿瓶藥,伸手拿過之後緊緊的握在手心.

翌日.

耶律宛一直站在營帳外面,一襲銀白色的衣裙,烏黑的長發飛揚著,明明是很柔美的臉可偏生她的眼眸有著不遜男子的英氣,讓她看起來添加幾分英氣,白裙擺動,黑發飛揚,她的眸光卻直直的望著一個方向.

那個正在練兵的將軍,易水寒.

穆清歌走出營帳便看到一直站在那里的耶律宛,穆清歌緩緩走了過去.

耶律宛側頭看著穆清歌說:"我不知道天底下有多少女子羨慕你,但是我真的很羨慕你,九王爺的眼中永遠都只有你一個人."

穆清歌笑笑,她何嘗不知道呢,可是又有幾個人知道她曾經在接受這段感情的時候徘徊了多久呢,"大戎公主......"

"不用那麼見外,直接喚我名字便好."

穆清歌淡淡笑了一下,"你打算放棄了?"

耶律宛低眸笑了下,"我會等,不知道會不會很漫長,但是我知道我會等."

人生匆匆,卻又人一輩子都花在等待上面,一段感情最長的便是等待,幾乎每個人都需要經曆.

耶律宛捂住心口咳嗽了好幾下,穆清歌側目看向她:"怎麼了?"剛才便覺得她臉色不是很好.

耶律宛搖搖頭擺手:"沒什麼大礙,可能感染了點風寒."她身體很好,很少生病,如今只是有些發熱,可能是風寒.

穆清歌看著耶律宛的神色沉思的蹙起眉頭,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跳入腦海之中卻一直抓不到到底是什麼.

鳳絕塵和易水寒坐在主軍營中,鳳絕塵說:"已經收到從京都傳來的旨意,讓我們即刻啟程回京."

易水寒點點頭,這是他們意料之中的事情,皇上希望大戎歸順,但是卻不希望大戎歸順王爺.

"大戎那邊已經派人過來了,大戎王將會和我們一起回京."易水寒說.

"嗯."

穆清歌走進來,"看起來你們已經決定什麼時候回京了?"

易水寒站起來喚了聲:"九王妃."然後准備退下.

穆清歌卻在這個時候說道:"易將軍,莫要等到失去了之後才知道珍惜,錯過了,便是終身的遺憾,到時候心傷的不只是你,還有一個流著血的女子."

易水寒腳步猛地一頓,而後沉默的對著鳳絕塵作揖之後退下了.

穆清歌有些傷心的看著鳳絕塵,"真是不明白你們古人的思想怎麼是這樣的."

鳳絕塵伸手拉過穆清歌的手腕將她拉了坐在自己的腿上,環住她的腰身,"那你呢?你當初不也是猶豫了很久?"

"那是因為你們男人都是男尊女卑,男人三妻四妾,更何況是皇室中人,我這個新人類怎麼可能接受的了."

鳳絕塵笑著抵著穆清歌的額吉,"幸而你想通了."

穆清歌嘴角彎起,"幸而我沒有錯過你."

鳳絕塵低頭親了親穆清歌彎起的嘴角,正待加深,風吟卻在這個時候急匆匆的跑了進來:"王爺,王妃,不好了......"看到里面這幅情景風吟腳步猛地聽了下來險些摔死在地上,可是如今也顧不得這麼多了,"外面接連有幾個將士都產生了發熱的情況,接連暈倒過去了,從大戎那邊傳來消息也有好幾戶人家產生了這種情況."

穆清歌和鳳絕塵對視一眼,穆清歌心底那種不好的預感越發強烈而來.

上篇:第498章:誤會     下篇:第500章:天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