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 第三十五章:九年前的局  
   
第三十五章:九年前的局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解圓被提上來時,臉色有些白,解小胖已經不能稱之為解小胖了.

人還真是奇怪的動物,在煎熬折磨之下,短短一兩日內,身體竟會急速發生變化,明顯的變得瘦削.

蘇秀秀看著這樣的解小胖琢磨著要不要下次弄點心塞的事情減肥,想到可以讓嚴師爺知道自己弄壞風水局的事情,瞬間打了個激靈.

趕忙乖巧的在柳大人身後站好.

柳大人可是將弄壞風水局的事情替她擔了,柳大人果然是最好的,她以後一定要和柳大人保持距離,好好的乖巧的跟著柳大人.

並不知道蘇秀秀想法的柳大人清冷的看著堂下的解圓:"堂下所跪何人?"

"小的解圓."解圓開口.

蘇秀秀的注意力回到堂下跪著的人.

"你可知罪?"

"小的知罪,是小的殺害了張屠戶和耿老四."解圓低頭開口.

"哦,但是今日有人投案自首,說是對方殺的人."柳大人說話間,吩咐人將解圓的父親提了上來.

解圓看到自己的父親瞬間,手微微攥緊.

解圓顯然長相大部分遺傳自自己的父親,幾乎這個人一上大堂,所有人便能感覺到這兩個人的血緣親情.

解圓的父親開口:"大人,耿老四和張屠戶是我殺的,因為這兩個人看到我死而複生,就想威脅我,汙蔑我十年前做了什麼事情,想害我不能在柳州府繼續好好生活,我煩了,便將人殺了."

解圓看向自己的父親,聽到自己的父親的話,最終低下頭,沒人看得清解圓的表情.

蘇秀秀看到解圓的這個表情不禁有些奇怪.

柳大人卻是再次開口:"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既然你沒什麼問題,為什麼就被人懷疑了,到最後就要人性命了."

柳大人說著微微一頓:"鑒于解圓認罪在先,若是你這里沒有真正的證據證明這一點,只能說明你故意出來替解圓冒名頂罪,只能以此論罪,至于解圓,還是只能判斬立決.畢竟--殺人償命!"

蘇秀秀瞪大眼睛.

解圓的父親也不禁瞬間抬頭:"大人,您怎可如此,人明明是我殺的,你不信的話,可以將張屠戶的妻子張氏提上來,她也能證明這一點,當我要殺她的時候,是解圓救了她."

"這又如何,或許是你想以此將你兒子的罪責給頂替了,特地在張氏面前演的一場戲."柳大人看著解圓的父親清冷的開口.

解圓的父親瞳孔瞬間縮起,眼底迸發出恨意:"大人,您就要這麼汙蔑一個沒有罪責的人嗎?"

"你十年前為何會"死",又為何會變成假死."柳大人微微一頓:"據我所知,和當時的縣令查陳縣令的案子有關,你查到了什麼?"

"為何你突然死了之後,那查案的縣令便被判了罪,最後死在牢中?"柳大人對著解圓的父親一句一句的開口詢問:"耿老四和張屠戶威脅到你,讓你煩躁,最後殺人的事情,可是于此有關."

蘇秀秀聽到這些眉頭不禁皺起,只是看到解圓父親變化的臉色,以及忍不住攥緊的手,卻是立刻判定,眼下的事情被柳大人說重了.

眼下的案子,說不得會牽扯出另外一個案子.

解圓的父親最終低下頭:"大人您想多了,我九年前就是查案子的時候意外落水,最後順水飄了很遠,所有人看我失蹤了,就以為我死了而已."

"既然如此,你就沒有殺害耿老四和張屠戶的動機了."柳大人清冷的看向解圓:"解圓判你秋後斬立決,你可服氣."

蘇秀秀突然聽到柳大人這般開口,心忍不住微微縮了一下,雖然感覺柳大人做這個事情是有目的的,但是抵不住柳大人清冷的面龐看不清情緒,那模樣,分明是解圓認了也是無所謂啊.

說不得這麼繼續下去,解圓就是死罪啊.

解圓看向自己的父親,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亦或者是發著什麼詢問,最終對著柳大人點頭:"小的服氣,小的罪有應得."

解圓的父親瞬間抬頭:"人明明不是你殺的,你罪有應得個屁!你小的時候我怎麼教你的,沒事是福,萬事躲著點,我教你的道理都喂狗了嗎?"

"恩,喂狗了,在張捕快出了事情後,喂狗了."解圓開口,說話間,看向柳大人:"大人,我已認罪."

解圓的父親聽到張捕快出事這幾個字,臉上明顯一僵.

蘇秀秀眉頭瞬間皺起,方府的案子里,唯一不清楚的案子可就是張三的事情.

方老爺明明已經債多不愁,可偏偏設計張三被害的事情上,卻完全不承認自己動的手.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對方沒必要為這麼一點東西扯謊,而現在解圓突然間又提及這個事情……

張三和眼前的事情有什麼關系嗎?

就在蘇秀秀猜想之際,柳大人已經再次開口:"既然如此,那便定罪吧."

"慢著!"解圓的父親忍不住開口.

柳大人清冷的目光看向解圓的父親.

解圓的父親手再次攥緊,深吸一口氣後最終開口:"大人您猜的沒錯,我當年突然假死,和當時的縣令大人入獄有關,縣令之所以入獄便是我害的,為此我隱姓埋名九年才回來,為的就是看看我的兒子,可誰想,偏偏就遇到了張屠戶,張屠戶還認出了我,還察覺了其中的問題,于是威脅我,和我要銀子."

解圓的父親說到這里,不知道是說出來後放松下來,還是其他的原因,攥緊的手放松:"我給了他銀子,沒想到他貪得無厭,一次比一次要的多,不然就要將我回來的事情報官!"

"我恨急了."解圓的父親說到這里咬牙切齒:"我還沒和我孩子好好交流呢,就被人如此威脅,我就一不做二不休的,殺了他!"

"耿老四也是,自以為抓到了我的命脈,害怕我要他性命,竟然把我的線索透露給別人,以此威脅我,讓我趕緊離開,不要他性命,不過是個混混,竟也敢威脅我,我自然直接要了他的性命!"解圓的父親一字一句開口,甚至是將如何要了耿老四的細節都說出來:"他威脅我的時候,我就故作害怕,最終同意了,然後商量著給他更多的好處,對方果然開心了,而我就這麼走近耿老四,突然握住對方的喉嚨."

"耿老四被我下了毒,毫無反抗的被我掐斷脖子."解圓的父親陰冷的說完.

柳大人毫不在乎的點頭:"你說的倒是詳細,只是越詳細,越像在隱藏什麼,讓我猜猜你想隱藏說明如何?"

柳大人說著突然微微一頓,仿佛不經意的開口:"我查了曆年案宗,九年前的案宗記錄著一件事情,那就是九年前的柳州府縣令和十年前的陳縣令類似,都是因為貪汙被定罪,而之所以查出九年前這縣令貪汙,還是因為那位縣令派出去查探事情的捕快行蹤被透露,丟掉性命引起的."

解圓的父親瞳孔瞬間一縮.

蘇秀秀則是目瞪口呆,完全沒想到自己查了那麼多,都沒查到的相關東西,柳大人竟是早就查清楚了,知道的比她深多了,恐怕是她在查案的時候,根本沒停下查案的腳步.

當然,更沒想到,衙門里的曆年卷宗竟有這麼多有用的信息,而柳大人看了都能記得.

柳大人卻沒注意到蘇秀秀已經略微帶崇拜的眼神,只是看著解圓繼續開口:"既然你沒事,那就說明那個事情是個局,如此一來,是否可以說明,你清楚這個局的一切,你之所以隱瞞,就是為了掩藏其中的一切線索."

"現在,你可否給我說說,當年的這個局究竟是誰設給那位縣令設的呢?"

上篇:第三十四章:殺手是哪里來的     下篇:第三十五章:張三被害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