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562章:交換  
   
第562章:交換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562章:交換

穆清歌停住腳步看著束兒,束兒嘴角微微彎起而後對著穆清歌做了一個人請勢,示意她往那邊走去.

穆清歌率先走過去,看到那邊有一間已經打開的小房間,穆清歌猶豫再三直接走了過去,"我弟弟呢?"

束兒走到穆清歌的面前:"九王妃果然是一個好姐姐啊."

"別跟我拐彎落腳,我已經來了,我弟弟在哪里......"話音未落,便感覺到後面有人穆清歌猛地轉身要轉身,可是對方速度卻很快非常利落的直接敲暈了穆清歌,穆清歌眼前一黑直接倒下.

月光從門口穿過照射在他的身上,一頭白發更加明亮,雙手微微展開接過快要倒在地上的女子,束兒對著夜君緩緩跪下:"主人."

九王府.

鳳絕塵看著空空如也的房間,風煙和兩個侍女跪在一旁連頭都不敢抬下.

風吟跟在鳳絕塵的身邊說:"王妃定然是去找康少爺了,屬下馬上派人去找."

風吟轉身便走,跪著的風煙抬頭看著鳳絕塵說道:"王爺......"

鳳絕塵沉色掃了眼風煙,風煙微微垂眸,"王妃說此事她會解決,這才瞞著王爺的."

"派人去找."鳳絕塵沉聲對著風吟吩咐.

"是."

清歌......

XXXX

冰冷的地板讓她感覺一陣陣的寒氣入侵她的體內,穆清歌不舒服的皺皺眉頭,後脖頸處傳來隱隱作痛,讓她想要不自覺的伸手撫著疼痛的地方,可是剛剛伸手便已經驚醒過來了,猛地睜開眼睛對上的全是一排排的靈位,穆清歌撐著地板緩緩的坐起來,看著靈位上面的名字,穆清歌頓時明白這是哪里了.

穆清歌想要站起來卻發現腳下的沉重,當下低頭一看自己的雙腳之上居然纏著厚重的腳銬,穆清歌皺著眉頭,她要牢獄之中都沒有被人這樣對待過,沒想到,穆清歌自嘲的笑笑而後小心翼翼的站起來對上這些靈位.

"那是我爺爺."後面傳來聲音.

穆清歌測頭看向夜君,"為什麼帶我來這里?"

夜君緩緩的走到穆清歌的身邊,而後伸手用力的扣住穆清歌的肩膀,力道之大幾乎要粉碎掉穆清歌的肩膀,穆清歌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夜君看到穆清歌的模樣嘴角緩緩的勾起而後松開手:"從本座見你第一眼便知道你跟別的女人不一."

穆清歌也不想跟他拐彎落腳直接問:"我弟弟呢?"

"你放心,本座說話算話,已經將他完好無損送回去了."

穆清歌看向夜君,夜君走向那邊拿起香火虔誠的上香.

穆清歌從腰間拿出瓷瓶扔向夜君,夜君沒有回頭已經抬頭接過了,穆清歌說道:"這是你要的解藥,我倒是很好奇你怎麼還沒有死."她下的分量她非常清楚明白,絕對是致命的含量,可是這個人雖然沒有解毒卻還是穩穩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夜君看了眼手中的小瓷瓶而後倒出一顆藥丸絲毫沒有猶豫直接咽下,穆清歌半眯起眼睛:"你不怕我下毒毒死你嗎?"

夜君緩緩的勾起一笑看著穆清歌說:"九王妃是個聰明人,沒有把握的事情你怎麼可能輕易冒險堵上穆康的命呢."

沒錯,她斷定此人醫術高超,要不然不可能治好穆芷蘭的臉,毒的小伎倆在他眼底恐怕算不上什麼,她也不可能用穆康的性命來賭這一把,盡管她恨不得殺了這個男人,她也不能冒險.

"謫仙半夏醫術無雙天下聞名,本座的醫術在謫仙半夏面前恐怕算不上自己,九王妃說是嗎?"

"你過謙了."穆清歌冷冷的說著,此人的醫術比不上她,但是絕對不差.

夜君看著自己手背上面原本的黑氣漸漸的褪去,流出血也不再是黑色的,而是鮮紅,便已經解毒了,夜君走到穆清歌給的身邊,"不過本座很想知道,九王妃手中銀針和謫仙半夏的銀針應該是一樣的吧."

穆清歌對上他的視線,夜君邪笑一笑而後對著穆清歌的臉伸手,不過很快便發現並沒有所謂的人皮面具,穆清歌直接伸手打開夜君的手,夜君毫不在意說:"不是人皮面具,是藥水吧,果然心思細致."

"夜君,你的目的,我們都心知肚明,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不可能......"

"呵,走上今日的路我花了十多年的時間,九王妃一句不可能便可以打消嗎?我夜氏滿門所流的鮮血我會讓你們一一還給我."

穆清歌冷冷的看著夜君,而後彎起諷刺的一笑正要說話,外面的束兒走進來:"主人."

夜君看了眼穆清歌而後轉身離開,房間的門也被關起.

空闊的房間除了上面一排排的靈位以外上面都沒有,穆清歌低頭看著自己腳上的腳銬,還真是看得起她.

穆清歌正待坐下聽到開門聲音回頭便看到季德妃走了進來,"九王妃,沒想到啊,再次見面會是在這種情況之下."

"......"

季德妃揚著笑意緩緩的走來,見穆清歌似乎沒有打算說話,季德妃也不介意淡淡的說著:"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本宮,不過本宮可是很想見到你啊,只是沒有想到還能見到如此完好無損的九王妃,只可惜那個忠心耿耿的丫頭,哦,對了,她叫什麼來著,碧環,哦,對,是叫碧環吧,嘖嘖嘖真是可憐啊."

穆清歌瞳孔猛地一變,手下便狠狠的對著季德妃而去,季德妃勾起一絲得逞的微笑,躲過穆清歌的手抬腳就要對著穆清歌的踹去,穆清歌反應迅速翻身躲過,但是因為腳下被拷住動作非常不方便,而季德妃恰恰就是利用這一點,很快便找到突變勾住穆清歌腳下的鏈條,穆清歌摔倒在地上,季德妃抬腳便要狠狠的踩上去.

穆清歌指縫間帶著銀針在她踩下來的時候便穩穩的踩在了銀針上,季德妃吃痛連忙移開腳,可是腳下的疼痛讓她幾乎站不穩,穆清歌一掌直接劈向季德妃,季德妃連連後退撞上了牌位,一排排牌位全部倒下,季德妃臉色慘變如今絲毫估計不上自己腳下撕心裂肺的疼痛.

穆清歌自然也看到了那一排排倒下的牌位,依舊面無神情.

這時門被人打開,夜君和束兒走了進來,夜君看到那倒下的牌位臉色猛地一變,而罪魁禍首季德妃臉色驚變連忙喚道:"主人."

季德妃話音還沒有落便被夜君狠狠的掐住脖子,季德妃臉色一變連忙抓住夜君的手:"主人,不是屬下,是穆清歌推了屬下一把,屬下才會不小心......"

"你該死."夜君瞳孔一片漆黑,手下的力道漸漸握緊,已經完全沒有心神了一樣.

季德妃看著已經失了心神的夜君一顆心提起,這樣的主人她見過一次,還是好多年前,看到他親手將自己最信任的屬下掐死,也真是那一次她對主人產生了畏懼,哪怕再愛,心中的恐懼依舊沒有減少.

上篇:第561章:送禮     下篇:第563章:我一定不會放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