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 第二章:吹牛挨雷劈  
   
第二章:吹牛挨雷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表小姐,您怎麼在這里?"

正在蘇秀秀震驚之際,便見一個帶著白頭帶的老嬤嬤從蘇家小弟諍兒住的院子里走出,幾乎重疊的站在諍兒旁邊.

"您不是身體不舒服嗎,還不趕緊回去休息,表少爺的喪事,我們會仔細處理的."

蘇秀秀聽到聲音才反應回過神,手忍不住攥緊.

師兄,您說倒穿鞋走一條街就能通靈見鬼,我確實能做到和你們一樣通靈見鬼了,可要不要一上來就這麼刺激!

"表小姐?"

老嬤嬤見蘇秀秀不理會,滿布皺紋的臉瞬間皺成老樹皮,只是一雙眼睛冰而帶冷.

蘇秀秀回過神,看了一眼拼命打著老婆婆,哭著喊著讓她跑的蘇諍兒的靈魂,才低下頭:"我只是想弟弟了,我能不能見我弟弟最後一面?"

蘇秀秀的話一出,蘇諍兒透明的臉上瞬間哭泣起來.

"表小姐,表少爺是病歿的,您最近身體不好,這接觸了,萬一染了其它的病如何是好,到時候如何向疼愛您的老夫人交代,所以您還是回去休息吧."老嬤嬤看不到這些,一板一眼的開口.

說話間,竟直接走向蘇秀秀身邊,要送蘇秀秀回去.

蘇秀秀眉頭瞬間皺起,還不等她開口,便見半透明的蘇諍兒急的直接上前拍打老嬤嬤.

最讓蘇秀秀在意的是,這拍打老嬤嬤的蘇諍滿頭是血,卻看不出一點生病的模樣,要知道鬼魂一般會保持留下死前最後一個形象.

"表小姐!你在看什麼?"老嬤嬤的聲音再次響起.

蘇秀秀下意識搖頭,低下頭:"沒,沒什麼,想到弟弟過世,只覺得心疼,父母離世,唯一最親的人也離開我了."

蘇秀秀話剛落,半透明的蘇諍兒哭的更加厲害,同時拼命想攔老嬤嬤:"壞人,離我姐姐遠點,快離我姐姐遠點!"

即便沒用,卻依舊拼命保護.

蘇秀秀眼睛發酸,這身體的靈魂死都想要守護自己的弟弟,聽到弟弟有人照顧了,才安心離去,可若是對方靈魂沒有離去,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又會如何.

蘇秀秀低下頭,她只覺得心中噴薄著,想替這對姐弟做些什麼,想問問蘇諍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只是當著老嬤嬤的面卻不能表現出什麼,為了知道具體情況,如今只能繼續低頭掩飾情緒.

老嬤嬤毫無所覺,端著嗓子:"人死不能複生,表小姐還是節哀,趕緊離開."

蘇秀秀看著老嬤嬤身旁不斷哭喊的蘇諍兒,手攥緊,又松開,好一會才吐出一個自己都幾乎聽不出的答應音節,只是這艱難的聲音不等傳到老嬤嬤的耳朵里,便被另一道有些遠的聲音覆蓋:"快傳報,新任柳縣丞到了,說是溪水方家府上貴妾被害,當時老爺就在方家,因此特地來府上查問."

蘇秀秀眼睛微微一眯.

老嬤嬤眉頭微皺,恰巧屋子中走出一個丫鬟,老嬤嬤直接吩咐那丫鬟:"月兒,表小姐的身體不適,你快送表小姐回屋,萬一表小姐出什麼事情,我們可擔待不起."

說話間,對著月兒使了個眼色.

喚做月兒的小丫鬟忙應是,走到蘇秀秀身旁,要扶蘇秀秀離開.

蘇秀秀手下意識的躲閃,最終按耐住.

老嬤嬤看在眼里開口:"月兒,別忘了讓表小姐吃藥,生了病,只有吃了藥才會好."

"是."小丫鬟腳步明顯頓了頓,才應是.

半透明的蘇諍兒聽到這話瞬間急起來:"不能吃,不能吃,有害人的東西!"

最終見沒人反應,急的嚎啕大哭.

蘇秀秀雖然不知道所有情況,但蘇諍短短幾句話,幾乎讓她腦補出這個身體身上發生的一切.

弟弟被人害,自己也被人害.

蘇秀秀忍不住心疼這兩個孩子,大的也不過十二三,小的更是只有七八歲.

害人的怎麼下的了手!

蘇秀秀忍不住看向依舊站在老嬤嬤身旁不遠處的小身影,又看向那傳來縣丞入府消息聲音的位置,待得隨著月兒走了一步,腳步突然一頓.

"表小姐,您怎麼了,我們快些回您的屋子吧."

月兒見蘇秀秀停下腳步,趕緊開口.

"沒什麼,我身體沒什麼不舒服的,我看剛才小厮傳報的聲音似乎是從外院大堂傳來的."蘇秀秀使勁搜索記憶,才隱約知道方才聲音傳來的方向.

月兒倒沒掩飾:"是外院大堂,這里離外院近,有時候能聽到那邊的傳報聲."

月兒說著微微一頓:"不過這麼往府內通報,估計那柳縣丞一會應該會被請到老爺的書房去."

月兒說完開口:"表小姐,我們趕緊回屋吧."

蘇秀秀注意力卻在大老爺書房上:"一會再回,縣丞來府上詢問,說不定是大事,不如我們也去看看."

月兒拽蘇秀秀手臂的力氣瞬間大了起來:"不成,李媽媽讓我一定帶您回屋中休息,還有吃藥."

"我身體沒有不舒服也不行?"

"大夫說您不舒服了."月兒低下頭.

蘇秀秀只能看到月兒的頭頂,不知道為什麼就想到自己屋外守著的兩個丫鬟:"哦,不行就不行吧,可是我想如廁,快憋不住了,等如廁完了再回屋子吧."

"這……"月兒遲疑.

"不會連在這附近如廁一下都不行,要憋回自己的屋子如廁吧?"蘇秀秀瞬間看向月兒.

月兒表情為難:"小姐如廁當然可以."

"那便成了."蘇秀秀說話間,直接將月兒的手從手臂上擼下,走向最近的茅房.

月兒趕忙跟上前.

蘇秀秀腳步快,月兒幾乎要小跑跟上,到得茅房附近蘇秀秀又放慢,月兒松一口氣,特別是看著蘇秀秀要進入茅房的時候.

只是蘇秀秀卻並沒有如月兒的預料進茅房,而是中途突然一個拐彎,直接沖向大老爺書房的方向.

這身體留給蘇秀秀的記憶很清晰,清晰到這府邸的一草一木都熟悉,正好也知道這茅房的位置正好再前往大老爺書房的方向.

月兒瞬間一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趕忙追:"表小姐,您這是要做什麼!"

蘇秀秀卻是撒開丫子快跑.

做什麼,沒看出來嘛,她這是在脫離控制!

雖然她不能確定這個身體是怎麼死的,但是這蘇諍兒絕對死的不正常,這府邸的人隱瞞這件事情,更不正常.

她必須還蘇家姐弟一個公道!

這丫鬟明顯在控制她的活動范圍,真想要弄清這對姐弟的死因,就必須脫離眼前的困境.

而今看來,突然到李府的縣丞是眼下唯一的契機.

幾乎在蘇秀秀沖向書房的同時.

外院到書房的假山間,李府下人也領著一對主仆前行.

只見仆人看著分外的結實,一雙手上隱約露出的老繭,就顯示出此人身手非凡了得,在哪里都絕不普通,可就是這麼一個人,行走間也是對前行的主子畢恭畢敬.

主子一身藏青色修福紋長衫,頭發束起,英俊的五官在束發下越發立體,只可惜表情透著絲清冷,即便如此,放在現代,也是能吸引女粉絲叫囂為其生猴子的存在.

"柳大人,只要再繞過這座假山,便到老爺的書房了."下人一邊走,一邊仔細的開口.

"李府倒是很大,下人們看著也僅僅有條."仆人一邊看著李府的狀況,一邊對著主子開口.

李府的下人一見這仆人這般說,臉上瞬間露出自豪:"那自然,李府在柳州可是數的上名號的,不但府邸園林漂亮精致出了名,府邸里的規矩也是出名的呢.府中夫人大氣,小姐端莊,丫鬟更是輕聲細語,不許大聲嚷嚷."

正當下人自豪的說著,一行人便聽一個急促的丫鬟的喊聲:"表小姐,您這是要做什麼,您不能去大老爺的書房,大老爺正辦正事!"

再抬眼看去,便見一身耦合色春裝少女,撒丫子在院間石子路上奔跑……

上篇:第一章:小姑娘,挺漂亮     下篇:第三章:大人,小女子要告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