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 第五章:光明正大蹭衙門的借口(修)  
   
第五章:光明正大蹭衙門的借口(修)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馬車上.

柳大人閉目養睛.

劉能忍不住對著柳大人開口:"大人,其實讓蘇姑娘跟著我們也沒什麼,您怎麼就非送蘇姑娘回府呢."

"男女授受不親."

"您看著也不像特別擔心這事的人."劉能小聲嘀咕.

"別忘了我們來柳州的目的,那案子查下去,任何柳州府的人都不能沾染."

"可憐蘇姑娘看著挺不錯的."

馬車內一陣安靜.

許久,柳大人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回來去查查,蘇府最近是否發生了什麼事情."

"誒?"

柳大人卻重新閉目養神,只是下一刻,說的話卻是讓劉能嚇一跳:"不許再給蘇秀秀瞎出主意."

蘇秀秀不知道柳大人和劉能說的話,也不知道劉能給她出主意的事情已經露餡,興奮的沖到衙門前,便見衙役死死把著門.

"大人說了,看到您來,讓我們攔著."差役小聲的開口.

蘇秀秀望天,完全沒想到柳大人來這麼一手,雖然男神了解她很難得,可她一點也不覺得開心.

"姐姐,衙門進不去,我們要回府嗎?"半透明的蘇小弟看著眼前的狀況,仰頭望著蘇秀秀.

蘇秀秀猶豫了一下:"其實不正門進,別的地方也是有機會的."

蘇小弟疑惑.

蘇秀秀走向縣衙背後.

好在師傅培養了一個好習慣,進一個地方第一件事情便是看風水,看了風水自然也就研究了整個宅子的構造方式,唔,于是不小心也記得了路,順便記住了衙門書房背後的這面牆矮一點.

不多會,蘇秀秀便到了矮牆處.

說牆矮,其實也不然,高度少說有一個半她,但好在,牆壁旁,一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樹倚壁而立.

蘇秀秀直接上前踩著樹,扶著牆,往上爬.

蘇小弟目瞪口呆,樹下開口:"姐,這……這爬牆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能把事情做到了,就是好事."說話間,蘇秀秀教導蘇小弟:"以後可要聰明一些,你現在是鬼了,可不能被別的鬼欺負去了."

蘇小弟瞬間洋溢著開心的笑容,對著蘇秀秀用心的點頭:"姐姐放心,我會好好學爬牆的."

一只乖巧乾淨的小鬼,就這麼被教歪了.

蘇秀秀不禁得意爬上牆沿,一抬頭,便對上柳大人書房打開的窗戶,以及……窗戶前站立,一臉清冷的柳大人.

蘇秀秀一僵:"(????)??嗨,好巧哈,又見面了呢!"

柳大人清冷的看著.

"那個,我就是上來乘乘涼,下面有點熱,馬上下去."蘇秀秀憂傷,怎麼爬上來,最終又怎麼爬下去,卻沒注意到府中一直清冷的柳大人輕笑出聲.

一旁伺候的劉能聽到柳大人的笑聲如同見鬼一般,失態開口:"主子,您怎麼了,可是發生什麼大事了?"

"沒什麼."柳大人恢複清冷,合上窗戶,沒叫劉能看到窗外的景致.

"姐姐,您怎麼又下來了?"蘇小弟看向勝利登頂,又下來的蘇秀秀.

蘇秀秀尷尬的笑笑:"仔細想了想,偷別人的牆也不好哈,萬一被抓住,說不定還要判刑,到底是柳州府的衙門,嗯,還是得找個光明正大的理由進衙門."

蘇小弟望著蘇秀秀,好一會,乖巧的點頭.

蘇秀秀松口氣,想了想,帶著蘇小弟前往方家.

方家下人看到蘇秀秀明顯驚訝.

蘇秀秀眨巴眨巴眼:"大人讓我來繼續查探陳姨娘的案子."

方家下人雖然覺得一個女子自稱捕快有點奇怪,不過之前劉能帶蘇秀秀來過,還是打開了門.

不等完全打開,蘇秀秀便擠進門,實在是擔心方家下人反應過來,不讓她進,為了掩飾忽悠進人家門的事情,蘇秀秀幾乎是進了方家,便開口:"聽說府上最近除了陳姨娘了外,還有一個人被害,不知是什麼人?"

方家下人訝異,之前的案子,衙門里的人可都是詢問過的.

蘇秀秀趕忙開口:"我是衙門的新人,之前的案子沒插手過."想了想又找補了一句:"最近衙門缺人,不斷招新."

"原來如此,難怪不知道.府里另一位受害的,也是位姨娘,是府上資曆最老的姨娘,李姨娘."

"李姨娘?"蘇秀秀記得當初柳大人之所以會到李府,就是來詢問李老爺,方家一位貴妾被害事情的:"這李姨娘和柳州四大家李家可有關系?"

"自然沒關系,李家的人怎麼可能給方家做妾!"

蘇秀秀知道自己犯了常識問題,也不好多說,好在方家下人想到蘇秀秀是新來的,還是繼續開口:"李姨娘是府邸里的老人,說起來,那李姨娘往日同姨娘關系最好,不想這兩人竟一前一後這麼被人害了."

說話間,下人面露可惜:"李姨娘還好說,年紀大了,可陳姨娘風華正茂,竟這般過世,還被人毀了相貌,真是慘."

"李姨娘是怎麼死的?"蘇秀秀不由開口詢問.

"被人捅死的.在老爺平日不常呆的書房里."

"不常呆?"

"是啊,你知道的,我家老爺經商,書房不過是裝裝樣子的地方,平日不常去,可李姨娘不知道怎麼的那一日就去了."

"說也奇怪,書房雖然平日里閑置,可到底那院子也是有人守著,李姨娘也不知道怎麼的,就到了那書房去,然後就這麼被人害死了.據說死的時候,正好是李家家主到方家做客,這事情鬧的我們府上只能趕緊送客."

方家下人說著忍不住搖頭:"說到底,這都是命,若沒過世,在方家也是能享福到老的."

蘇秀秀點點頭:"李姨娘死前,可有什麼奇怪的舉動,既然你說那書房平日里閑置,可有人知道李姨娘那日為何會到書房去?"

下人搖頭:"這沒聽人說過."

"哦,那陳姨娘呢,她過世之前可有什麼異常?"蘇秀秀詢問到這一點,變得認真起來.

下人再次搖頭:"陳姨娘是個溫柔的,說她不怎麼出院子也不為過,平日里也就到李姨娘那里走動,說也邪門了,怎麼凶手殺的人,竟是兩個關系好的姨娘."

蘇秀秀挑挑眉:"不知道這位大哥如何稱呼?我看您似乎知道的挺多,若是我下次想要再詢問什麼,也好找您詢問."

"哦,在下李根,是方家守門守外院的下人,姑娘有什麼問題都可以隨時問我."

"那府里可還有其它和陳姨娘李姨娘走的近的姨娘?"

李根搖頭:"別的姨娘之間關系都一般,想來你也懂,後宅的女子,關系難得好的."

蘇秀秀看了李根一眼:"看來李姨娘和陳姨娘在李府的關系很特殊."

"自然特殊,陳姨娘還是李姨娘推薦給老爺的呢."

蘇秀秀眨巴眨巴眼,沒想到還能聽到一個女人把另外一個女人推薦給自己男人的事情:"那陳姨娘可有和人結過仇怨?"

"若非要說仇怨,也就和夫人關系不好,老爺連死兩個兒子,如今只剩下一個兒子,就總想讓年輕的姨娘懷上個孩子,免得最後家里無後,可夫人哪里甘願有人和自己的兒子搶家族中產業,即便是個庶出也不能容忍,而陳姨娘又是老爺最看重的,就總是磋磨陳姨娘."

"那陳姨娘可有因此露出輕生的意思?"蘇秀秀認真的看向對方,這是她最想要問的.

下人李根一愣,隨即快速搖頭:"沒有,怎麼可能輕生,年輕又貌美,老爺還疼寵,好日子再後頭呢,怎麼會輕生."

蘇秀秀點頭,卻更疑惑.

陳姨娘的鬼魂,根本不像她殺,還是說,是陳姨娘在乎的人殺了陳姨娘,陳姨娘舍不得怨恨?

這世上果然還有比看風水,背風水局難的東西:"陳姨娘既然和別人一般不會結怨,那可有關系不錯的人?"

下人李根被這麼詢問,仿佛想到什麼:"你這麼問起來,倒是叫我想起來一件事,陳姨娘似乎很喜歡給方家送菜的一位小婦人,每次對方送菜來,總會留對方說說話,就是聽說,每次說完話,陳姨娘都會去佛堂念佛."

"念佛?陳姨娘那麼年輕就向佛麼?"蘇秀秀難得聽到點不同的,趕忙詢問:"那買菜的小婦人是誰可知道?"

李根搖頭:"這便不知道了,要知道都是誰給府里送菜,要詢問府邸里的管事."

蘇秀秀記下這麼個人,才開口:"能麻煩你在帶我去一趟陳姨娘的院子嗎?"

"沒問題."

蘇秀秀趕忙跟著前行.

一旁的蘇小弟卻忍不住開口:"姐,我不喜歡方家."

"?"蘇秀秀疑惑.

"感覺方家呆著不舒服."

蘇秀秀忍不住又掃了一眼方家的布局,並不聚集陽氣,那為什麼鬼會不舒服呢.

"等會我查完,咱們就離開."

蘇小弟乖巧點頭.

不多會,兩人便到了陳姨娘住的院落.

不得不說,陳姨娘的院子有些冷清,也不知道是陳姨娘過世的原因,這里連個人影都沒有,也不對,還是有個人人影的,青兒正在院子里打掃.

只是陳姨娘的鬼魂沒有在這里了,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蘇秀秀快步走到陳姨娘死時躺的地方.

草坪被陳姨娘壓過的地方還不曾豎起來,血液浸透的地方已經凝結發烏,沒了尸體在這里,這麼看著倒不太嚇人了,只是壓倒的地方,隱約間還有個人形的影子.

這一看,蘇秀秀眼睛瞪大,壓倒的地方台奇怪了,只有一處血跡,別的地方一點血跡都沒有,而這血跡,便是一個往下凹的小地方.

為了確認這件事情,蘇秀秀忍不住頓下身,整體仔細看上一遍.

"姑娘可是發現什麼了?"下人李根詢問.

蘇秀秀沒有回答,只是盯著血跡,好一會,眼睛發亮,對著李根感謝:"謝謝你讓我進來查看,眼下我想看的都看了,就先告辭了."

說話間,快速離開方家,直奔衙門,她找到光明正大進衙門的理由了.

上篇:第四章:逃婚(修)     下篇:第六章:一不小心,撲倒了柳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