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 第九章:讓人出乎意料的婦人  
   
第九章:讓人出乎意料的婦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窗沿灑下的自然光照得床上的婦人眉眼悲苦,瘦骨嶙峋的臉上眼睛大而無神.

婦人看到蘇秀秀明顯愣了愣,又忍不住咳嗽起來.

蘇秀秀趕忙尋摸了一下屋子里的東西,找出茶碗,倒上水,遞給婦人.

婦人看了看,最終低聲說了聲謝謝.

這是一個內向的婦人.

和她的女兒完全不同,和她的兒子風格也不一樣.

微微抿了茶水後,沒有遞給蘇秀秀,而是艱難的想要自己爬起來將碗送出去.

蘇秀秀趕忙將茶碗接過,扶婦人靠到床上.

"麻煩姑娘了,姑娘是?"婦人舒了口氣,才低聲開口:"之前似乎看到姑娘在我兒在的時候,來過."

蘇秀秀將茶碗擱置好:"大娘好記性,我確實來過,見您在看診便沒有打擾."

說話間,見婦人不太舒服,便替婦人調整了一下背上靠的枕頭.

婦人呆了呆:"謝謝."

蘇秀秀搖頭:"沒事,都是隨手的事情,倒是你的身體不好,不如不動的好."說話間掃向屋子內:"我剛剛遇到你女兒,你女兒說回來陪你,怎麼又不在了呢."

婦人表情微微滯了滯:"二狗不喜歡丫頭總跟在我旁邊."微微一頓:"我有時候迷糊,愛念念叨叨說胡話."

說完,婦人仿佛覺得說錯話,又開口:"我也不需要人陪著,安安靜靜的在這屋子里呆著挺好."

蘇秀秀好看的眉頭若有所思的微微蹙起:"屋子里太安靜對身體不好,想取個東西,也沒人幫忙,總是不方便."

"我倒是喜歡這樣,清清靜靜,仿佛以往的日子,都沒有變化."婦人望著前方不知道想起什麼.

蘇秀秀看了看婦人:"大娘以前的日子是什麼樣的?"

"以前的日子也辛苦,但能照顧二狗和丫頭,孩子們都乖巧開心,日子很好."婦人見蘇秀秀願意聽,終于打開一些話匣子.

蘇秀秀聽著這話,忍不住沉默了一會,開口:"現在雖然身體不好了,孩子不還是和過去一樣嗎?"

婦人微微一滯:"是啊,一樣.都孝順,都乖巧.丫頭雖然小小的,分外懂事."

蘇秀秀看在眼中,眉頭皺的更緊,婦人的表現,和她想的有些出路:"您的兒子不好嗎?"

婦人瞬間搖頭:"怎麼會,他很好,是我不好."

說完,又諾諾開口:"我兒很好的,姑娘你也不錯,這屋子呆久了不舒服,姑娘若閑著沒事可以到村子里逛逛."

婦人對上蘇秀秀的眼睛有些不自然:"陪著老身挺無趣,村子雖然小,卻可以逛逛."

"陳大娘不知道村子里出事了嗎?"

婦人一顫:"出事?"

"有人死了,打壞了神龕,說是被神明懲罰,就死了."蘇秀秀看著婦人:"那人死的很慘."

婦人的臉色一瞬間似乎更白了.

不過婦人本來就病的一臉蒼白,再細看,卻是看不出來.

"村子里的神明總是靈驗."婦人半響開口.

蘇秀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突然開口:"陳大娘可知道我是什麼人,怎麼到這村子的?"

婦人眼中略茫然.

蘇秀秀找了個凳子,坐到婦人身旁:"我叫蘇秀秀,是衙門里的捕快,特地來查這神明殺人案的."

屋內靜了靜.

良久,婦人開口:"姑娘查案,來老身這里做什麼?咳,咳,咳!"

蘇秀秀起身又給婦人倒了一碗水,遞給婦人:"就是過來看看,說起來,我們會知道這個案子是神明殺人,因為神龕被毀出的事情,還是因為大娘您的兒子."

本來下意識接水的婦人手直接一個哆嗦,若不是蘇秀秀注意著茶碗恐怕就要直接倒到床上.

蘇秀秀趕忙扶住碗:"在被打壞家中神龕的陳婆婆昏迷前,只對你兒子提過這件事情,你兒子將此幾乎告訴了全村."

婦人瞬間松口氣,繼而趕忙查看床和被褥.

蘇秀秀看著婦人.

婦人查完被褥看到蘇秀秀的目光,露出靦腆:"家里就兩床被子,這被子晚上我和丫頭還要用,若是濕了,丫頭就要受凍了."

蘇秀秀點頭:"那還好沒倒上,還喝水嗎?"

"還是不喝了."

蘇秀秀將水放下:"我看你剛才聽到神龕被打算臉色都變了,你似乎對神龕的事情很在意."

"這,這自然是在意的,這不是以前也因為這樣的事情死過人嗎."婦人快速回答.

"可我感覺大娘你更在乎的是這件事情扯上你兒子."

婦人一滯:"姑娘說笑了."

"哦?"

"神之懲罰分外嚴厲,早些時候,有個貨郎只是和毀壞神龕的人稍微接觸據說都沒了,我總是要擔心我兒安危的,知道村子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自然不希望我兒和壞了神龕的人扯上關系."婦人魂不守舍的小聲說著:"姑娘也趕緊離開村子吧,我雖然不知道人是怎麼死的,但是肯定是神明殺人,沒什麼值得查的."

蘇秀秀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婦人.

婦人忍不住低下頭.

蘇秀秀最終點頭,也不多說,掃視屋中的情況,開口:"你這屋中好是乾淨整齊."

婦人蒼白的臉上瞬間露出一絲笑容:"我兒子打掃的."

婦人說完,臉上的笑容突然又干了干.

蘇秀秀面露吃驚:"那真是勤勞能干,我看這屋里看著一絲不染."

"是,他特別喜歡乾淨."婦人的目光變得柔和,只是說完,面上怔怔的,好一會,喃喃的開口:"忍受不了一點不乾淨."

"既然忍受不了,就將不乾淨的清掃掉不就是了?"

婦人瞬間抬頭看向蘇秀秀,神情很奇怪,還很慌.

蘇秀秀眉頭皺的更緊,這婦人的反應真的太奇怪了,幾乎所有的反應,都不在她預料,想到劉能提過,這村子里出現神明殺人的事情似乎是這婦人帶著孩子過來生活後的事情,終于開口:"我聽你女兒說,你曾經對她說過,除了在這村子外,似乎有別的地方也發生過砸壞神龕,然後出人命的事情."

婦人臉色大變,想要開口辯駁,卻說不出話來.

卻說另外一邊,賣貨郎被戳穿後,放棄隱瞞,將自己堂哥死後查到的東西,全都對柳大人說上一遍:"這村子里因為神龕其實死了兩個人,只是兩個人的死法實在不一樣,村子里的人都沒意識到."

"一個是打破神龕後病死的,而另一個,據說是聽誰說供著神龕有用,供奉了神龕,然後就逢了喜事,對著村子里的人大肆宣傳神龕的作用,可誰想開心太過,神龕被人打碎,結果大喜大落,死的."賣貨郎的神情奇怪,聲音壓低:"可事實上我查了,那開心太過死的人,以為的喜事根本就不存在,不知道是被誰騙了,竟然就信了.除此之外,我還查到,這兩個人,都和陳家寡婦有接觸."

"前一個有仇就不說了,後一個,似乎一直會對陳家寡婦小恩小惠."賣貨郎說著微微一頓:"死的兩個人都和陳家寡婦有關,所以聽到又死人了,就忍不住想看看,是不是還是很陳家寡婦有干系."

"大人,我真的是知道的,想的都說了,能讓我走了嗎?"

柳大人眉頭緊緊皺起,就在這個時候,劉能找了過來:"大人,可算找到你了,剛剛找到蘇姑娘,便見蘇姑娘將陳二狗又查了一遍,兩個人看著挺好玩,遠遠看著似乎對峙著,我走近那陳二狗便走了,于是我便帶蘇姑娘找大人您,誰想您又找不到了."

"蘇秀秀呢?"柳大人直接開口.

"她隨著我找您找了一半,突然想到一些事情,去陳家了."

"一個人?"

"一個人."

柳大人清冷的臉色微微變化.

而盯著婦人的蘇秀秀見婦人說不出話,對著婦人開口:"大娘,我相信小孩子不會說謊,你女兒既然提了別處發生過神明殺人之事,應該便是您提及過,更何況這還是正常的事情,您直接說就好,有什麼好隱瞞的呢."

蘇秀秀說話間,僅僅盯著婦人.

婦人滿臉慌張,一雙眼睛不住的掃視屋中,眼見快要開口.

"你聽錯了,沒有任何地方發生過我們村這樣的事情."少年的聲音突然在屋子門口響起:"神明殺人的事情,怎麼可能在我們村之外的地方發生過."

蘇秀秀瞬間回頭,便見少年在陰影之下大步走近,看不清表情,而對方說的話,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心理作用,竟覺得一字一頓,仿佛有特殊的節奏,讓她心忍不住瞬間提起,也讓她下意識後退一步,想要站到安全的距離.

上篇:第八章:真話不一定是事實     下篇:第十章:讓人哭笑不得的生死時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