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傾盡天下。 第598章:你走吧,絕塵  
   
第598章:你走吧,絕塵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598章:你走吧,絕塵

穆清歌緩緩上前說:"皇上親自到訪拜見家父,相府不勝榮幸."

"皇嬸不別客氣,穆相一生為國,兩朝元老盡心盡力的輔佐朕,如今他故去,朕怎能不親自前來."

穆清歌沒有說話,鳳皓軒看向凌風說:"雖然生前穆相未將你身世公布出來,但是朕相信他定然希望你認祖歸宗,朕也不想勉強你,一切看你自己的意思."

凌風看向那邊的靈位,穆源一生並未沒有對他盡到做父親的責任,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倘若沒有穆源,他凌風不會有今日,而如今的相府穆源逝去之後定然沒有往日的繁華,穆康年幼,丞相夫人軟弱,李沅進入朝局之中,一直以來都是穆源幫忙而如今這樣的形勢倘若沒有人能夠撐起相府那麼穆家必然將受人欺凌,特別是在九王府如今相爭的情況之下,穆家的作用非常大,凌風對上鳳皓軒的目光堅定而認真的說:"我既是穆家長子便已認祖歸宗."

穆清歌詫異的抬頭看向凌風,她何嘗不知道凌風厭惡朝局,厭惡著將要面對的一切,他甯願放手江湖之中,可是她更加明白凌風這樣的做法.

鳳皓軒點點頭,而後說:"穆相一生為國,朕已經下令賜封為穆國公,享國公的尊號,你是穆家長子理應繼承他的尊位,朕立刻下一道旨意."

鳳皓軒的話音一落不少大臣紛紛側目,要知道國公尊號自南楚建國以來只有一位享有,享有尊號的那位一生為國征戰沙場,南楚建立他擁有最大的功勞,所以被始帝尊位國公,盡管他後來身軀年邁卻依舊保護著南楚最後死在戰場,他一生無兒無女,所以尊號便沒有傳達給後代,而如今南楚卻一時之間出來了兩個穆國公,不少人打探著凌風,此人眉眼間帶著冷漠和年輕時候的穆相竟然有幾分相似.

鳳皓軒離開坐上龍攆之際,段峰說道:"皇上,穆國公的稱號會不會有什麼不妥之處?穆相雖然一生為國,但遠遠還沒有達到那個可以享有尊號的地步,皇上處理的是否太過輕率?"

鳳皓軒靠在龍攆上,聽著段峰的話淡淡的說:"朕這樣做有朕的想法,穆源的一生因皇室是個悲劇,盡管如此他卻依舊為國效力,穆家世代忠心卻一直以來都是小官,直到出了穆源這樣一個難得的人才,當年父皇穩坐龍椅你以為單單只是當年夜家和慕容氏的功勞嗎?還有穆源的,可是父皇卻對不起他,今日朕這樣做就算是代替父皇給他的補償,給穆家世代的補償."

在所有人離去之際穆清歌和凌風卻一直站在棺木之前,穆清歌問:"你可知道國公的稱號從何而來?"

"......"

"那是一種補償,是一種我們不需要,丞相爹爹也不需要的補償."

"小姐."

穆清歌看向凌風,"今日我欣慰謝謝你,我相信丞相爹爹在的話也會高興的."因為你承認你的身份,沒有任何事情會比自己的兒子承認自己的身份來的高興,"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沒有人可以料到,今日他既然讓你享國公的稱號,你便受著吧,這也算是給我們穆家的子孫後代提個醒."

凌風點點頭,穆清歌繼續說:"你既然已經是穆家長子了,以後便住在相府吧,康兒比我更加需要你."

凌風看著棺木,"我知道了."

有些悲傷並不是世間最為悲傷的事情,因為有人陪著你一起承擔.

穆清歌走到相府後院之處自己房間的院子,在這里她擁有很多記憶,她受到很多人的欺凌,也受到很多人的嘲諷,但是她的心也被丞相爹爹安撫過,看著院子里面這棵參天大樹,別人可能不知道但是穆清歌知道這是穆源親自種植的,漆黑的夜,他不能守護著她,這棵大樹代替他守護著她.

穆清歌慢慢的閉上眼睛,直到有人從後面抱住了她,讓她漸漸冰涼的身軀暖和起來,"清歌,想哭便哭吧."

穆清歌轉過身環住他的腰身將臉埋進他的胸口,那一下一下敲擊內心的錘子一直沒有停止過.

鳳絕塵輕柔的安撫著她,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柔的撫著她的背.

"他很可憐."穆清歌略帶沙啞的聲音說著,"這多年他一直默默承受著割肉般的疼痛."

"這一切都是先皇強加在他身上的."穆清歌猛地抬頭推開鳳絕塵,"我一直都說我是他的親生女兒,哪怕我的內心也是這樣認知的,但我知道這其中還是有差別的,十五年來不是真正的我所經曆的,我雖然有著記憶但是依舊沒有辦法感同身受的承受著那些屈辱和痛苦絕望,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哥哥強加到他們身上的,倘若我親身經曆著十五年來的折磨和痛苦我絕對不可能愛上你."

"穆源多麼可笑和癡傻啊,心愛的妻子被人強霸占,而他不能反駁因為那個人是他所效忠的皇上,云容雪死後,他只能默默的承受,我相信他定然也想要直接拿把刀子沖進寢宮殺了先皇,但是他的理智戰勝了,一旦先皇死,那麼南楚所面臨的將會是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些都是他無法預料卻想象的到的,所以他只能將一切都埋藏在自己的內心之中,對著南楚,對著先皇忠心,忍受著一切的屈辱和辱罵."

"他多麼的傻,我從未遇到過像他那麼傻的男人,明明被傷的遍體鱗傷,卻只能獨自舔好自己的傷痕,明知道所做的一切都只會受人埋怨,卻依舊無怨無悔的去付出."穆清歌捂住自己心口,那一陣陣無法忽略的疼痛幾乎要了她的命一般,穆清歌瞪大眼睛皺著眉頭額頭冷汗淋淋.

"清歌."鳳絕塵看出穆清歌的不適臉色一陣難看連忙試圖去扶住穆清歌.

穆清歌卻在這個時候推開鳳絕塵,"你走吧,絕塵,短時間之內我不想看到你,你走吧,走啊."她從未有過如此任性的時候,或者說她和鳳絕塵在一起之後從未對鳳絕塵用過這種語氣說話.

鳳絕塵看著她捂住心口的手,那慘白冷汗淋淋的額頭,而後說:"好,我走,你不要傷心,我就在外面."

直到鳳絕塵消失在眼前穆清歌猛地覺得心口的疼痛漸漸減弱卻依舊疼痛難以抗拒,身軀猛地一軟直接跌落在地上,耳邊似乎想起女子哭泣的聲音,穆清歌手微微撫上自己的面容驚覺原來哭泣的不是別人,而是她......

她從未有過如此失措的時候,而心痛到難以自拔的疼似乎代表著另一個人的心髒,另一個人的哭泣......

上篇:第597章:穆源逝世     下篇:第599章:到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