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 第十章:十年前的案子  
   
第十章:十年前的案子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蘇秀秀下意識跟著站起:"那受苦的大女兒,就不想還她父親一個清明,替妹妹報仇嗎?"

"想,她做夢都想!"

陳桂娘的聲音有些遠,明明站在蘇秀秀旁邊,卻仿佛從很遠的地方傳過來的:"但她的命,是她妹妹換回來的."

"她妹妹希望她離開狼窩,重新開始做人."

蘇秀秀看到半透明的陳姨娘溫柔的看著陳桂娘:"一家四口填進三口已經夠了,只要姐姐能像個正常人一般活著,就好了."

陳桂娘看不到鬼魂,卻淚流滿面,仰頭迎風:"我要走了,已經耽擱了不少時間,這個故事聽了很久,總想找個人說,沒想到,即將離開柳州的時候,說了出來."

蘇秀秀站在原地,最終將包袱遞還給陳桂娘:"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些事情,恐怕不能送你了."

陳桂娘愣了愣,接過包袱:"沒事."

蘇秀秀想了想,開口:"其實我是捕快,為查陳姨娘的案子來的,陳姨娘死了."

陳閨娘腳步一頓.

"閨娘姐姐說的故事很震撼,若我是那故事里的捕快,知道有這樣的事情,定會去翻查那個案子."蘇秀秀堅定的開口.

說話間,不等陳桂娘開口,轉身離開.

"你真是捕快?女子也能當捕快?"陳桂娘叫住蘇秀秀.

"嗯,這世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只有你想不想做,而我想做,我會做到."蘇秀秀說著微微一頓:"我師父對我說過一句話,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陳桂娘笑著笑著,突然蹲下嚎啕大哭,好一會才抬頭:"小姑娘,你叫什麼?"

"蘇秀秀,我叫蘇秀秀."蘇秀秀愣了愣,開口回答.

"好名字,我有樣東西想給你."

蘇秀秀訝異.

陳桂娘從包袱里取出一封信,遞給蘇秀秀.

蘇秀秀疑惑.

"有些東西還是不想忘記."陳桂娘看著蘇秀秀開口:"所以給自己一個機會,這個東西請你收下."

蘇秀秀才伸手接過,猶豫了一下,開口:"你離開後,還會回來嗎?"

"誰知道呢,大約這輩子都不會了吧,又或許念念不忘,就回來了."陳桂娘笑著,卻像哭著:"這個府城,有太多記憶."

蘇秀秀點頭將信收好:"一路順風."

"謝謝."

直到陳閨娘完全離開,蘇秀秀才拆開信.

信里的內容不多,寫的幾乎是陳桂娘給她講過的事情,只是里面的大人有了名字,姓陳,名博.

除此之外,多次提及方家書房.

柳州四大家族一旦遇到事情,就會聚集在方家書房.

蘇秀秀將信細細的收好,才發現一整個下午都快過去,她能夠用的線索都沒弄到,趕忙去方府,到得方府才發現,衙役已經將柳大人離開後,去過陳姨娘院子的人都帶走了.

┗|‘O′|┛ 嗷~~,果然不應該裝逼,將陳閨娘放走,這次真的要輸了,要被丟出衙門了.

蘇秀秀瞬間蔫巴巴.

蘇小弟跟了幾步,忍不住擔心:"姐,你怎麼了?"

"為就要被趕出衙門痛苦."

"為什麼?"

"我本來能贏的,我放走了一個能證明陳姨娘是自殺的人."

"那可以追回來啊."

"並不想追."

"那怎麼辦?找陳姨娘的鬼魂可不可以?"

蘇秀秀眼前不由一亮:"諍兒,沒想到你這麼聰明,隨便一句話都能點到關鍵."

只是下一刻,蘇秀秀又忍不住蔫蔫的,陳姨娘的鬼魂早跟著陳桂娘走了,這代表著這隱形的東西都不能利用了.

┗|‘O′|┛ 嗷~~,怎麼辦,怎麼辦.

對了,她記得,她到方家的時候,柳大人當時正在詢問陳姨娘的丫鬟,那丫鬟的神情看起來不自然,不僅如此,當時陳姨娘的鬼魂還在那個丫鬟身旁停留了一會.

那丫鬟做了什麼事情,值得陳姨娘的鬼魂停留?

蘇秀秀趕忙回衙門.

這一著急,一不小心就沖進衙門院子.

柳大人的屋子.

然後,柳大人在換衣服.

衣服……換了一半,這會清冷的目光正看著她.

蘇秀秀眨巴眨巴眼,又眨巴眨巴眼.

"你還想看多久?"

"哈,那個,好有緣哈,沒想到又和柳大人見面了."蘇秀秀弄死自己的心都有了:"那個,我還有點事情,我先告辭了."

蘇秀秀趕忙轉身溜走.

只是沒沖出幾步,結果又撞上一個人.

蘇秀秀咬牙切齒抬頭,便見劉能疑惑的看著她.

然後,眼看著劉能抬頭看向屋內,看到穿一半衣服的柳大人.

"啊,這個,沒想到大人您和蘇姑娘在這里辦正事,我這就離開,這就離開."

蘇秀秀瞬間整個凝固.

她已經感覺到,柳大人清冷的目光中刺出來的殺氣.

一刻鍾後.

柳大人衣著完整,目光清冷的看向蘇秀秀:"查到東西了?"

"咕~~(╯﹏╰)b."蘇秀秀眼珠子轉了轉,不敢回答沒有,擔心柳大人算之前誤闖的賬:"我查到了一些東西,只是還不那麼確認,再給我一米米時間就確定了."

蘇秀秀說話間,轉移話題:"大人,若是十年前有冤假錯案,現如今還能翻案嗎?"

柳大人抬眼,清冷的目光看著蘇秀秀,好一會開口:"自然,只要有證據,都能翻案."

"聽說十年前,有一位縣官陳大人在柳州府因為貪汙被抓了,最後還死了."蘇秀秀說著一頓,看向柳大人:"貪汙受賄,也會判死刑嗎?"

柳大人沒理蘇秀秀.

一旁的劉能倒是開口:"你說的是陳博,陳大人?"

蘇秀秀眼睛一亮,沒想到劉能竟然知道這個人,趕忙開口:"就是這個人,我今天聽人講故事,才知道柳州府曾經還有過這麼一個人."

"陳博會被判死刑不是因為貪汙受賄."

"那是因為什麼?"

"貪汙邊關將士的糧餉."

蘇秀秀瞪大眼睛.

"具體的我不清楚,似乎是十年前,朝廷運糧到邊關守將處,總是要在柳州城先停上一停,那一次,據說少了三分之一的糧食."

蘇秀秀傻眼:"那陳大人真的做了這樣的事情?"

劉能搖頭,顯然也不知道.

蘇秀秀糾結,忍不住看向柳大人.

柳大人動作一頓,終于開口:"十年前的案宗很模糊,或許是卷宗記載錯了,那陳博下獄的時間比糧食到的時間要早."

蘇秀秀心微微一縮:"柳大人,我可以查查這個案子嗎?"

柳大人依舊清冷:"你確定不去看看方府帶回來的人?還是說你已經放棄了?"

"方家的案子你若查的比衙役們慢,即便劉能幫你求情,本官也不會再讓你進衙門."

"┗|‘O′|┛ 嗷~~"蘇秀秀瞬間火急火燎:"大人想多了,我怎麼會放棄呢,我這就去繼續查案子."

蘇秀秀說話間,直接沖去找衙役們帶回來的方府下人.

這一著急,蘇秀秀也沒注意到,柳大人不僅沒有算她誤闖屋子的賬,還提醒了她查陳姨娘案子.

同一時間,柳州城門前.

陳桂娘最終從馬車上走下.

車夫疑惑開口:"姑娘,您確定不去封城了?車資您都付了."

"嗯,不去了,有個人說,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我不想忘記,所以想留在柳州府再試試."

上篇:第九章:陳桂娘的故事(求訂閱)     下篇:第十一章:讓人開口說實話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