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 第七章:陳二姑娘終于開口  
   
第七章:陳二姑娘終于開口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屋內的陳二被蘇秀秀這一句話震住,好一會才抬頭:"這位姑娘,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明白."

蘇秀秀直接伸手往陳二胸前湊,陳二下意識的捂胸.

一旁的解圓目瞪口呆,好一會才咽了一口口水:"蘇姑娘,你這也太彪悍了,恐怕也就柳大人受得了你了."

蘇秀秀橫了解圓一眼,解圓反應過來,一旁不再說話.

蘇秀秀卻是看著陳二:"現在我們可以坐下談談,袁二爺究竟為了什麼到柳州府,這段時間又接觸了什麼人嗎?"

陳二發現蘇秀秀並沒有真的將手伸到她的胸口,臉上僵了僵,卻也沒辦法在開口說什麼.

蘇秀秀卻不放過:"或者,你也可以告訴我,你究竟和袁二爺是什麼關系."

陳二依舊不說話,只是戒備,又帶著點驚恐的目光看著蘇秀秀.

蘇秀秀不禁有些無奈,對方眼神中的害怕從她們之前第一次接觸就存在,她其實也十分好奇,只是對方一直沉默,處于拒絕狀態,她根本沒辦法從這些沉默和拒絕中得到有用可靠的信息.

眼看讓對方開口很簡單,蘇秀秀換了一個方式:"既然你不說,那我先介紹一下我自己吧,我是柳州府衙門唯一的女捕快,我叫蘇秀秀,特長是看相算命."

陳二抬眼看了一眼蘇秀秀,又低下頭.

"既然你無心聊袁二爺,也無心幫忙替袁二爺查出真凶,我們就不聊案子,聊聊算命如何?"

一旁的解圓瞬間想到前一個被蘇秀秀用算命差點把腿忽悠瘸了,還一下子將所有事情都倒豆子一般說出來,最後發現蘇秀秀是騙對方,絕望的攤在地上的常府小厮.

陳二依舊還是不說話.

蘇秀秀也不著急:"我就是有些同情袁二爺,一心一意的待你,你卻連為對方幫忙,查查對方究竟是怎麼死的都不肯."

陳二忍不住抬頭看蘇秀秀,眼中神色全部都是一句話,你根本什麼都不了解.

蘇秀秀不在意:"我想,你們來柳州府並非來做生意的,而是來找人的."

陳二眼露訝異:"你怎麼知道?"

蘇秀秀卻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拿起桌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因為,我們也在找人."

一旁的解圓差點沒開口,我們沒找人啊,卻還是硬生生的閉上了嘴.

陳二終于看向蘇秀秀:"你在找什麼人?"

"一個孩子."蘇秀秀沒有繼續多說,而是對著陳二詢問:"你呢,你來柳州府找什麼人呢?"

陳二又不再說話.

"你不說,我來猜猜好了."

陳二看向蘇秀秀.

"我猜是來找一個你以為死了,但卻意外發現對方沒死的人."蘇秀秀淡淡開口.

"你怎麼知道?"陳二說完,又皺眉:"你查問了小二,詢問了我們這些日子做的事情了,才知道的吧?"

"我還能說出更多的東西."蘇秀秀既不點頭也不搖頭.

"比如?"陳二好奇,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

"比如,你之所以什麼都不願意說,是因為你幫袁二爺查明真相,很可能就會讓你想要尋找的人無處安身!"

解圓聽到蘇秀秀的話,只覺得蘇秀秀又在忽悠人,詐人說實話,不想轉頭看陳二之時,陳二竟是驚恐的站起身.

蘇秀秀卻是更篤定:"你要找的這個人對你很重要,重要過了一個對你一心一意,百依百順的男子."

陳二手不禁握緊.

蘇秀秀仔細的觀察著對方的神色繼續:"你要找的人,是你的父親."

陳二的神情松了一些.

"看來我猜錯了,如此說來,那可能只有一個了,你的相公,不對,你的姻緣線還沒落實際,那就是和你定下過親事之人,原本應該是你未來的相公."蘇秀秀篤定的開口.

"你怎麼知道?"陳二終于又忍不住開口.

蘇秀秀笑眯眯的看著陳二:"因為我會算命,會看相啊,你確定,不說一說,聊一聊,就任著袁二爺這麼為了你,無辜的死去,你的良心能安?"

第二次被蘇秀秀問及良心能安,陳二終于受不住,眼睛一紅,眼淚落了下來:"我也不想的,只是,只是我也毫無頭緒."

蘇秀秀擅長占柳大人便宜,騙人,倒是對于一個姑娘在自己跟前掉眼淚卻是手足無措:"誒誒誒,你別哭啊,有話好好說,你別哭,你不哭我說不定就能幫上你的忙."

陳二被蘇秀秀手足無措的樣子弄的化哭為笑,繼而重新酸澀無比,抹了好一會眼淚,待得看到蘇秀秀遞給她一方手帕,緩了會,接過,才開口:"讓你看笑話了."

"有什麼笑話不笑話的,誰沒個傷心的時候,當初柳大人要趕我出衙門的時候,我也可傷心了,差點沒掉眼淚."蘇秀秀快速開口:"能說說你和袁二爺的關系,以及你要找的人嗎?"

陳二依舊猶豫.

蘇秀秀看了一眼解圓,繼而看向陳二:"你放心,今天從你口中出來,我們不再告訴其他人,保證不會影響到你想找的那個人."

陳二低頭:"我還是不能告訴你,我要找的是什麼人,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我和袁二爺的關系."

蘇秀秀點頭:"能告訴我這些也有用."

"袁二爺是我父親的手下,一直喜歡我,只是……只是我早了就定了親事."陳二低聲開口:"這一次,我也是迫不得已才麻煩袁二爺的,我爹根本不信那人還活著,也不許我出來找,可是,可是我聽到了這樣的消息,我怎麼能不找."

陳二說著終于忍不住哭了出來:"可我沒想到,沒想到會牽連到袁二爺到這個地方唄人害了性命的,若是早知道到了這邊會這麼長時間沒結果,還害了袁二爺的性命,我就不來了."

蘇秀秀能感覺到對方的難過,但是這會也沒辦法多說什麼:"我不問你要找的人是誰,但有一點好奇,你說你是聽到別人說,你想找的人還活著,我能知道你聽什麼人說的嗎?而袁二爺又憑借什麼繼續幫你找人的?"

"你們總是有憑借,才會到這里來找才是."蘇秀秀篤定的開口.

都說到了這個地步,陳二也沒有繼續隱瞞這一點,終于開口:"我是無意中進我父親的書房時,聽到別人和我父親的談話才知道的,對方說你女兒定親之人還活著,想要找的話,就到柳州府來."

陳二說到這里有些傷心:"我父親卻拒絕了,而對方被拒絕後,還是開口,說以後想找的話,可以到柳州城常府找李忠."

上篇:第六章:陳二姑娘,你好     下篇:第八章:李忠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