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 第三十八章:混在土匪中的將士  
   
第三十八章:混在土匪中的將士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到得甲字一號牢房,蘇秀秀便讓牢頭准備一間單獨的房間,之後便讓牢頭將鑰匙給自己,然後讓牢頭離開.

牢頭早就想離開了,只是礙于柳大人和蘇秀秀一直沒開口,才一直跟在旁邊.

實在不是他不想伺候柳大人,不想和柳大人打好關系啊,實在是,今天的柳大人太奇怪,他有招架不住啊,他實在是擔心柳大人今天根本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到這里會發現怒火.

倒是蘇秀秀並沒有發現牢頭的狀態,將牢頭打發走之後,才對著柳大人提及今日從小厮處得到的線索.

說完,才發現柳大人竟沒有太大的疑惑,一時間忍不住開口:"大人,難道您早就知道這件事情?"

"之前抓到清風寨的一干人的時候,特地查過清風寨,發現清風寨出現的時間很奇怪."柳大人開口.

"什麼意思?"蘇秀秀開口詢問.

"清風寨出現並打出名氣,和陳府出現,並且在柳州府展露頭角的時間差不多."柳大人開口:"並且,清風寨曾經打過最早在柳州府十分厲害的馬府的主意,而馬府曾和陳家家主有些過節,所以有些猜測過."

蘇秀秀目瞪口呆:"大人,您既然查到這些,怎麼不告訴我."

"柳州城越來越危險了,你既然是查袁三的死,便主查這件事情便好."柳大人看著蘇秀秀難得認真開口:"至于別的,若是查到什麼,就先和我說,不要妄自獨自一個人去查."

"大人,您是不是還查到別的東西了?"蘇秀秀忍不住開口.

柳大人這次卻是沒有再開口了,而是詢問:"你還查到什麼?"

"就和大人您說的一樣,那小厮說,清風寨背後的人是陳員外,而馬府便是清風寨洗劫的."蘇秀秀認真開口:"小厮還說,陳府便是靠著清風寨十多年前,洗劫馬府的銀子,才厲害起來的."

"十多年前洗劫馬府的銀子?"柳大人難得有些疑問.

蘇秀秀卻是對這疑問有點疑惑:"是啊,十多年前,清風寨洗劫馬府."

"我查到的是,清風寨雖然對馬府的貨物動過手,但並沒有成功."柳大人直接開口:"至于十多年前,馬府出了一件大事,至此在柳州城煙消云散."

"什麼事?"蘇秀秀快速開口詢問.

"有一天夜晚,馬府也不知道得罪了什麼人,竟被馬賊直接沖進府中,不但府中財務被洗劫一空,而且,馬府所有的人全都死光了,除了再外經商的馬三爺."柳大人開口.

蘇秀秀瞬間傻眼:"那小厮沒說這個,只說清風寨對付過馬府,還洗劫成功了,難道馬府滅門,就是清風寨出的手?而害死馬府一家的,就是陳員外?"

柳大人沒有說話,只是皺著眉頭思考.

蘇秀秀卻是忍不住為這樣的事情倒抽一口冷氣,這財富的原始積累究竟有多肮髒,這柳州城的四大家族,一個個的究竟都是怎麼走到現在這種狀況的,為什麼這麼多年,這些人都還好好的,如果柳大人不出現在柳州城,這些道德敗壞的人,會不會一直還好好的.

蘇秀秀看向柳大人:"大人,咱們可以現在就抓陳府的人嗎?"

"自然不能."柳大人開口:"得有證據,你不是說,就是過來找證據的嗎?"

蘇秀秀聽到柳大人的話,清醒過來:"是,我就是過來找直接證據的."

說話間,蘇秀秀便走向關著一群人的牢房,牢房里的人也有意思,顧是當土匪當慣了,看到蘇秀秀湊近,卻是立刻一群人開口:"喲,哪里來的貌美的小姑娘,可惜我們都進牢里了,若是過去的話,我們一准將你抓回去當壓寨夫人."

"哎,想當年我們清風寨混的多好啊,如今怎麼就這麼散了,散了後,竟然還被衙門一鍋端了."牢里的人有些不甘,忍不住嘮叨著他們最不甘的事情:"若是當初清風寨不解散,說不定,我們現在還是在吃香的喝辣的,怎麼會想到跟著常三,從他身上撈錢,不干這樣的事情,我們也不至于是現在的下場啊."

蘇秀秀卻是看著牢里的人開口:"你們之中,誰是馬東風?"

蘇秀秀這麼一開口,牢房內安靜了一下,一時間互相看了一眼,最終一個矮個的竟是站起身:"我是馬東風."

蘇秀秀看向對方,眉頭卻是不禁一皺,開口的人臉上沒有麻子,那小厮說過,馬東風臉上長滿了麻子的,她只是問這個人而已,這些人為什麼這麼攔著.

一時間直接開口:"你不是馬東風,你這麼對妨礙人公務,說不得會被下令懲罰."

"好了,別鬧了,我是馬東風,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就在別的犯人還想說什麼的時候,一直靠在一個角落的一個黑臉漢子終于開口.

漢子看蘇秀秀的眼睛冷冷的.

蘇秀秀的心卻是忍不住一驚悸,這個人的面相殺過人,殺過的人也不少,土匪雖然也打家劫舍,但是再打家劫舍,也感覺不會像眼前這個人一樣,因為這個人的面相,殺人絕對是上百上千的,這……這真不是隨便的一個山匪能做到的.

蘇秀秀忍不住打量了這馬東風好一會.

柳大人見蘇秀秀一時間沒說話,清冷的眉頭不由微微蹙起:"蘇秀秀,怎麼了?"

"沒,沒什麼.大人."蘇秀秀立刻開口,只是開口後,又忍不住看向柳大人低聲開口:"大人,您相信看面相嗎?"

柳大人不由想起蘇秀秀最早看到他時,看他面相說的那些話:"別人看的不相信,你說的,我信."

蘇秀秀臉瞬間一紅.

嗷嗷嗷,她們家好看的大人,以前明明只會清冷的,現在怎麼都會說情話了,究竟是誰教的,好喜歡聽這麼辦,簡直萌壞了.

柳大人看到蘇秀秀紅紅的臉蛋,清冷的臉上卻是滿臉疑惑,為什麼說了一句真話,蘇秀秀就變了樣,直接說話,蘇秀秀卻沒像平常一樣湊到他旁邊占便宜,難道這句話里有什麼奇怪的東西.

以聰明才智尊稱的柳大人,一時間有些疑惑,不過到底是繼續審問比較重要:"蘇秀秀,你問這個問題是想說什麼."

蘇秀秀這才從自己暖暖的海洋中反應過來,趕忙開口:"柳大人,這個馬東風的面相很奇怪,不像山匪頭子,我感覺更像將士."

雖然小說里總說山匪會殺多少多少人什麼的,但事實上,現實生活中,山匪可殺不了這麼多人,特別是在一個小城,真的不斷的這麼殺人,豈不是成了殺人魔王,如此一來將商人都嚇走了,這些山匪還怎麼弄更多的銀子.

特別是山匪更多的是良民換了身份當的,那就更不可能殺那麼多人了.

而在蘇秀秀心中,也只有邊關將士連年和敵軍作戰,才能不斷的殺人,慢慢累積到這個程度.

在蘇秀秀說這樣的話時,牢中的馬東風耳朵突然動了一下,也在這動了之後,才真正抬眼看向蘇秀秀:"你是什麼人,找我做什麼?"

上篇:第三十七章:人生何處不相逢     下篇:第三十九章:不是所有莽夫腦子都有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