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 第五章:村中秘聞  
   
第五章:村中秘聞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蘇秀秀看向劉能,便見劉能帶來一個摳摳搜搜的少年,少年一見蘇秀秀看向自己,馬上低下頭.

劉能卻是看著柳大人繼續開口:"詢問了幾個村民,所有人都說死者損壞解老婆婆家神龕的是陳二狗,也就是這個少年."

少年聽到劉能提及自己的名字,手和手只差沒打結在一起:"我……我確實,我確實聽解奶奶說有人到她屋中打破了她的神龕,還說是一個穿黑衣服的小厮,然後……然後村子里就死人了,我沒說謊."

少年從頭到尾說話發顫,頭卻是一下都沒有抬起過,只讓人看到他低垂的腦袋:"我知道的,我都說了,大人,我能回去了嗎?我……我母親身體不適,這會,這會還需要我照顧呢."

少年說到母親的時候,終于抬頭看了一眼柳大人,即便如此,也只是看柳大人的衣擺,連柳大人的下巴都沒對上.

蘇秀秀微微皺眉,忍不住看一眼少年,少年衣著雖然不是很好,卻很是乾淨,面目在陰影下,卻是有些看不清,只是手糾結的太厲害了,兩只手打結了一會,又開始在衣服上糾結.

柳大人的聲音這個時候響起:"你是什麼時候,什麼地方聽到解婆婆說的這個話的?"

"午時三刻,不……不對,是未時一刻."少年開口:"我路過解婆婆的家門口,便見解婆婆皺著眉頭,念念叨叨的說,她說,怎麼就把神龕打破了呢,弄壞神龕的人都會出事的,她大兒子以前出事,就是弄壞了神龕."

"別的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了,您們讓我走吧,我母親還等著我照顧,她……生病了."少年一心一意想要快速離開.

柳大人只是清冷的看著少年:"你母親生了什麼病?"

少年瞬間抬頭,又瞬間低頭.

蘇秀秀卻是在這片刻看到少年臉上的驚慌.

蘇秀秀眉頭皺起.

少年深吸一口氣:"大人,我也不清楚是什麼病,只知道我母親一直不舒服,如今只能躺在床上,家中的事情都需要我操辦,窮人家沒有銀子看不起病,讓大人見笑了,大人想要知道的可都問完了."

少年很急切,每句話都不離離開回家.

柳大人清冷的看了看少年,卻是點頭示意對方離開.

少年瞬間向自己的住所快速跑去.

蘇秀秀卻是注意到少年的家離解婆婆的家距離不近,隔了好一段路程.

"大人,這少年看起來不太對勁,說的話,也有些奇怪."蘇秀秀想了想,湊到柳大人身邊開口:"家中既然有病人,離開一刻似乎都不行,又怎麼會有時間離開家,遇上解婆婆,還和村子里那麼多人提及在解婆婆家遇到的情況呢?"

就在這個時候,差役將他們請來給解婆婆看診的大夫帶了過來.

柳大人看向劉能:"立刻將大夫帶去解婆婆處看診."說話間微微一頓:"順便派人跟著剛剛說話的少年,同時讓來給解婆婆看診的大夫看診完後,去少年家中,看看對方母親具體得了什麼病."

劉能快速點頭,去辦這件事情.

蘇秀秀聽到這安排忍不住舒一口氣,想到衙門里的事情,眼下的案子,處處的危機,蘇秀秀一時也輕松不起來,忍不住對著柳大人開口:"大人,接下來我們做什麼呢?"

"逛村子."柳大人看了一眼蘇秀秀.

"誒?"現在是查案的時候,該問的線索都問了,仵作也看完了尸體,這會不該趕緊回去處理大牢里差役的事情嗎,畢竟他們剛查差役的事情,這邊的事情立刻爆發了,時機太湊巧了.

而且解老捕快曾提及,他在的組織放棄了李府和方府才讓衙門查出李府和方府的事情.

解老捕快的出現,張屠戶的案子出現也是巧,總叫人忍不住多懷疑幾分,在這樣的時候,不回去立刻查探下毒害解老捕快的人,在這里逛村子?

"大人,雖然您人長的好看,看著也靠譜,只看臉就讓人信服,但咱們做事情還是要靠譜不是."

柳大人清冷的看著蘇秀秀.

蘇秀秀眨巴眨巴眼,我剛剛說了什麼,是不是又把心里話說了.

"你可以跟著去看解婆婆,或者回衙門."

熬,大人生氣了,這是要趕我離開了:"大人,我很堅定的以您的指導方向前行,你知道的,我每天不看你兩眼,身體就渾身不舒服……"

熬,我又說了什麼:"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覺得大人您英明神武,跟在您身邊能學到很多東西,雖然最優秀的還是長的好……"

說完,蘇秀秀又想哭,眼看著柳大人已經走遠.

蘇秀秀趕忙跟上,以前師傅總誇她這張嘴厲害,說實話能把人氣死,嚶嚶嚶,她現在也覺得自己嘴巴厲害了,確實能把自己害死.

蘇秀秀卻沒看到,前行的柳大人嘴角微微彎起,又快速恢複平時的狀況.

幾乎很快,柳大人便帶著蘇秀秀到了村莊中,便見村莊中許多人都偷偷看柳大人,蘇秀秀倒是沒覺得什麼,畢竟他們的身份在這里,柳大人又長的好看.

只是很快,聽到這些人的議論,蘇秀秀眉頭便忍不住皺起.

"又有神龕被毀了,這次不知道又要死幾個人."

"作孽哦,鬼神可不能得罪哦,不知道這任知縣會怎麼樣,以前有一次查這樣的事情,連那查案的知縣都丟了性命."

"大人."蘇秀秀忍不住看向柳大人面相.

大多數富貴,面向特殊的人,越不好預測未來,她看不出柳大人最近有血光之災,可越是這樣,越忍不住擔憂:"大人,不然你先回衙門,我留在這里繼續查案子?"

反正她也愁著回不了現代,還能見鬼,想來不怕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萬一因為這里的狀況,毀了大人的顏就壞了."

柳大人嘴角抽了抽,不理蘇秀秀.

蘇秀秀湊近柳大人.

柳大人無奈:"若真有這樣的事情,我更想查清楚這個案子,看看到底是什麼作祟,連查案的人都會沒命."柳大人說到最後聲音清冷:"更何況,這世上沒有邪祟作祟,人作祟的可能性更大也說不定."

蘇秀秀卻沒發現柳大人比以前更能忍耐自己了,瞬間顛顛拽緊柳大人的衣袖:"放心,大人,我能看到鬼,真出問題,我保護你."

柳大人清冷的眼神看向蘇秀秀拽緊的自己的衣袖,清冷的臉上漸漸柔和.

蘇秀秀見柳大人掃向自己拽住對方衣袖的手,趕忙將手抽回,放棄偷偷揩油的行為,尷尬的笑:"這個,這個我這是為了保護大人,絕不是揩油."

柳大人:"……"

蘇秀秀趕忙跑進村子.

柳大人卻是繼續看著自己被蘇秀秀拽緊,右手的袖子,眼看蘇秀秀走遠,不會回頭,左手不經意拂了拂右手衣袖.

辦完事情的劉能突然從旁邊的路上沖了出來,見柳大人的動作,忍不住開口:"大人,您摸右衣袖做什麼,是什麼東西沾在衣服上了嗎?要我給您拍拍嗎?"

柳大人耳根瞬間發紅,清冷的眼神下意識看向快速前行的蘇秀秀,見蘇秀秀沒回頭才開口:"胡言亂語,我們什麼時候摸袖子了,給少年母親看病可看出什麼問題了?"

劉能瞬間嚴肅:"大人,病什麼的還沒看,但是查到另外一件事情,村民說,這少年與她母親是後搬到村子里的,除此之外,這少年的母親在來這里之前,據說也是常府用過的丫鬟,還有就是,據說以前村子里也有神龕被毀的事情,但都是這少年母親來這村子後發生的事情,幾乎是每次發生這樣的事情,就會莫名其妙的死人,只是以前都是病死的,唯獨這次不同,竟是淹死的!"

上篇:第四章:我知道死者的身份     下篇:第六章:柳州的縣令不值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