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 第六十五章:亡者的故事  
   
第六十五章:亡者的故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蘇秀秀忍不住呼吸一緊.

張老瘸沒有停頓:"他們為了貪汙軍糧的真相不外露,將季家軍所有傷兵騙到一處,全做了活飼料."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即便心中早就猜測的蘇秀秀,也是心口冰涼.

五六十歲的張老瘸在大堂之上哭的像個孩子:"他們撒謊了啊,我對不起季家軍,我也對不起陳博陳大人啊."

大堂之上,一陣靜默.

好一會,柳大人清冷的聲音才再次響起:"這些傷兵被騙到了哪里?"

"被騙到了方府別院,我是後來才知道,那是方府專門飼養動物的別院."張老瘸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我不知道他們怎麼被騙到那地方去,我只知道,去了的人,沒有一個活著出來."

"他們沒有死在蠻族的戰場上,卻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

一絲悲壯,一絲心痛,無數痛恨.

所有人的目光落到方府老爺方敬堂身上.

方敬堂顯然很緊張,面上卻裝腔作勢,一臉無奈模樣:"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若我真的對季家軍傷兵做了這樣的事情,我為何留你性命,讓你活著透露這些東西."

所有圍觀的百姓看向張老瘸.

張老瘸臉上悲痛,卻依舊打起精神:"你讓我活著,不是因為你好心,是因為陳博陳大人的女兒和繼室."

蘇秀秀會努力插手這個案子,便是因為陳姨娘和陳桂娘,如今終于聽到人提及,忍不住抬頭看向張老瘸.

而旁人卻是好奇的看向張老瘸,顯然沒想到,會聽到其它人.

只見張老瘸滿臉歉疚:"好多事情,老朽都說不出口,覺得提及,都汙了陳博大人家中的繼室和兩個女兒."

"當年我找到陳博大人狀告方府貪汙軍糧,大人接案,而我又為了季家軍傷兵,反了原本的供詞,汙蔑了陳博大人,也因為這樣,陳伯大人的繼室和女兒為了救她們的丈夫和父親,被方府趁虛而入,讓她們為了救人,委身了當時見了她們就心懷不軌的方老爺."

"她們以為這樣,就能救回陳博大人."張老瘸一字一句的說著:"她們不知道啊,不知道陳博大人是他們的頂罪羔羊,這些人無論她們做什麼,都不會放過陳博大人的,因為陳博大人被救回來,這些人說不得都會抓出來."

蘇秀秀想到陳桂娘同自己說的故事時的模樣,眼睛忍不住眨了眨,水汽凝的太多,已經模糊她的視線.

張老瘸卻沒有停止說話,他哀痛的不能自己,卻一句句緩緩說著過去的事情:"方老爺需要個人存在,讓陳博大人的妻女對此事抱有希望,而我這個翻了供詞,就將陳大人打入地獄之人,就是方敬堂給陳大人妻女的希望."

"要不是因為我一直在,陳大人的妻女也不會進入方府成為方敬堂的妾侍,都是我的錯,這都是我造的孽啊,因為我造的孽,如今害的她們也都丟了性命!"張老瘸說到最後嚎啕大哭:"老天爺,你不長眼啊,為何不早早懲罰惡毒之人."

圍觀的百姓聽著這如泣如訴的話,一個個也都紅了眼睛,看向方府老爺瞬間充滿了恨意.

"你胡說,你說陳大人的妻女委身于我,證據在哪里?"不得不說方敬堂說話是厲害的,每一句都是切中要害,只這一句,就讓不知情的人產生疑惑和懷疑.

張老瘸不禁停頓,他沒有更多的證據,證明這一點.

方敬堂面露喜色:"你沒有證據吧!沒有證據說這些又有什麼用,我想柳大人不會只是聽人隨便說兩句話就判人罪才是."

說到最後,方敬堂得意的看向柳大人.

"我有證據證明這一點."就在這時,一旁一直靜立的蘇秀秀突然開口.

方敬堂眉頭瞬間皺起.

蘇秀秀直接取出當初陳桂娘交給自己的信,遞上公堂:"這是我查陳姨娘死的案子時,從陳姨娘身上找到的東西."

蘇秀秀說話間想起陳桂娘將這東西交給自己時的狀態,輕聲開口:"可能陳姨娘即便因為無法繼續忍受委身敵人的痛苦,也無法不留下一絲證明曾經過往的東西,以及心心念念想要做到,卻怎麼也改變不了的事情.于是用紙筆,道出自己的身份,寫出親身父親的事情留下來."

方敬堂臉色不禁難看,卻很快開口:"只是一封信,也可以偽造……"

"陳姨娘的丫鬟還活著,她總認得自己主子的字."蘇秀秀冷聲開口.

"一個小丫鬟懂什麼!"方敬堂反駁.

"陳姨娘喜歡寫東西,府上住的地方還留下一些書字,大人可以對比一下."蘇秀秀將信遞上去後,又微微一頓:"除此之外,我還查了陳姨娘和李姨娘出嫁的府邸,從那戶人家的鄰居處知道,這兩戶人家並沒有女兒,按照查探結果的時間來看,幾乎是陳大人的妻女消失,這兩家就多了兩個姑娘,然後沒多久,便入了方府."

蘇秀秀說著看向方敬堂:"若是方老爺還想狡辯,我也可以請大人讓證人入大堂為此事作證."

"宣證人."柳大人直接開口.

方敬堂手終于握緊:"即便我真娶了陳博大人的妻女又如何,她們也是自願的,這能說明什麼,這不能說明我就陷害過陳縣令."

方敬堂的話一出,全場嘩然.

"是啊,她們自願的."蘇秀秀往日松快的臉上露出淡淡的悲痛,這是替陳氏姐妹悲痛:"她們付出了一切,卻救不了自己的父親,傷痛無比,可這總不能成為結果,然後就這麼消失在這柳州城的曆史河流中,所以她們繼續委身方老爺,為找出證明方府做過孽的證據留在敵人身邊."

所有人都緊緊的看著說話的蘇秀秀,等著蘇秀秀說後面的事情,只有方府老爺臉色越發的難看.

蘇秀秀卻不管這一點,只是繼續說查出來的事情,以及對脈絡的猜測,繼續張老瘸的故事:"陳夫人化身李姨娘,陳家女兒化身陳姨娘,兩人十年如一日的麻痹方府老爺,偷偷找證明方府作孽的證據."

"終于……李姨娘在書房找到了兩本用唐詩封著的賬本."蘇秀秀掃視所有人緩緩的說著.

劉能被蘇秀秀掃過來的視線,看得心中不禁一緊,下意識詢問:"然後呢?"

上篇:第六十四章:十年前的英靈     下篇:第六十六章:激將法就得這麼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