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504章:得救  
   
第504章:得救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504章:得救

這時外面聽到一陣喧嘩聲,穆清歌和鳳絕塵對視一眼,兩人紛紛快速走了出去.

只看到耶律齊帶著吶殞匆匆而來,耶律齊鐵青著臉,"我妹妹呢,把我妹妹交出來."

穆清歌和鳳絕塵同時出來,耶律齊的手便已經對著穆清歌而來,鳳絕塵拉過穆清歌的手臂讓她躲過那一擊,耶律齊冷眼看著穆清歌:"半夏,你居然將我妹妹扔下一走了之,你還算是一個大夫嗎!?"

穆清歌臉色一變,雖然不是她主動要走的,但是被一個人指著鼻子罵你還算是一個大夫嗎!?讓她心里依舊有些刺痛,她見過曾經在醫院有些病患指著醫生的鼻子罵,那些醫生臉色猶如豬肝一樣難看,當時穆清歌並沒有一點感受,因為沒有一個人敢指著她的鼻子罵,如今,這樣的滋味卻是嘗到了.

鳳絕塵感覺到穆清歌的失落,手下一緊對著耶律齊就是狠狠一掌,耶律齊險險躲過,看著鳳絕塵和穆清歌如此親昵的站在一眼,眼底閃過一絲詫異,還沒有問出口便看到那邊來人.

穆清歌看到易水寒抱著耶律宛緩緩的走了過來,耶律宛了無生息的靠在他的身上雙眼緊閉,手無力的落下,任誰看了都知道她已經命喪黃泉.

耶律齊臉色突變,猛地走到易水寒的身邊看著他懷里安安靜靜閉著眼睛躺著的耶律宛,手微微顫抖著,"宛兒,醒醒,哥接你回家了."

穆清歌看著耶律宛的模樣心中一痛,特別是看到易水寒面無神色眼神帶著空洞,穆清歌咬了下下唇走了過去,伸手扣住耶律宛的手腕給她把脈,已經沒有脈搏的跳動了,穆清歌手輕柔的放在她的脖頸間,也感覺不到任何氣息,可是隱隱約約似乎還能感覺到一絲絲流動,穆清歌連忙說:"快,將她放在床上."

易水寒雖然疑惑著卻很快便反應過來將耶律宛連忙抱到營帳之中放下.

穆清歌快速拿出銀針連續封住她幾個大穴,而後對著身後而來的風煙和碧環說:"去找些冰塊,還有燒熱水,越開越好,一定要快."

"是."碧環和風煙連忙轉身出去.

穆清歌對著鳳絕塵等人說:"你們男的先出去."

鳳絕塵深深的看了眼穆清歌而後轉身率先離開,而易水寒擔憂的看了眼耶律宛然後跟著離開,而耶律齊探究的看了眼穆清歌轉身離去.

很快碧環和風煙便將東西帶了上來.

穆清歌先將冰塊全部放在耶律宛的身上,過了一會,又用熱水將手帕打濕放在她的身上.

風煙不懂王妃這是在做什麼,碧環也好歹跟著學了那麼久的醫書,便解釋道:"小姐這是在恢複大戎公主的血流循環,我曾經看到過這樣的辦法能夠讓已經氣絕的人恢複知覺氣息."

風煙這才明白過來.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重複循環,穆清歌再次探上她的脈搏這才感覺到隱隱約約虛弱的脈搏,穆清歌拿出銀針而後掀開她的衣服,露出她的腳,對著她的腳狠狠的刺下.

"啊."耶律宛吃痛叫了聲,聲音雖然很小但是已經恢複過來了.

"醒了,公主醒了."隨之而來的賽奇朵聽到耶律宛的聲音猛地對著外面的人叫道.

外面的耶律齊等人紛紛都沖了進來,耶律齊猛地來到床邊,"宛兒?宛兒?"

耶律宛聽到有人喚著她,微微睜開疲憊的眼睛,"哥."

"宛兒."耶律齊終于送了口氣.

易水寒也跟著送了口氣.

耶律宛有些疑惑的看著面前的場景,她不是已經......沒想到居然活了過來.

穆清歌眼睛閃過一絲驚訝的看著耶律宛,而後捧起耶律宛的臉,看著她脖頸間的水痘,還有臉上的水痘手上的水痘似乎都已經沒有那麼嚴重,穆清歌很是詫異給耶律宛把脈,旁邊的人也都不知所措的看著穆清歌,耶律宛問:"半夏公子,可是有什麼不妥?"

"你覺得身體怎麼樣?"穆清歌臉色有幾分鎮定的問著.

耶律宛回道:"沒有之前那麼難受了,感覺身子輕飄飄的."

穆清歌放下她的手,"很奇怪."

"......"所有的人都看著她.

"你居然產生了抗體."穆清歌言語之中帶著驚訝,他們聽不懂只能重新說下:"你體內的天花已經沒了,也就是說你沒事了,只要好好靜養一段時間便無恙了."

所有的人都詫異的看著耶律宛,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居然天花就消失了.

"......雖然我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不過你的確已經沒事了,恐怕這就是因禍得福吧,置之死地而後生,恐怕就是說你這樣的."穆清歌笑笑說.

耶律齊連忙問:"那麼這個辦法可不可以用到別人的身上去?救活大家?"

穆清歌搖搖頭道:"不行."如果是在現代運動科學設備技術定然是有辦法的,但是在這里沒有任何技術,就算想要利用她體內的抗體來救人也不可以,只能找到她到底是怎麼將天花這種傳染病毒給去除的.

當所有的人都退下了之後,穆清歌仔仔細細的給耶律宛檢查的身體.

耶律宛雙眸微抬問:"你為什麼要回來?"

"......"

"我知道九王爺將你送出去了,他是為了你的安全,若我是他,我也會這樣做的,但是你卻回來了,為什麼?"

"因為比起死我更怕他離開我,唯有在身邊才是真正的放心."

耶律宛神色有些頓然,而後笑笑說:"我明白了,這就是你們的感情,也是最真摯最深的感情,是我最想要的."耶律宛勾起蒼白的微笑,明明是一張滿臉蒼夷的臉蛋,特別是在她相貌的對稱之下更加恐怕,可是穆清歌卻發現擁有這樣笑的人才是最美最好看的人.

"謝謝你回來."耶律宛對著穆清歌說著,"如果你不回來,我恐怕已經是一具尸體了,你救了我兩次."

"我是大夫,救人是我的職責,但我也是南楚九王妃,殺人一樣不會客氣留情."

耶律宛知道她這是在想自己說她的為人,對敵人絕對不會手下留情,耶律宛卻笑笑說:"雖然和你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我卻知道你的為人,你說自己心狠手辣,但你的心腸其實比任何人都要柔軟,你念及穆芷蘭是你同父異母的妹妹所以你幾次對她手下留情不是嗎?"如果她真的夠狠,那麼穆芷蘭恐怕早就死了.

穆清歌微微垂眸,是嗎?她早就問過自己這個問題,她的確幾次三番對著穆芷蘭手下留情,當初會想去看她,是想知道她是否已經悔改,倘若她真的改了,穆清歌清楚的明白自己會將她給放出來的.

上篇:第503章:你一定要好好活著     下篇:第505章: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