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妃要上天:廢柴風水師 第五十章:楊二牛臉色大變  
   
第五十章:楊二牛臉色大變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耿夫人雖然厲害,但最後還是吐露了一些消息.

這個消息便是,耿中離開之前曾經對耿夫人說過,若是有一天楊二牛到他家中說出事了,耿夫人便要去一趟陳員外府上,也不需要特別做什麼事情,只要去一趟就可以.

蘇秀秀眉頭皺起,雖然覺得耿夫人給的東西太少了,里面說不得有什麼隱瞞,但是這會也無法細究.

只能讓人繼續盯著耿夫人.

同時等厲捕頭查探回來,和耿夫人的口供對應,是否屬實.

倒是耿夫人也不知道是處于什麼心思,在蘇秀秀離開之前提了一句:"那天楊二牛來時有點奇怪,還從我家拿走了一件耿中的衣裳,蘇姑娘如果要查我家那口子,說不定楊二牛知道,可別再來嚇唬我了,我不禁嚇."

蘇秀秀皺眉,點了點頭.

琢磨著楊二牛說不定知道耿中在哪里,不然為何要拿耿中的衣服.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一天的時間看似很長,實際很短,幾乎很快天便黑了.

厲捕頭查完陳府得到的消息也就那麼一點,耿夫人確實只是去陳府轉了一圈便回來,並沒有做其它事情.

如此一來,只能繼續審問楊二牛,看看能不能套出話來,找到凶手了.

這麼一想,蘇秀秀便趕忙回大牢,幾乎是剛到大牢,牢頭便迎了上來:"蘇姑娘,柳大人剛剛派人送了一樣東西過來."

蘇秀秀不由疑惑,什麼東西還要這會送過來.

卻是讓牢頭將人帶過來,這送東西的人蘇秀秀見過,曾經在柳大人附近出現過,就是不曾說過話,來人遞給蘇秀秀一件衣服:"這是我們到楊二牛家中搜查時,找到的東西,大人讓我送給您,說應該對您有用."

蘇秀秀滿臉疑惑,衣服能有什麼用,卻還是上前將衣服打開,這一打開,牢頭就而不住一聲咦.

蘇秀秀再仔細一看,才發現竟是一件牢里差役的衣服,還是一件染血的差役衣裳.

"你是說,這是從楊家找到的?"蘇秀秀不禁開口詢問.

來人迅速點頭.

蘇秀秀雖然不知道柳大人為何查到這楊二牛,心中卻是一動:"謝謝將這東西送過來,現在我有點事情要處理,就不送你了."

說話間,蘇秀秀看向牢頭:"牢頭,要麻煩你拿著衣服和我一起走一趟了,我們一起去一趟關楊二牛的牢房."

牢頭聽到蘇秀秀的話,顯然也想到了什麼,快速的將衣裳取來跟著蘇秀秀到關押楊二牛的牢房.

楊二牛很安靜.

這短短時間卻是看到一些疲憊和蕭條,原本眼睛中的機靈此刻有點霧蒙蒙的,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楊二牛,你可有什麼想交代的?"蘇秀秀沒有提及染血的衣服,進關押楊二牛的地方,看了看楊二牛,卻是看著楊二牛詢問.

一旁的牢頭不由疑惑,卻也不打擾.

蘇秀秀只是看著楊二牛.

楊二牛被這麼一問,卻是低頭:"小的不知道有什麼可以交代的,小的也不知道蘇姑娘為何獨獨將我關起來,小的一向奉公守法."

蘇秀秀點點頭:"既然你一直這麼說,那我便來問問你問題."

"你在我審問犯人死者的時候,為何突然跑去你遠方表哥耿中家中."蘇秀秀緊緊盯著楊二牛.

楊二牛聽到這個話,整個人似乎突然散掉了一些,好一會才開口:"我偷懶去看看我嫂子,看看她在家中情況可好,這也不成嗎?"

"雖然是值班之際,可這點到親戚家走一圈,也就一盞茶的時間,應該不會刻意管吧."

蘇秀秀點點頭:"理由很充分,確實不會刻意管,可耿中失蹤了,不僅失蹤了,還和常三有關,常三又和幾樁凶殺案有關,大牢里的犯人突然提供和這些事情有關的線索,你就去耿中家,你覺得這個事情,是不是應該管."

楊二牛嘴巴微微咬緊.

"我也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我只是想知道,你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然去耿中家,究竟想做什麼?"蘇秀秀看著楊二牛開口.

"就是去看看嫂子家有什麼需要幫助的沒有."楊二牛卻是死咬著這一個原因.

蘇秀秀不置可否的點頭:"既然你一定要這麼說,那我這里給你說說我查到的另外一件事情吧."

蘇秀秀微微一頓:"我在查耿夫人的時候無意中查到另外一個消息,這個消息便是耿中在失蹤前,曾經交代耿夫人做一件事情,如果你到耿府的話,就去一趟陳員外府上,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就是去轉一轉."

"你覺得這個事情是怎麼回事呢?"蘇秀秀看向楊二牛.

楊二牛的眼珠子不由的轉動:"這我怎麼知道."

蘇秀秀點點頭:"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我只是覺得,任何正常人看到這樣的事情,都會覺得兩者之間應該是有一定的關聯的."

"我就隨便猜一猜,耿中或許也和你提及過什麼,比如說,讓你看看犯人中有人若是有關于陳員外的消息的,便立刻去一趟他家."蘇秀秀盯著楊二牛的眼睛,一絲動靜都不放過.

楊二牛臉上的表情瞬間變換,雖然恢複的快,但還是被蘇秀秀抓到.

蘇秀秀若有所思,卻沒繼續糾纏這個問題,只是開口說另外一件事情:"若是你暫時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咱們可以不繼續,咱們可以做點別的事情."

楊二牛一直被蘇秀秀不斷變換的問題繞的頭有些暈,終于忍不住開口:"蘇捕快想要我做什麼?我如今都被關起來了,也只能配合你了,只是你這樣公報私仇,若是讓上面的大人知道了,恐怕不一定好,即便是柳大人對您寬容,柳大人上面還有更大的官存在."

"哦?楊差役,你這話若有所指,能給我說說具體的意思嗎?"蘇秀秀直接抓住這個問題.

楊二牛說完便後悔了,最終低頭.

蘇秀秀也不逼迫:"既然你不說,那咱們還是繼續做另外一件事情吧."

"蘇姑娘想我做什麼事情?"

"也不是什麼難的事情,我就是想楊差役你試一件衣裳."蘇秀秀不緊不慢的開口,可這說話的節奏卻是讓人聽著忍不住跟著緊張.

楊二牛聽到這個話,眉頭不禁皺起:"試衣服做什麼?這大牢之中,蘇捕快你一個女子還想對我做什麼不成?我一個男子倒是不怕的,只是蘇姑娘你……"

"放肆!"跟著蘇姑娘的牢頭直接忍不住呵斥.

蘇秀秀依舊笑眯眯,這種調戲在現代也就是小兒科,對別的小姑娘或許有用,對她,那是一點用沒有,她可是上手摸過柳大人的人.

咳咳咳,蘇秀秀趕忙收住思緒,看向楊二牛:"這麼著急做什麼,先聽我說,事實上,我們剛剛找到一件差役的衣裳,聽聞牢中差役的衣裳也是量身定做的,而差役們身量都不同,我想看看這衣裳,是不是你的."

說話間,蘇秀秀看向牢頭.

牢頭將染血的差役衣服拿到楊二牛面前.

蘇秀秀適時開口:"這是從你家中找到的,據我所知,你在犯人出事的當日,曾去耿中家取了一件過去耿中的衣服."

楊二牛臉色瞬間大變.

上篇:第四十九章:耿中夫人露出的馬腳     下篇:第五十一章:楊二牛,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