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 第四章:錢多活少,史上最好工作  
   
第四章:錢多活少,史上最好工作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蘇秀秀聽到消息,趕忙隨著柳大人前往發現死者的地方.

到的地方的時候,楊仵作已經檢查完尸體:"死者是昨夜午時死的,只是放在這里這麼長時間竟然沒人發現,卻也是奇怪的事情."

"我們也沒想到我們這里竟然會這麼死了一個人,雪月樓一般都是晚上開張,白日里姑娘們都在睡覺,誰也不會太早起,我們能發現這個人死在這里,還是因為下午了,應該開始准備准備晚上開張的事宜了,誰想一打掃就看到了那麼大的塊頭的人躺在那里."就在楊仵作開口之際,旁邊青樓里的老鴇也對著問話的劉能開口:"我們還以為是哪位客官醉酒在這個地方睡了一晚上呢."

"一推,誰想救看到對方眼睛怒瞪,嘴角全是血,再看著肚子處,還插了一把刀."老鴇忍不住叨叨:"這得多厲害的人,才能對這麼大塊頭的人出手,讓這麼大塊頭的人都打不過,就這麼被人要了性命啊."

蘇秀秀雖然有些害怕,卻還是看向尸體,只是看完卻是忍不住有些失望.

尸體還是和以往發現的一樣,一旦死的過久,死掉之人本身沒有特別的執念,尸體便會早早的離體,不知道去了哪里.

說起來,像蘇小弟那樣,能一直跟著她的小鬼確實是少.

只是如今常三管家失蹤,蘇小弟也跟著不見.本還想看看這里能不能看到鬼魂,好找到一些蘇小弟的線索,到頭來卻是讓人忍不住有些失望.

這個時候,楊仵作還在同柳大人彙報尸體的狀況:"這死者的眼睛很有意思,瞳孔明顯瞪大,而這一般只有人在極度震驚的情況下,才會出現這樣瞪眼的狀況,所以我推測,這個人是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被熟人一擊斃命."

"也就是說,凶手是熟人作案."

蘇秀秀聽到這些湊近劉能:"劉大哥,可有查到這個死者的身份?"

"死者身份尚不明,按照昨晚接待的姑娘的說法,這人似乎是從外地行商到的柳州府,卻沒想到在柳州府這麼丟了性命."劉能將自己查到的線索對著蘇秀秀一一開口.

"既然是行商來的,必定不是一個人過來,你們立刻去查查,同死者一起來到柳州府的,還有什麼人?"柳大人直接開口下令.

"是,大人."劉能立刻應話.

蘇秀秀想了想,在這青樓里轉了一圈,死者的尸體被擱置在青樓廁所背後,不得不說,是一個不容易叫人發現的地方.

只是死者的塊頭這麼大,若是移動的話,怎麼也需要兩三個人才成,但如果兩三個人的話,怎麼也會弄出一些動靜,偏偏青樓里的人似乎都沒有發現什麼動靜.

蘇秀秀想了想,走向楊仵作:"楊仵作,這里可是犯罪第一現場?"

"我只能確定死亡時間,別的什麼都確定不了."楊仵作微微一頓:"不過,按照現場的狀態,尸體被移動過的可能性應該很小."

"謝謝楊仵作."蘇秀秀眼睛一亮,又查看青樓的各個地方,同時還見了一下昨天伺候死者的青樓姑娘.

"你說,要死到別的地方死啊,怎麼偏偏就在我接待了之後就死了,這樣的事情該多晦氣,我本來生意就不太好了,以後這開門對人的生意可怎麼做."濃妝豔抹的姑娘不開心的說著,對死者卻是很冷漠,竟然也不那麼害怕.

"我就說不要問豔芳了,人就只在乎生意,不會在乎死人的,你問她,也問不出來什麼東西."就在這姑娘說話的時候,旁邊一個年級略微小一點,也長的稍微好看一點點的女子插嘴.

蘇秀秀看了一眼對方:"那你可有什麼發現的?"

"發現沒有,昨夜的時候倒是聽到豔芳的客人出門的聲音,時間有點晚,具體的我也記不清了,不過不得不說,難怪豔芳的生意不好啊,晚上接了顧客後,自己睡死打呼嚕,這樣的姑娘,哪個客人願意找哦,說不得,以後連我們這雪月樓也呆不了了,只能去做個暗娼了."

這姑娘的話一落,兩個人瞬間扭作一團.

這青樓可真是有夠亂的.

倒是青樓老鴇,看到蘇秀秀就走不動道了:"姑娘,這年頭女子也能當捕快了?"

蘇秀秀點頭.

"月俸祿幾何?不多吧,要我說,捕快這行業沒有前途,你要不要考慮來我們雪月樓呆一呆,可以當個清倌,放心,只要賣個臉就好,什麼也不用做,就和人說個話聊個天,就能賺很多銀子,比你查案,拋頭露面要強多了."老鴇一臉笑臉的說著:"好多家道中落的大家小姐都是這麼做的,最後還能嫁個家室不錯的公子呢."

"怎麼樣,有沒有興趣?"

蘇秀秀目瞪口呆,原來古代也有這樣的獵頭高手,勸人高手啊.

見蘇秀秀目瞪口呆,老鴇更加來勁:"怎麼樣,是不是有興趣?可別錯過了這個機會."

"算了,我,我還是不做這個了."蘇秀秀趕忙開口:"這個職業太偉大,我勝任不了."

說話間,蘇秀秀卻是開口:"咱們這雪月樓開張多久了,可還有印象死者昨日是什麼時候來到這里的?接觸過什麼人?"

老鴇的熱切下降,卻還是開口:"若是你問別人,我或許還真沒什麼印象,這個人卻是有些印象的,對方塊頭太大,來了之後好多姑娘都嚇到,就怕輪到自己,吃不住,最後是豔芳接的."

"不過這個客人後面更有意思,只自己喝酒,別的什麼都沒有做呢,更沒有和旁的客人接觸,真不知道來這雪月樓是干什麼的,喝酒可以去酒樓啊."老鴇念念叨叨:"這樣也就不至于死在我們這里了,這傳出去,得多影響生意啊."

蘇秀秀點點頭,繼續四處逛,解圓頭看了一圈,沒發現什麼,不由對著蘇秀秀開口詢問:"蘇姑娘可有什麼發現?"

"發現也沒什麼發現,但是可以確定兩點."

"哦?"

"第一,這死者來雪月樓不是來喝花酒的,很可能是來見什麼人的."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對方來了之後沒有挑姑娘,而是隨便任著老鴇安排了,和姑娘坐下後,又大多數只是自己喝酒,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半夜自己離開了屋子."蘇秀秀開口.

"即便如此,也可能是去如廁啊,畢竟是死在廁所旁邊."厲捕頭忍不住開口.

"我問過楊仵作,死者的第一死亡現場,很可能就是發現他的地方,而那個地方是廁所的背面,真的要上廁所,卻需要一點時間,最關鍵的是,誰沒事半夜會去一個陰暗的廁所背面呢."蘇秀秀說著開口:"除非,這個人本來的目的就是這個地方,約好和某個人見面."

"只是,見什麼人,需要如此小心翼翼的見."

"難道是見常三?"

蘇秀秀皺眉,見常三何必如此小心呢,這個的可能性,感覺不會那麼大,只是如今也不好說,畢竟他們是查常三,才查到這個人的.

若是有人也在找常三,然後,查到這個人呢?

就在蘇秀秀想的時候,柳大人清冷的走了過來:"劉能已經將死者的身份查出來了,連同和這個人一起到柳州府行商的人也找到了."

上篇:第三章:蘇秀秀牌大忽悠     下篇:第五章:這麼漂亮,一定是男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