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 第七章:老村曾經死過的人  
   
第七章:老村曾經死過的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並沒有什麼縣令來這里查案過世,我妹年紀小,不清楚,就說錯了."直到劉能走到蘇秀秀跟前,少年才開口.

"難道所謂的縣令因為查神龕之事過世,一個小姑娘也能隨便杜撰記錯出來?"蘇秀秀卻不放過.

少年身側的手微微縮了縮,看向走到蘇秀秀身旁的劉能,最終開口:"姑娘若是不信,那我也沒辦法,我要回去看我母親了."

說話間,便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劉能看到這一幕,不禁疑惑的看向蘇秀秀.

蘇秀秀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少年的背影.

劉能搖搖頭,開口:"蘇姑娘,你剛剛怎麼說走的快,就走的快,一下子就不見了,柳大人見你不見了,特地讓我來找你."

蘇秀秀點頭:"大人可查到其它的東西?"

"我隨著大人走了一圈,遇到這村子里的人,說以前也出現過神龕被毀的事情,毀了神龕的人都意外過世了."劉能說到最後低聲將對柳大人說過的話,也對著蘇秀秀說了一遍.

蘇秀秀皺眉,神龕毀掉,會讓毀掉神龕的人受到厄運,最終病死,或意外死掉,這一切是從五年前開始:"這二狗和她母親也是五年前來這里的?"

劉能點頭.

蘇秀秀想了想,跟著少年進了少年的家.

少年的家可謂家徒四壁,說家徒四壁那都是好的,屋子的窗戶砂紙都壞了,顯然沒有錢補上,就這麼撲棱著透著風.

小女童看到蘇秀秀便對著蘇秀秀靦腆的笑了笑,順著女童向前看,便見一張硬硬的床,來看的大夫正坐在床邊,這會還沒有走.

屋子內有些昏暗,床上的女人看起來很單薄,即便是昏暗,也能看出臉色不自然的白,身體不自然的瘦弱.

幾乎同一時間,看診的大夫開口:"你這病情不是生病而是被人弄傷了,還死命干活,且這傷一直沒治耽擱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啊."

小女童聽到這話,眼圈瞬間紅了:"我們沒錢,我娘還能治好嗎?"

大夫聽到這問題,沉默了一會:"若是藥石都齊全,會好一點,少受一些苦,如今的話,這病人躺著恐怕都是承受著痛苦."

小女童不完全懂大夫的話,只是快步上前,將蘇秀秀給她的糖遞給自己的母親:"娘,我有糖,有糖您是不是就不疼一些,不受苦?"

大夫有些看不過去.

床上的夫人低著頭,點點頭,突然又咳咳咳的咳嗽起來,只是氣弱.

少年趕忙走到一旁將小女童扶到自己身邊:"二丫不擔心,娘會好的,一定會好的."

少年說到最後又自己重複了一遍,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也不信這一點.

一旁的大夫卻是忍不住搖搖頭.

少年走到大夫旁邊:"求您開藥,我會盡量給我母親買要需要的藥的."

婦人在床上張了張口,最終沒有多說.

大夫不忍心,還是給開了藥,只是趁著小女童和婦人不注意,對著少年又說了兩句話.

婦人和女童沒注意,蘇秀秀卻是看在眼里,也因此將這話聽在耳中,忍不住一震.

大夫說,婦人除了身上的病外,還有心病,婦人其實不想活了.

蘇秀秀看到少年整個人一滯,繼而又低下頭,仔細的整理藥單,看了又看後,鄭而重之的將藥單放到胸口的衣服內,然後才坐到婦人身邊認真的服侍婦人.

蘇秀秀本來還想說什麼,只是這會卻無法開口.

最終轉身向外走.

劉能看著蘇秀秀突然轉身,不由一臉茫然:"蘇姑娘,你怎麼一會往里面走,一會又往外走?"

"我樂意不行嗎?"蘇秀秀看了一眼屋內,快速開口.

劉能愣了愣.

蘇秀秀出來後,才對著劉能吐吐舌頭,做出抱歉的模樣.

劉能搖搖頭,跟著蘇秀秀向外走.

走出屋外,蘇秀秀才松一口氣,只是忍不住望著破敗的院子,看了一會後,轉身離開.

她能做的,也只是暫時不讓那婦人被打擾.

"劉大哥,柳大人現在在哪,我想去看看柳大人."蘇秀秀對著劉能開口.

劉能才反應過來:"剛剛正好走了和你相反的路,往村另外一個方向的小道走了,似乎是看到那小道上有人聊天,便過去看看了."

卻說柳大人在村口正聽著一個鄰村來此處換東西的小貨郎和村子里的人說話.

"你們這里的神龕又出問題了?"小貨郎一邊取出針線頭賣給村民,一邊對著村民熟稔的詢問.

"可不是,你這幾日還是不要來我們村了,上次神龕出事情,打碎神龕的人就病倒了,最後一病不起,說死就死了,除此之外,據說當時路過這里,在那戶人家要過水的貨郎,後來也出了事情."

"我知道,那貨郎是我親戚,就是因為對方過世了,我才接了這個活."說話間,小貨郎面上全是哀歎:"我那親戚年紀不大,這麼一走,可憐了一家老小."

"之前弄壞神龕病死的那人可不也是這樣,不過說到底也是那李二家的人不好."

"為什麼這麼說?"

村民左右看了看,明明看到了柳大人,還直接掃過去,以自以為低的聲音開口:"那李二家的平日里做了無數壞事,最壞的,就是想要占陳寡婦便宜,人家孤兒寡母都不容易,可他還下的了手,好在陳寡婦也是厲害的,狠狠的回手打了李二家的,但也因為這樣,李二家的將陳寡婦給推摔下小山坡,若不是陳寡婦命大,命說不得都撿不回來,那時候陳寡婦家兩個孩子年紀還小,真是造孽哦."

"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情,這確實是造孽."

"如今李二家的不野造孽不了了,說到底神龕靈驗,讓驚動了神靈的人,都得到應有的懲罰."村民說著搖頭:"如今又出了神靈的事情,你可要小心."村民將針線珍重的收起來,念念叨叨的開口,才將細碎的銅錢遞給小貨郎.

"好,聽你的,我賣完你這一樁,便回去."小貨郎說話間數了數銀子.

只是看村民走了,小貨郎竟是還沒走,又往村子里走.

柳大人看了一眼小貨郎,突然走近小貨郎:"你到這個村子里打算做什麼?"

"看看這次死的人和陳寡婦家有沒有關系--"小貨郎說完瞬間閉嘴.

上篇:第六章:柳州的縣令不值錢     下篇:第八章:真話不一定是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