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 第三十七章:背後的人  
   
第三十七章:背後的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這背後的人究竟是誰?"柳大人看著解圓的父親直接問最中心的問題.

"我也不知道."

解圓父親的回答卻是讓所有人都不禁一愣.

"我只知道,這些人的管理非常嚴謹,除此之外,我們這些人被那些人控制的猶如在軍隊,每日都是按照戰場上的官兵的方式管理的."

蘇秀秀的眉頭不禁皺起,只覺得這個回答已經將她繞糊塗了:"既然你都不知道,為什麼你會知道那些人被解圓查了線索已經不耐煩了?"

"我說我不知道,只是我不知道背後最終的人究竟是誰!"

解圓父親開口:"我原本以為控制我們的人就是這背後的黑手,可在那里這麼多年,我發現如果單單只是我們這一群人,並不足夠一直控制著柳州府."

解圓父親答應了要回答,倒是不再隱瞞,一五一十的開口:"除此之外,也是因為管我們的人一直在換,反倒是當初我跟蹤過的那兩個商人,似乎不比管我們的人地位低."

"你是說,這兩個商人和管你的人都是隸屬于某個人的?你看到的只有底下的一線線索?"蘇秀秀順著解圓父親的回答開口.

解圓父親點頭:"我懷疑那是一個龐然大物,是能將柳州府推垮的龐然大物."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我們藏匿的地方,我查看過,我們藏匿的地方必定會被柳州邊關的軍隊發現,可我們藏匿了十年,卻沒有任何人發現我們."

蘇秀秀的神情不由變得認真,不過這個事情也沒什麼可疑惑的,陳大人的案子點點滴滴都證明和軍隊有關,如今這一點,只是更論證這一點.

同時說明,那關聯的人身份說不得也不低而已.

"那管你們的人是什麼人,而被管的都是些什麼人?"蘇秀秀看著解圓的父親認真的詢問.

"對方的身份我並不清楚,但是所有人都管管理我們的人叫鷹,是不是換人,都是同一個稱呼."解圓父親說到這里,似乎有些緊張起來.

而這個消息卻是透露,掌控著他們的人,其實也有在換人,而鷹是代號,一直沒換過:"被管的人呢?"

"所有人都不允許透露自己的身份,但是我有在那里見到,我有見到陳博陳大人成為柳州城縣令前的那一個指認上官貪汙,最後一起判刑死去的縣令."

蘇秀秀聽到這個話,忍不住瞪大眼睛.

這還真不是小案子啊.

蘇秀秀不由湊近柳大人.

紫氣那麼牛逼的柳大人難不成就是為了這個事情到邊關來的?

蘇秀秀覺得自己猜測到了什麼真相.

柳大人以為蘇秀秀害怕,難得看了一眼蘇秀秀,以示安慰.

而劉能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有眼力的將那些普通差役都遣退.

而聽到自己父親說的東西的解圓,眼睛也忍不住睜大,顯然沒想到這背後牽扯這麼大,難怪自己的父親一出現,第一件事情就不讓他們繼續查這個事情.

而解圓的父親說完這些忍不住再次勸說:"你們真的不要再繼續碰觸這個案子了,會死人的,已經有好多人因為這個死了."

解圓的父親說到這些,臉上是難掩的驚恐.

這和之前的狀況已經有些不同,幾乎是反射性的驚恐.

柳大人看了一眼蘇秀秀,待得看到蘇秀秀只是滿臉好奇,沒有害怕的狀態,才繼續看向解圓的父親:"你還知道什麼,都告訴我們."

"我無意中聽到,有人說柳州府四大家族的心太大了,既然大了,那就丟棄吧."解圓的父親低聲一點一點的說道:"然後,然後李府就不行了."

"這麼想起來,我或許也是棄子,對我可能也是棄子,本來張屠戶是不知道我的身份的,畢竟十年沒見,我也隱藏了身份,還喬裝打扮了,可突然,張屠戶就認得我了!"

解圓父親說的東西有些亂,大約是太慌了,後面說的是越發的沒頭沒腦,讓在場的人都忍不住有些疑惑了:"解老捕快,你能再說的清楚一些嗎?"

"對,就是這樣,只有這個可能,張屠戶才會認出我,然後耿老四又認出我,不然,他們認不出我的,如果不認出我,我也就不用擔心暴露將他們都殺了.他們就喜歡這麼一點點將人逼急了,自己亂竄,最後進對方的圈子里."解圓的父親說到最後仿佛沒有聽到他們的詢問.

解圓完全愣住.

蘇秀秀忍不住看向柳大人,柳大人卻是從椅子上站起快速走近解圓的父親.

蘇秀秀這才注意到解圓父親的眼神已經不太對勁.

"我真的不想殺張屠戶,也不想殺耿老四,張三,師傅對不起你,我只是被逼急了,我勸過你們了,我已經勸過你們了."

柳大人摁住解圓的父親,解圓的父親似乎被這麼一摁,有那麼一瞬間清新.

蘇秀秀看著解圓的父親卻是眼睛瞪大,在剛看到解圓的父親,她就看過解圓父親的面相,只是那個時候還不是這樣的,現在卻是將死之相.

這究竟是出什麼事情了.

柳大人卻是立刻看向劉能:"劉能,立刻將楊仵作叫來,解老捕快中毒了."

劉能才反應過來,快速離開.

解圓卻是傻眼了,顯然沒想到自己的父親怎麼突然就出事了.

"怎麼會突然中毒?"蘇秀秀眉頭忍不住皺起,快速湊近柳大人看向解圓的父親,而這片刻,不知道柳大人做了什麼,解圓的父親似乎有些反應過來了.

"我這是怎麼了?"解圓的父親開口,說完不等自己細想繼續開口:"管我們的地方很嚴格,我發現他們知道解圓在查這個事情,要對解圓出手,便逃出來了,沒想到運氣竟不錯,好多人都逃不出來的地方,竟逃出來了."

蘇秀秀想著解圓父親之前不正常說的話,心往下沉.

"這些年禁錮你們的地方在哪?"柳大人快速開口.

"白林山."解圓的父親這片刻似乎感覺到什麼,沒有多說,直接回答地名,回答完,解圓的父親臉色快速慘白下去.

柳大人瞳孔微微一縮:"那兩個商人呢?究竟是誰?"

"我只知道姓蘇的商人叫什麼."解圓的父親說到這里,一口血突然噴出來.

"姓蘇的商人叫什麼?"蘇秀秀也感覺到解圓父親馬上油盡燈枯的狀態,不由趕忙繼續問.

"蘇……蘇敬堂."

上篇:第三十六章: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下篇:第三十八章:蘇敬堂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