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565章:夜氏謀逆之事  
   
第565章:夜氏謀逆之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565章:夜氏謀逆之事

夜君緊緊的盯著穆清歌的雙眸,"十四年前發生的事情讓我記憶猶新,當年的我雖未成年家族之事我卻是一清二楚,不過據此已經十四年了,當年的你也不過是個幾歲的幼童,你怎知道我夜氏就一定謀逆."

穆清歌冷冷的說道:"我聽聞當年你和絕塵親如兄弟,夜氏謀逆如此大事,他就算是為了你也會將事情調查清楚,但是始終查出來的都是你夜氏謀逆,那麼到底何為真相呢?"

"他真的調查過事情的真相嗎?"夜君冷冷的問著.

"十四年前的真相到底是什麼現在也沒有幾個人可以說清,先皇在我看來不是任君,但是在南楚百姓來卻是明君,作為明君不可能不問事實真相便將你族滅你夜氏九族,不可能不去調查真相,可是事實的真相卻讓先皇下手了,所以絕塵的劍才會指向你夜氏,這一點你應該也非常清楚,而在確定你夜氏謀逆的真相後面,他依然選擇放手了你,足以證明當年你在他心中的地位."

夜君松開穆清歌猶如癱瘓坐在地上,當年傳出他夜氏謀逆,爺爺和父親便知道事情不好了,于是連忙入宮卻沒有想到通向皇宮的是一條死亡之路,更沒有想到劊子手便是他們忠心耿耿效忠的帝皇,傳出族滅九族的消息,他的母親便一場大火燒盡了夜府,而他抱著束兒逃離,卻從未想過那一夜是鳳絕塵放了他.

他記著深仇大恨十四年,為報仇他跌落地獄磨煉,為了報仇他泯滅了自己的人性,夜君沉色看著穆清歌:"你以為你的三言兩語便可以打動我嗎?你口口聲聲說夜氏謀逆,不過是來自十四年前的罪證,但是所謂罪證不過是虛構的,我夜氏倘若真的要謀逆根本就不會扶持先皇登基,又何談有現在的南楚天下."

的確是有這種可能,當年慕容太後把持朝政,夜氏置之不理朝堂,慕容家做大,夜氏倘若真的想要謀逆只要將慕容氏連根拔起便有可能,可是夜氏卻默默的選擇了幫助先皇登基,也因為有夜氏在,所以慕容家不敢輕舉妄動,縱然慕容家有慕容太後,慕容皇後把持後宮一切,也不敢輕易得罪夜氏一族.

倘若那個時候夜氏召集兵馬便可以輕而易舉將慕容家除去,再除去先皇,那麼南楚的江山就會易主,對于當年的夜氏來說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他們根本就沒有必要讓先皇做大,從未威脅自己,穆清歌這樣想著看著夜君問:"既然你夜氏當年沒有謀逆,那麼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夜君看了眼穆清歌,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怎會知道,這麼多年來他費盡心思,不惜一切代價想要調查事情的真相卻是一無所獲,但是夜君知道自己的家族是絕對不會謀逆的,也根本就沒有所謂他們指責的罪證存在.

"十四年了,我相信你也調查這件事情十四年了,那麼最後的真相看你的樣子我也猜到了,那麼這件事情恐怕只有兩種結果,第一就是你夜氏的的確確謀逆叛國,只是你的家族瞞著你,所以你不知道,第二......"穆清歌停頓了一下,夜君對上穆清歌的眼,穆清歌繼續說道:"要不然就是夜氏謀逆不過是別人下的一手好棋,而先皇不過也是別人借用除去你夜氏的棋子."

"你的意思是十四年前的事情還有幕後黑手."

"只有這個可以說的不過不是嗎?"

"幕後黑手,你怎麼不說直接是先皇呢?"

穆清歌低眸笑了笑說:"不可能."

"......."

"當年朝堂之上有你夜氏,還有慕容氏兩大家族鼎力,不管除去哪一方都不利于先皇,你也夜氏嫡系一脈,況且你和絕塵深交,你應該知道絕塵對于先皇來說有多麼重要,那還是他最寵愛的親弟弟,所以不管如何在夜氏和慕容家之間,先皇偏向的定然是你夜氏,當年的他就算想要除去一方,也絕對是慕容氏,不可能是夜氏."

夜君皺了下眉頭,當年他的爺爺也曾這樣對他擔憂的父親說過,因為夜氏做大這樣下去帝皇之心恐怕都會有猜疑,但是他的爺爺很放心,因為他將會成為九王爺的左右手,這樣夜氏便有了保障,但是他的爺爺沒有料到.......

"先皇在絕塵很小的時候便開始訓練他,一切都是帝王的教育,先皇對絕塵從很早很早開始便有了寄托,而他放心你跟著絕塵的身邊,便已經暗暗認同了你夜氏的存在,所以不可能對你夜氏下手."

夜君靠坐在那邊沒有說話.

穆清歌看著夜君的樣子也跟著皺起眉頭,倘若十四年前的事情是另有隱情,那麼夜氏謀逆將會是一個冤案,幾百條性命的冤案......

皇宮.

鳳皓軒接到消息之後直接來了季德妃的宮中.

季德妃看到匆匆而來的鳳皓軒連忙跪拜迎接,可是還沒等她跪拜鳳皓軒便已經扣住了她的手臂將她直接提了起來,"她在哪里?"

季德妃一臉疑惑的看著鳳皓軒:"皇上,您在說什麼?"

鳳皓軒抓著季德妃的手漸漸用力,季德妃痛得直接叫了起來,"你是什麼人,你進宮有什麼目的,朕差不多已經知道了,你到現在還要給朕裝蒜嗎!?季北婷."

季德妃依舊無辜的看著鳳皓軒,在鳳皓軒放手的那一刻連忙捂著自己的手臂說道:"皇上,臣妾真的不知道您在說什麼,什麼她在哪里,臣妾一直都在這里從未出去過."

鳳皓軒冷冷的看著季德妃,剛進來的束兒連忙跪倒在地上說道:"皇上,娘娘說的是真的,娘娘一直都待在宮中,因為這幾天感染風寒的緣故就連皇後娘娘那麼都沒有去過,請皇上明察."

鳳皓軒看了眼跪著束兒,而後看著季德妃冷冷的說:"季北婷,如果她出了什麼事,朕扒了你皮."說著揮袖離開.

季德妃看著鳳皓軒走遠這才送了口氣,她相信鳳皓軒的確知道她的身份了,但是鳳皓軒卻一直裝作不知道,讓她擔心,束兒看著鳳皓軒離開立刻就癱瘓坐在那里,手按住腰部的傷口,臉色蒼白,季德妃看到束兒的立刻上前問:"怎麼回事?"

束兒按住傷口說:"主人遭到了南人的偷襲."

"南境那邊的人?禍害不都除掉了嗎?"

束兒搖搖頭,季德妃繼續問:"那主人呢,可有受傷?"

束兒臉色越發蒼白了:"主人為了救九王妃墜落懸崖,奴婢已經派人去找了."當她看到主人墜崖幾乎也要跟著跳下去的,被暗衛攔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主人跳下去.

上篇:第564章: 墜崖     下篇:第566章:挾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