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 第六十四章:十年前的英靈  
   
第六十四章:十年前的英靈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公堂上,柳大人清冷的掃視公堂之下跪著的人,只聽驚堂木一響,柳大人清冷的聲音也在公堂之上響起.

"方敬堂,你可知罪?"方敬堂卻是方老爺的名字.

"小的不知."出乎意料,都已經扯破臉皮了,可到得公堂之上,方敬堂卻是拒不認罪.

蘇秀秀請大夫給那撞了頭的女子看診後,回到大堂,便看到這一幕,卻是忍不住無語,完全沒想到方老爺的臉皮竟如此厚.

只是仔細一想,卻又了然.

之前和柳大人撕破臉皮,那是私下,如今是公審,對方這麼拒不承認,恐怕是想在公審否定一切,來個翻盤.

想到這里,蘇秀秀看著方老爺的眉頭皺起.

柳大人卻是依舊滿臉清冷,絲毫不在乎方老爺的回答,幾乎是方敬堂回答後,立刻看向李根:"那李根你呢,你可知罪?"

"小的知罪."李根直接承認.

"你犯何罪?"

"犯殺人之罪."

"你殺了誰?"

"方氏."

"為何要殺方氏?"

"為了報仇."

"什麼仇?"

"殺父殺母之仇."不等李根回答,衙門堂外突然一個有些蒼老的聲音響起,竟是替堂上的李根回話.

李根回頭,看到來人,手攥緊.

蘇秀秀看到來人,忍不住微微一愣,因為突然出現開口的是張老瘸,蘇秀秀隨即看向柳大人,發現柳大人老神在在,便明白,這張老瘸應該是柳大人早就准備好的.

張老瘸這次卻不像上次見她們時,又是驚慌,又是說話顛三倒四,只是看著柳大人有些激動:"柳大人,小的今日來此是來呈冤的."

"你有何冤,可慢慢說來."

"不是我有冤,而是十年前被問斬的陳博陳大人有冤."張老瘸說著看向方老爺.

而方老爺被張老瘸這麼一看,臉色微微變化,眼睛忍不住看向公堂上另外一處,隨即低頭.

蘇秀秀注意到方老爺的眼神,不由順著方老爺的眼神看去,卻見方老爺看的竟是李文書.

蘇秀秀眉頭微微皺起,李文書似乎察覺蘇秀秀看自己,竟還對著蘇秀秀微微點頭示意,蘇秀秀只得也微微點頭以示回應.

只是眼中卻是疑惑不減.

"哦?"柳大人看向張老瘸.

張老瘸卻是沒有停頓繼續開口:"這件事情也和根兒報父母之仇有關."

張老瘸微微一頓,詳細說十年前的事情:"十年前季家軍同蠻族交戰,往年都好好的,誰知天有不測風云,十年前那年,柳州大災,這本來和蠻族交戰無關,可誰想,方府不知道搭上什麼樣的關系,竟將軍糧給偷偷運走了,如此一來,軍中無糧,又遇交戰,為了保衛國土,慘烈可想而知."

張老瘸想到當年的事情,老淚縱橫:"其實往年也有軍糧被克扣的事情,只是那年特別多,季將軍發現這件事情,便讓小的出來調查,並且處理這件事情."

張老瘸抹去老淚,一點一滴的說著十年前的事情.

原來十年前,張老瘸發現方府莫名多了一批糧食,還發現方府和一些運糧官有關,便細查,發現軍糧被方府拿走了,而往年,自然也有這樣的情況,方府和運糧官合作以極低的價格,買下軍糧,如此兩方賺取銀兩.

邊疆戰事凶險,卻還有人侵吞軍糧,這樣的事情,如何忍的了.

張老瘸作為看過戰爭慘烈,看過自家兄弟為了家國百姓犧牲的戰士無法忍受,偏偏邊疆戰事又吃緊,這樣的事情即便回去稟報季將軍,此刻也騰不出手來處理這件事情.

而張老瘸看到柳州當地縣令陳博陳大人人品不錯,便將證據整理,跑到衙門伸冤,以期陳博陳大人處理這件事情,讓季家軍在邊疆作戰,好無後顧之憂.

"既然如此,你為何後來又倒戈相向,反倒誣陷陳博陳大人貪汙軍糧呢?"蘇秀秀聽著張老瘸的話,也顧不得公堂之上,沒有柳大人開口,其它人不得插嘴的事情,終于忍不住對著張老瘸詢問.

想想陳家姑娘的慘烈,一路想要伸冤,卻伸冤無望,最終母女三人,兩死一毀容,而一切源頭卻都在此.

"我對不住陳大人!"張老瘸的眼睛通紅,老淚凝在眼中,方府不敢回想當年的事情,又不得不回想:"查證這件事情,一開始都好好的,方府老爺也被捉拿,可突然有一天,我得到一個消息."

"什麼消息?"

"季將軍戰敗,五千將士只剩五百殘兵."張老瘸手握成拳,一字一句的開口:"幾乎在這同時,有人拿這五百將士的性命威脅我."

張老瘸的眼睛已經模糊,握成拳的手微微顫抖,是激動,也是恨急:"他們說,若我不倒戈對付陳大人,我這些兄弟,就會全部死去."

"我自然不信,只是我沒倒戈,第二日便送來一條胳膊,我一眼認出那條胳膊."張老瘸死死咬著牙:"那胳膊上有傷,是我這老兄弟為了救我的性命,才受的,就算化成灰我也認得."

張老瘸痛苦的閉上眼睛,仿佛不想回憶過去,可這過去卻是必須回憶的:"我想繼續堅持的,可他們說,今日是我這老兄弟的胳膊,明天就可能是我其它兄弟的其它部位."

"他們是為國抗戰的英雄啊,卻要被人這樣當成案板上的肉,說下手就下手,為國受傷,卻被國中人士如此殘害."張老瘸說不下去:"我最終妥協了."

"你可知道,做假證也是重罪,特別是害人亡命的假證,這也是害人性命了,說不定會要你命償."柳大人清冷的聲音在公堂上響起.

張老瘸卻是快速睜開眼:"老朽不怕這個,老朽就怕活那麼久,這些事情沒法說,沒人聽,沒人知道季家軍的冤屈."

蘇秀秀聽著手也忍不住攥緊,想要詢問後續,又突然想到李根妹妹撞死前說的話,方府將五百人當做飼料喂養的事情,心不知道為什麼下意識一涼,就不想問,也不敢問了,怕得到什麼和自己猜想的答案一樣的答案.

而這個問題,柳大人卻替她問出:"即使如此,又和今日的案子有何關系?"

張老瘸顫抖:"十年前,我按照那些人說的去做,可那些人,卻沒有說話算數."

-------

卡文,非常卡,不好意思哈,昨天的章節,早上才更.

上篇:第六十三章:開堂公審     下篇:第六十五章:亡者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