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 第七章:失蹤的劉老板  
   
第七章:失蹤的劉老板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那客人一直占著一個位置卻沒點東西,有人想要坐那位置,結果一言不合差一點就打起來了呢."店小二看著蘇秀秀開口:"我會記得,實在也是因為那客人臉色不知道為什麼臉色不是很好."

"可記得那客人和誰一同來的?"蘇秀秀快速詢問.

店小二眼睛亮起來:"我想起來了,他之所以沒點東西,就是因為約好見面的人一直沒來,後來和人快要吵起來,也是因為占著別人吃飯的桌子,又不點東西,就和人起了沖突."

蘇秀秀眉頭皺起:"那最後呢,可有人來同他見面?"

"兩位客人打起來後影響生意,我們就只能拉架,拉完,就勸兩位客官離開了,我記得到結束的時候,也沒有什麼人過來找那位顧客."店小二說著不禁搖頭:"那位長的高大的客官也是厲害,和新來的客官打起來,竟是將新來的客官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如果不是我們拉著,那新來的客官說不得要被打個半死哦."

"對了,姑娘,您詢問這個人做什麼,可是對方犯了什麼案子?"店小二好奇的看著蘇秀秀詢問.

蘇秀秀也不隱瞞:"我問的這個人死了,就在昨夜死的."

店小二瞬間臉色都變了:"啊,死了!這……怎麼死的,說起來昨天那被打的客官臨走時就揚言會報複的,不會是那位被打的客官做的吧!"

蘇秀秀眉頭一挑:"那被打的客官的身份你可知道?"

店小二遲疑,沒有立刻開口.

蘇秀秀心中一動:"若是你知道還是說的好,若真的是一言不合就殺人的人,保不齊你哪天得罪了對方,對方就來要了你的性命還沒人知道."

店小二瞬間緊張起來:"我確實知道點,但不是知道這個被打的客官的身份,而是知道和那被打客官一起來的那位客官的身份,和那被打客官一起來的是城西綠云布莊的劉老板,是慶春樓的常客."

說完,店小二還低聲開口:"捕快姑娘可不要說是我說的啊."

"哦了,放心."蘇秀秀笑眯眯的揮手,便向外走.

店小二卻不禁呆了呆:"哦了?哦了是什麼意思?"

同時詢問的還有跟著蘇秀秀的蘇小弟.

蘇秀秀不由吐吐舌頭,一不小心就吐出現代的口頭禪,也是憂傷的事情,不過見蘇小弟眼巴巴的看著自己,還是解釋了一遍意思,一時間忍不住慶幸,還好跟著她的鬼魂是八歲的蘇小弟,若是一個成人,她的身份恐怕早就露餡了.

蘇小弟卻是滿臉的新奇,新奇了一會便對著蘇秀秀詢問:"姐,我們現在要去哪里呢?"

"當然是去城西的綠云布莊,雖然我覺得那被打的人是凶手的可能性不大,但還是要去看看,當然,順便也好再問一個問題."

蘇小弟瞬間好奇:"姐,你要去問什麼問題?"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蘇秀秀低聲開口.

而路人看到蘇秀秀自言自語,都不自覺地離蘇秀秀遠一些,如此一來,前面的道路空空的,蘇秀秀很快就到得城西街道.

只是到了城西街道,便見一群百姓圍在一家關了的鋪子門前,一路走下來,卻不見綠云布莊在哪里.

不得已,蘇秀秀只好拉人詢問.

"姑娘,你是要找綠云布莊啊?"被詢問的老人家看著蘇秀秀重複問題.

蘇秀秀趕忙點頭.

"你要找的布莊就是那邊許多人圍著的,已經關了門的鋪子."老人家認真仔細的回答.

蘇秀秀卻不禁一愣,這關掉的鋪子上並沒有寫鋪子的名字,既然能是慶春樓的老主顧,店鋪生意應該不錯,好歹也應該寫著名字,在這個地方一眼明了才是:"老人家,這綠云布莊這是怎麼了?"

"哎,還能怎麼了,也是造孽哦,昨日這綠云布莊的老板帶著遠來投奔的表兄弟去慶春樓吃飯,誰想就遇到個凶神惡煞的,將他的表兄弟打了,本以為不嚴重,誰想回來之後,狀況嚴重了,不得已就出去請大夫看診了,可誰想,大夫請回來後,這劉老板說是有點事情,又出門了,然後一出門到現在都沒回來."

"老板都不見了,這綠云布莊也不是大的布莊,平日里都是要劉老板盯著的,如今哪里還能開起來."老人家倒也不隱瞞.

"就是這樣,也不至于關個門這麼多人過來圍著才是."蘇秀秀開口.

"綠云布莊生意很好,一般都要提前定布才能買到自己心儀的布匹,而這些布也必須劉老板自己親自去取回來才成,今日劉老板不在,自然沒有人能去取布."老人家說著微微一頓:"這麼多人圍著,顯然都是已經下了定金,定時來取布的."

老人家這一說,旁邊的路人不由插嘴開口:"你說這劉老板離開,是不是去找那打他表弟的人報仇拿醫藥費去了."

說完這個猜測,這路人眼中露出害怕來:"若真是這樣,會不會凶多吉少啊,畢竟那人能將劉老板的表弟打成這樣,這得打架多厲害才能做到,聽說看完劉老板表弟的大夫說,劉老板的表弟這半個月都要躺在床上了."

老人家聽人這麼一說,也遲疑起來:"這劉老板人挺好,事情也明白,照理說不會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吧."

"誰說呢,畢竟是自己的表弟被自己帶出去,然後就被打成這樣,說不定一口熱血就上來了.要不然怎麼這會都不出現呢."

蘇秀秀卻是忍不住皺眉,沒想到到這里找人,反倒發現一個人口失蹤的事情.

不過張屠戶都死了,這劉老板自然不會是去找張屠戶了,所以也不需要擔心劉老板再出什麼事情,反倒是劉老板的表弟,受了那麼重的傷,顯然不可能去找人報仇.

"姐,你說,會不會是這個劉老板害了張屠戶,然後跑了啊?"蘇小弟不由詢問.

"不會,劉老板都幫不了自己的表弟,說明文弱,又怎麼可能制得住張屠戶."蘇秀秀低聲開口.

"可不是說張屠戶是被人下了藥後,才被害的嗎?"蘇小弟疑惑的看著蘇秀秀.

"這就更證明張屠戶不是劉老板殺的了,能夠讓張屠戶毫無防備的喝下蒙汗藥的只可能是熟人.而且,劉老板見自己表弟被打傷,就殺人,這作案動機也不足,又不是他的表弟被人殺了,即便是被人殺了,也只有最親近的人會動這樣報仇的念頭."

這麼對著蘇小弟解釋完,蘇秀秀轉頭對著一旁說著話的老人家再次詢問:"老人家,您可知道現如今,那劉老板的表弟在哪里?"

上篇:第六章:吃得起慶春樓的屠戶     下篇:第八章:嚴謹的厲捕快也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