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596章:季北婷之死  
   
第596章:季北婷之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596章:季北婷之死

她原有個很幸福的家庭,家庭美滿,特別是有個疼愛自己保護自己而死的哥哥,盡管過去這麼多年她依舊不曾忘記那個永遠會護著她的哥哥,是她最美的記憶,可是後來一切都消息了,只有痛苦彌漫著她的世界,季德妃狠狠地抬頭看著穆清歌叫道:"為何要救我,殺了我,就沒有你的痛苦,也可以解釋我的痛苦,既然救了我,為何要送我離開,這麼不負責任讓我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如今為什麼又來找我!?"

"因為你是云容雪的女兒,所以丞相爹爹救了你,當你也是先皇的女兒所以你不能留在這里,將你送走找個好家庭養著你,丞相爹爹所做早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哈哈哈哈,仁至義盡,穆源連自己的妻子都保護不了讓先皇得逞,這樣的男人又有何用!?倘若不是他懦弱無能,就不會有我一生的悲劇發生."季德妃從來沒有這樣想過,她的人生就是一場笑話,季德妃抹掉臉上的淚痕冷眼看著穆清歌:"如今你得意了,在我的生命中給我致命一擊."

同樣是云容雪的女兒,盡管穆清歌幼年癡傻備受欺凌,但起碼她的人生完美,穆源表面對她不理不睬其實內心非常喜歡這個女兒,暗中保護著這個女兒,而她呢原應該備受寵愛的活著,可是她的人生早已經毀滅了,她一直以為老天是公平的,盡管給她慘淡黑暗的人生,但是讓她遇到了主人,讓她感覺到人世間僅存的溫暖,讓她有了活下去的勇氣,而如今呢......

穆清歌看著心灰意冷的云容雪,嘴角揚起一絲嘲諷的笑意,而後對著風煙使個眼色便看到風煙將原本帶上的鐵門打開.

"主人."季德妃抬頭看著門口站著的人微微一愣喚道,腳步猛地上前卻很快的停住了,她沒有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再見到主人.

夜君緩緩的走進來看著落魄難看卻在看到自己之後綻放一笑的季德妃,猶如第一次見面黑黝黝瘦小的她看到他之後綻放一笑,那是希望之笑,而這呢,卻讓人心碎,盡管如此夜君並沒有什麼表情,只是淡淡的說:"還記得第一見面我跟你說的嗎?"

"......當然記得,你問我願不願意跟著你,我說願意."

"還有呢?"

"不論以後發生什麼事情,我不會保證你生命的安全,你說哪怕還死也願意跟著我."

季德妃想起當年的事情,他是她生命之中最後的一縷希望,她知道倘若抓不住最後的希望她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當年的她只是想要抓住活下去的機會罷了,後來跟在他身邊,她的心漸漸暖和起來,她付出了自己的心,並沒有想要索取回報,"我說過的話我不會忘記,我只是想問主人一句話,我跟在你身邊這麼多年主人哪怕是那麼一瞬間也沒有對我動心過嗎?"

她何嘗不知道主人對她只是利用之心,但是她所求並不多,只是希望有那麼一瞬間的動心,為她.

"沒有."絲毫沒有猶豫,堅定的說出了他的話.

季德妃緩緩的閉上眼睛,眼淚便從眼眶之中緩緩的落下.

多年無怨無悔的付出她得到的只是兩個字,季德妃看著夜君眼眶之中帶著淚說:"我從來沒有後悔過我當年的決定,你救我出水火之中,我為你效命多年付出一顆真心,盡管得到這兩個字我也不曾有過半分的後悔只希望主人以後可以憶起我一點."季德妃側頭看著旁邊站著的穆清歌,而後說:"在這個世上能夠傷我的只有我的愛人,能夠殺我也只有愛."

季德妃說完猛地對著牆沖過去,瞬間腦袋開花,血濺當場.

季德妃的身軀緩緩的落下,她轉過身看向站在那里無動于衷的夜君,嘴角彎起一笑,她的人生終于結束了,結束在自己的手里,她不後悔,只是遺憾,遺憾她不能堅守在主人的身邊......

夜君微微閉了下眼睛,人非草木焉能無情,夜君不會忘記當初他力量單薄,全心全意幫他的只有束兒,而她是第二個,不求回報全心全意的幫他達成目標,盡管她根本就不知道這麼做的原因,夜君脫下自己的外衣走過去披在季德妃的身上.

穆清歌看著夜君的動作暗自歎了口氣,而後轉身離去.

XXXX

"王妃,季德妃的尸首已經被夜公子帶走了."風煙說.

穆清歌靠在軟榻上看書聽著風煙的話也並沒有覺得意外,風煙歎道:"想想其實她也是個可憐的人,只是作惡多端就算留著她的命以後所害的只是自己,王妃,你說夜公子會將季德妃埋在哪里?夜家祖墳嗎?"

"不可能."穆清歌從書中緩緩的抬頭看了眼風煙繼續說:"不是夜家人,夜君不可能讓其進入祖墳."

"可是束兒......"

"束兒不一樣,她是夜家奶媽的女兒,也是夜家人,所以夜君可以將她葬入祖墳之中."

風煙明白的點點頭,"季德妃之死可以說罪有應得,可憐束兒忠心耿耿卻慘死于她之手."

穆清歌沒有接話,而後用旁邊准備的毛筆在書上畫上一筆記錄下來,"玥熙還在相府?"

"是小世子這些天一直都待在相府,王妃可是要派人接小世子回來?"

"不用了,讓他多陪陪丞相爹爹吧."

"王妃,穆相的身體......"

穆清歌搖搖頭說:"我翻遍所有的醫術,師傅的,神醫夙鳳的,還有其他很多記載都沒有記錄,丞相爹爹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

風煙見穆清歌表面風輕云淡,但是她知道王妃的心里定然萬分難過,于是轉移話題說:"如今季德妃一死宮中做大的便是皇後,皇後這人看似沒有任何心機,不過如今心思也是越發難測了,王妃是不是所有進後宮的女人都會變成這樣,我還記得以前見到皇後,她還只是一個被人煽動沖動的小丫頭."

"皇後不論做什麼始終所維護的不過就是鳳皓軒的皇位,她早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可以為所欲為的單雙雅了,盡管不想盡管不愛,她依然大氣的維護著鳳皓軒的皇權之位,守衛著她的家族."其實這樣一個女人是值得人欽佩的,為了自己的家族她可以付出一切,將自己的婚姻奉獻而上.

聽到熟悉的腳步聲,穆清歌將書放在旁邊下榻,風煙伸手扶著穆清歌下來,抬頭便看到鳳絕塵走了進來,風煙恭敬的退下,穆清歌上前為鳳絕塵解開披風隨意的放在旁邊,"累了吧?"

上篇:第595章:告知身世     下篇:第597章:穆源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