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一百一十九章 你讓我惡心  
   
第一百一十九章 你讓我惡心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馬車內的氣氛一陣冷凝,孫曉曦坐在靠窗的那一邊,小臉全程側著看窗外,看都不願意看廉靖一眼.

而廉靖則沉默著坐在馬車的中間,目光時不時的就瞥向她,黑眸的眼底目光灼灼,仿佛是希望她能夠回頭看自己一眼.

轆轆馬車很快的就回到了皇宮,孫曉曦看著這紅牆皇宮,心里一片失落,垂了垂眸,她放下了簾子.

皇宮也就是那個樣子也沒有什麼好看的了,而且,她這一次回宮,說不定是這一輩子都不能再出來了吧?她嘟了嘟嘴,心里悶悶的想.

她在不開心,廉靖看著她那張悶悶不樂的臉,心里肯定的想.

歎了一口氣,他向她伸出手,如果他主動示好的話,她會不會能開心一點?

眼前伸出了一只修長好看的大掌,孫曉曦抬眸看向他,看他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目光灼人.

他想做什麼?伸出手,想跟她示好嗎?

見她傻傻的盯著自己看,對于他友好的示好一點表示都沒有,他蹙了蹙眉,收回了手,表情郁悶至極.

馬車在通往後宮的大道上停下,小喜子撩開簾子,看著廉靖,恭敬的開口:"皇上,到了."

廉靖點了點頭,側眸看了嘟著小嘴犯傻的孫曉曦一眼,他伸手將她牽起,也不顧她願不願意,自顧自的就將她拉下馬車.

他帶著她往曉軒殿的方向走,孫曉曦腳步緩慢的跟,視線放在他寬厚的背上,她心里一震,突然萌生了一種很荒謬的想法.

直到此時此刻,她居然還想沖上去抱住他的後背,她居然還奢望能得到他的溫暖.

他一步一步的走,隨著心情的急躁,他的步子越走越快,孫曉曦跟不上他的腳步,腳上一扭,她直直的摔倒在地,廉靖感覺手上的力量一下子變沉,回頭看向她,見她已經摔倒在地上,也不知道她有沒有扭到.

他心里一緊,連忙蹲下來看她,"有沒有怎麼樣?"他聲音緊張的問.

孫曉曦抿著嘴唇,忍住眼眶想要落下的眼淚,她默默的搖頭,"我沒事."

就算有事,她也不想跟他說,反正他一點都不在乎她.

見到她現在這麼倔強的樣子,廉靖心里不舒服的同時還很是生氣,黑眸泛起了慍怒.

為什麼直到現在,明明都已經受傷了,她依舊還是不願意依賴他,跟他說一句話,讓他不要走這麼快,她跟不上,難道就這麼難嗎!

壓抑住心里的不適,他從地上站起,向她伸出手,好心好意的問:"能夠站起來嗎?如果不可以,朕可以抱你回去."

他已經做得如此明顯了,她應該能看得出他是想要對她好的吧?

快點,把手給朕,依賴朕啊.廉靖在心里吶喊.

孫曉曦的脾氣倔得跟牛一樣,只見她兩手扶著地面,慢慢的自己爬起來,想都沒有想過要依賴他.

廉靖的手尷尬的懸在空中,他咬牙切齒的收回自己的手,現在,他連要將她勒死的心都有!

"孫曉曦,你現在是什麼意思?不想朕不碰你,你也不想碰到朕,是嗎?!"

孫曉曦咬住下唇,心髒像被人用鞭子抽打一樣痛.

她閉起眼睛,深呼吸了幾下,調整了一下自己那凌亂不已的心情.

睜開眼睛,她微笑著看向他,"原來皇上你也是知道的嘛,知道我不想讓你碰我,我更是不想碰你,因為皇上你是一頭種馬啊,渾身上下都讓我惡心不已."

廉靖睜大眼睛瞪她,表情陰郁難看到了極點.

"孫曉曦,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她敢再說一遍,她敢!

"我說皇上你是一頭種馬,你讓我惡心……"

啪的一聲巨響,聲音懾人心魂,同時也打斷了她的話.

粉紅的唇瓣,唇角溢出了刺人的血絲,廉靖目光驚訝地睨著那一抹血絲,手,正在不斷發抖.

不,不,他居然動手了,他居然動手打了她,他不是故意的,他並不想傷害她啊!

孫曉曦努了努嘴角,她抬起手將嘴角的血漬擦去,冷笑著看著他,"皇上,你現在心里舒服了嗎?如果還不舒服,這邊臉……"她指了指自己的左臉,"在這里,你也甩上一巴掌吧."

俊臉上布滿了無措,為了不讓她看到自己的手在抖,他緊握著拳頭.

看到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孫曉曦也不怕再幫他一把,伸手抬起他的手臂,非要讓他的手往自己的臉上抽巴掌,他咬牙切齒的抽回自己的手,一臉心痛的睨著她.

她松開他的手臂,往後退了幾步,瘋了似的仰頭大笑,"怎麼了皇上,被打的明明是我,你這一臉受傷的樣子,是裝給誰看啊?"

裝?廉靖抓狂,伸臂扣住她的肩膀,反駁:"朕沒有!"

他不是故意要打她的,他下手之後就已經後悔不已了!

看著她微紅的右臉,她知道他現在有多心痛嗎?!

"你就有!"孫曉曦一把推開他,"你就是在裝的."

眼眶里眼淚再也抑不住了,她一邊流淚一邊擦.

"廉靖,我曾經以為,就算你嘴上不說,你心里還是有我的,但是現在,我知道了,你根本就不喜歡我,你根本就沒有把我當過一回事,我在你的心里連一只螞蟻都不如,所以你可以完全不顧我的感受,你可以隨意踐踏我的尊嚴,你甚至可以用我在乎的人的性命去脅迫我跟你回來!"

她的指責太沉重,廉靖無法接受,他走上去想要解釋,想要跟她道歉,她卻一點機會都不給他.

"我很後悔,我很後悔曾經喜歡過你,我是那麼一心一意的去哄你開心,我甚至把我自認為最美好的一切都給了你,你就是這樣來對我的?!"

廉靖頓住了腳步,胸口一窒,此時此刻,只要他一用力呼吸,他的心就會痛得難受,痛得想要將心髒分離出身體.

她說她後悔了,她現在說喜歡他都加上了"曾經"二字,難道她要放棄他了嗎?

不要,他不要!他明明這麼愛她,愛她愛得甚至可以在廉梓晨的面前妥協!

她怎麼能夠在他愛上她的時候,說後悔呢?!

上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誰比誰狠毒     下篇:第一百二十章 皇帝的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