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二十二章 跟皇上的愛稱  
   
第二十二章 跟皇上的愛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吃完飯出來,太陽已經快要下山,孫曉曦在不知不覺之中已經出了宮一天,想想自己也是時候該回宮了,正想跟廉梓晨道別之際,只聽廉梓晨開口說:"侄媳婦還不急著回去吧?如果不急著回去,本王可以帶你去看看今晚市集里舉行的花燈會."

"花燈會?"孫曉曦眼前一亮,什麼"是時候應該要回家"的想法完全被拋諸了腦後,伸手揪著廉梓晨的衣袖點頭就喊:"要去要去,花燈會這麼熱鬧的地方,我一定要去!"

聽到孫曉曦那興奮的喊聲,小寺連忙拽住自家皇妃的手腕,微笑著壓低聲音一字一句的提醒,"皇妃,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們也是時候該回家了啊!"

孫曉曦當然不願意,楚楚可憐的賣萌,道:"哎喲小寺,你就不要這麼掃興啊,既然狗皇帝把出宮的手諭給了我,那就表示他同意我出來玩啊,既然是這樣,那我們就應該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玩才對!"

"可是,皇妃……"

"不要可是了,反正我說什麼都不會現在就回去的了,你想回宮你就自己先回去好了!"孫曉曦打斷了小寺的話,轉身跟廉梓晨一起並肩走遠了.

廉梓晨垂眸看了身側的人兒一眼,腦海里浮現出她剛才跟小寺的對話,她居然喊廉靖為狗皇帝?

"侄媳婦,你覺得本王的侄子是一個狗皇帝?"他語調平緩的問,讓人聽不出他其中的心思.

孫曉曦一驚,意識到自己在廉梓晨的面前說了他侄子廉靖的壞話,她連忙補救道:"皇叔,我絕對沒有侮辱皇上的意思!狗皇帝這個稱謂……呃……其實是我和皇上之間的一個愛稱!"

聽到這艱難的解釋,廉梓晨的嘴角不禁揚起了一抹淺笑,頓住腳步看向眼前的她,問:"這麼蹩腳的解釋,你覺得本王會相信?"

"說,你為什麼要稱廉靖為'狗皇帝’?你覺得他沒有資格當皇帝?"

"呃……"孫曉曦皺了皺眉,搖了搖頭之後,她老實回答,"其實,我喊皇上'狗皇帝’只是因為他這個人對我特別壞,我的本意就是罵罵他出出氣而已,至于他有沒有資格當皇帝,並不是由我一個人說了算的."

"哦?那依你之見,你覺得應該由誰說了算?"那個躺在陵墓里的先皇嗎?誰當皇帝由他說了算,所以他才會按照自己的執意將皇位傳給廉靖?!

"依我說嘛……"孫曉曦摸了摸下巴,嘴角一勾,她睜著那雙明亮清澈的大眼對上廉梓晨那雙陰郁深沉的眼眸,道:"誰能對百姓好,誰就有資格當皇帝."

"所謂君主臣民這個排序只是一個幌子罷了,一國之君說到底就是為百姓服務的存在."

廉梓晨蹙起俊眉,他還是第一次聽這麼荒唐的理由,百姓以君主為天,什麼時候這兩者之間還反過來了?

"簡直就是謬論!"他一揮袖,有點生氣的開口.

孫曉曦不明所以,他無端端的為什麼要跟她發脾氣啊?她有說錯什麼了嗎?

"這那里是謬論了?你想一想啊,這個世界上是不是百姓比君臣多?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了百姓只剩下君主,那麼君主的高貴從那里體現出來?還有,沒有了普通的百姓,莊稼誰種?牛羊誰牧?沒有人去做那些低賤無比的活,我們高貴的皇帝吃什麼?用什麼?相反的,如果這些東西都由皇帝親手去做,那皇帝和百姓又有什麼區別?

"對,一國之君是一個國家的領袖,是權利的象征,但維持這種權利的人,說到底就是最普通的百姓."

孫曉曦的話堵得廉梓晨一句話也反駁不了,他眉頭緊皺的跟她對視,心里不知不覺之中居然對眼前這個嬌小的女子有一種莫名的敬佩感.

她剛剛說的那些話,他以前一直都沒有考慮過,更沒有想過自己與普通的蟻民沒有太大的區別,被她這麼一提醒,他倒是明白了一些事情.

"真是想不到你這麼一個小小的後妃居然也能有這般見解."他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棕黑的眼珠如鷹一般犀利的盯著她,話鋒一轉,他問:"那如果有一天,廉靖他不能好好待這百姓,你覺得他的下場是什麼?"

孫曉曦抿著唇瓣,澄澈的眼到底掠過一絲疑惑,良久,她笑了笑,故作輕松的開口,"還能有什麼下場?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自然是有能者取而代之."

廉梓晨沉默著睨著她那張笑臉,點了點頭,他側過身又提步往前走,"我們走吧,花燈會快要開始了."

孫曉曦看著他挺拔的背影,嘴角翹了翹,沒有想太多,提起腳步就跟了上去.

禦書房--

廉靖面無表情的批閱著奏折,不一會兒,他蹙著眉頭看向禦書房門口,冷聲開口,"孫曉曦還沒有回來嗎?"

站在一旁伺候著的小馬子一愣,立馬又恢複了冷靜,恭敬的回道:"回皇上,奴才已經吩咐了宮門的侍衛了,如果皇妃回宮,他們會馬上來禦書房稟報皇上的."

"所以那個女人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廉靖心里的那抹煩躁感不由騰升.

死女人,天都快要黑了居然還不回來?宮外有這麼好嗎!

上篇:第二十一章 奇怪的皇叔     下篇:第二十三章 說不出的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