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本王的房間讓你睡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本王的房間讓你睡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你為什麼會覺得本王不適合當皇帝?"廉梓晨的表情陰冷,彷如地獄化身的閻王.

孫曉曦咽了咽口水,有點害怕的從凳子上站起,後退幾步與他拉開安全距離.

"我說了,你會打我嗎?"她要先把條件說話.

"你不說,本王會殺了你!"廉梓晨面無表情的說出這麼恐嚇人的話,孫曉曦的小心髒著實是被他嚇了一跳.

"就是因為你現在這麼恐怖的樣子啊!"孫曉曦皺起了娥眉,一臉防備的看著他,"沒錯,身在帝皇家,無論是皇帝還是王爺都不允許有太多的感情,但這並不代表你可以冷血啊."

"你可以殺人去拯救一個江山,同時,你也可能會因為殺人而毀了一個江山."

像他這麼殘暴冷血的男人,要是被他做了皇帝,一場戰爭下來廉龍國還不會被他毀掉嗎?

"所以你覺得本王是一個殘暴不仁的人?"廉梓晨陰暗著臉問.

不是覺得,而是你就是一個殘暴不仁的人,孫曉曦在心里暗暗的想.

一陣涼風從窗口吹來,孫曉曦只覺得身子一冷,捂住鼻子,"哈啾."一個噴嚏打得響亮,廉梓晨卻聽得刺耳.

她的病還沒有好,廉梓晨此時才想起.

孫曉曦眼巴巴的看著地面上的一片狼藉,心里歎息:她等一下還要睡這里嗎?這麼髒的說.

廉梓晨大步跨到她的面前,孫曉曦一臉防備的看著他,"你想做什麼?"

廉梓晨淡淡的掃了她一眼,長臂一伸,他將掛在床邊的袍子拿起,把袍子披到她的身上,隨後就牽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你要帶我去那里?你該不會是想把我毀尸滅跡吧?因為我剛才說了實話?那可是你讓我說的,你怎麼能殺我呢……"一路上,孫曉曦的小嘴一張一合的聒噪不已.

廉梓晨被她吵得不行,停住了腳步,他回頭冷眼掃她.

見他用冷眼掃自己,孫曉曦立馬識相的閉上嘴巴,嘴角翹起,露出一抹討好的微笑.

"不要吵,跟著本王來."說著,他又開始拖著她走.

廉梓晨以為這一句話已經算是給她答案了,然而孫曉曦的理解能力有限,她還是覺得廉梓晨的那句話是想要將她帶到某個地方毀尸滅跡的意思.

"我能不能不要去啊?"她拉住他的手臂,樣子可憐兮兮的求饒.

她還這麼年輕,雖然第一次沒了,感情也被廉靖騙了,可她還有第二春啊,她的第二春還沒有找到,她還不想死啊!

"不能."廉梓晨語氣淡漠.

"那你能不能不要殺我?"孫曉曦伸手抱住他的手臂,那樣子慫得就差跪下來抱他大腿了.

聞言,廉梓晨頓住了腳步,側眸看向她,用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看她,"原來你一直拖著本王不肯走,是因為覺得本王會殺你?"

她把他當成什麼人?殘暴不仁的殺人凶手嗎?!

"要殺我不是你說的嗎?"他干嘛用這麼詫異的目光看她?她誣蔑他了嗎?

廉梓晨沒好氣的歎了一口氣,俯下身子一把將她抱起,孫曉曦驚呼了一聲,兩手扶住了他的肩膀.

她在他的懷里打鬧不已,他也沒有她這麼好氣,抱著她就往目的地走.

兩人一動一靜的在走廊上走,吸引了不少人注意.

"王妃,那不是王爺嗎?"廉親王妃身旁的丫鬟驚叫道.

廉親王妃目光無神帶著絲絲憂傷的追隨著兩人的身影:王爺,他居然帶了女人回來,而且還抱著那個女人……

沒有孫曉曦拖著他的腳步,廉梓晨兩三分鍾就走到了自己的房間.

回到屬于他的領地,他彎腰將她放落在地,孫曉曦一臉好奇的環視著周圍高大上的擺設.

她扁了扁嘴,問:"這里是?"

"本王的房間."

"什麼?!"孫曉曦跳腳,"你把我帶來你的房間做什麼?"她抬手捂住自己的小胸胸.

看到她一臉防備的樣子,廉梓晨也不想跟她計較,繞過她走向茶桌那邊,他悠悠然的為自己倒了一杯茶,順便才解釋道:"本王不是將你的客房弄得一片狼藉嗎?作為補償,本王的房間讓你睡."

"你的房間讓我睡?"孫曉曦觀察著這間偌大的臥房.

這里都可以比得上廉靖的寢宮了,他把這里讓給她睡,還真是舍得啊.

"這是主人的房間,我怎麼好意思睡在這里?不好不好."孫曉曦擺了擺手,一開始是拒絕的.

"本王讓你睡,你就去睡!"放下茶杯,廉梓晨一臉霸道的開口道.

"可是,我睡了你的房間,你睡那里啊?"從廉梓晨的霸道里,她怎麼瞎了眼似的看到了廉靖的身影?

該死的,她該不會到現在都還對廉靖那個死男人抱著希望吧?

廉梓晨蹙著眉頭看她,樣子要多不耐煩就有多不耐煩,"你還是想要讓本王抱你進去睡?"

孫曉曦倒吸了一口涼氣,"我還是自己進去睡吧."

曉軒殿內的氣氛一片冷凝,廉靖從今早的天微微發亮直到此時的日落西山,他一直保持沉默的坐在正殿里,而小寺的跪姿也從早上維持到現在.

小馬子腳步匆匆的跑進來,廉靖每一次見到小馬子跑進來,黑眸都會不自覺的亮起,那是因為,每一次小馬子的奔跑,都是他的曦兒已經回來的希望.

"皇上……"小馬子一天來回跑好幾次,此時已經累得氣喘籲籲,"禦林軍已經在廉都搜遍了,還是沒有找到曉皇妃."

聞訊,廉靖的臉色,一沉了再沉.

"把廉羽宣進宮來,朕在禦書房等他!"

"喳."小馬子又要再跑一趟.

廉靖從座椅上站起,走到小寺的身旁,他特赦的開口,"看在孫曉曦的面子上,朕此刻不會罰你,但若是朕這一輩子都找不到她,那你的小命也別想要了!"說完,他提步就走出了曉軒殿.

小寺的面色發白,直到廉靖走了很久,她都因為雙腿麻痹而無法站起.

廉羽一接到小馬子的聖旨就馬不停蹄的往宮里趕來了,快步走進禦書房,見到的不是平日專注批閱奏折的皇帝,而是頹廢依靠在窗邊看月亮如望妻石一般的男人.

"皇兄."廉羽走到他的身旁喊他.

廉靖沒有回頭,而是直接進入主題,"朕的禦林軍在廉都找了一個遍都沒有找到孫曉曦的影,這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她真的這麼有本事跑出了廉都,另一個則是,她被人藏起來了,而且那個人在廉都的權力極大,就連禦林軍都不能搜他的府邸."

"皇兄,你是在懷疑……皇叔將曉皇妃藏起來了?"廉羽大膽假設道.

"你覺得丞相他們敢將孫曉曦藏起來嗎?"廉靖冷笑著反問.

如果不是因為廉梓晨將她藏起,禦林軍在外面找了一天,至少會有她的蹤跡,然而現在卻什麼消息都沒有!

"那皇兄希望臣弟怎麼做?"

"廉親王的王府不能隨便搜,朕要你派人去打探,如果可以,朕希望你親自去廉親王府一趟!"

廉羽點了點頭,"臣弟明白了,無論用什麼方法,臣弟都會幫你將曉皇妃帶回來的,只不過……"

見廉羽欲言又止的,廉靖回頭看他,"只不過什麼?"

"皇兄,身為臣子,臣弟真的不希望你因為一個女人而頹廢到連早朝都不上,而作為你的皇弟,我不希望皇兄你如此矛盾痛苦."

"你哪只眼睛看見朕矛盾痛苦?"廉靖的眉間蹙起.

"難道我說錯了嗎?你一方面想要對孫曉曦好,另一方面又掙紮著對孫曉曦太好,你害怕以前父皇的事情會再一次發生,你害怕自己沒有廉梓晨狠厲而斷送了江山."廉羽歎了一口氣,"皇兄,如果你再這樣繼續舉棋不定下去,無論是江山還是美人,你兩者都會失去."

上篇:第一百一十章 廉梓晨的本性     下篇:第一百一十二章 吃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