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一百二十三章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第一百二十三章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然而孫曉曦顯然不是真的想要早起,一整個晚上在床上翻來覆去,不為別的,只為廉靖突然反常的事情.

他對她好,比以前更好,犧牲自己寶貴的時間陪他,從小寺那里旁敲側擊的套取她的消息,真的就如他對她所說的那樣,他喜歡她,想補償曾經對她的不夠好.

然而,她還應該相信他嗎?相信他所謂的喜歡不是一時的興起而已,而是一輩子.

歎了一口氣,她懶洋洋的從床上爬起洗漱,剛換好衣服,只聽外面一陣吵鬧,不一會兒便見小寺跑進來了.

"皇妃!大事不好了!"

"又發生什麼事情了,這麼著急的跑進來做什麼?"

"琴妃她現在跪在殿外,說有要事求皇妃."

孫曉曦原本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誰知道一走到正殿就見蘇琴秀一身白衣輕盈,表情憂郁的跪在殿內,見到她,她抬臉看向她,聲音哽咽:"臣妾拜見皇妃."

這是鬧那樣啊?孫曉曦皺著眉頭走到她的面前將她拉起.

"琴妃,你在做什麼啊?快點起來啊!"

蘇琴秀順著她扶自己的手站直身體,眼底泛著淚光,她緊緊捉住她的手,苦聲哀求.

"皇妃,算我求求你了,你能不能不要一個人毒霸皇上?你可以愛皇上,但是……你能不能讓皇上對我們這些後妃公平一點……"

孫曉曦的表情慢慢起了變化,變得嚴肅,變得沉重.

她松開她的手,抿著唇瓣,"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又不是我讓他不去找你們……"

"可事實上,皇上他自從愛上你以後,他就沒有再來過後宮."蘇琴秀拉住她的手,"皇妃,你看在臣妾以前這麼幫你的份上,你能不能不要這麼自私獨占皇上?"

說著,她又想要跪下來.

孫曉曦伸手將她拉起,抬眸環視了一圈周圍正面面相覷的宮女們,她皺著眉頭,"不要再跪了!有什麼話,到房間來說."

聞言,蘇琴秀的眼底劃過一抹得逞,站直身子跟她走進臥房,門一關上,孫曉曦轉身看向她.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臣妾不想做什麼,只是想皇妃能為我們這些後妃著想一下,不要獨享皇上的寵愛."蘇琴秀裝出一副極其柔弱的樣子.

"你不要再裝了,你根本就是柔弱的女人."孫曉曦目光銳利的睨著她的臉,拆穿她的假面具.

蘇琴秀一怔,顯然是沒有想過自己這一次裝柔弱會被拆穿.

見她怔怔的樣子,孫曉曦輕笑一聲,一派輕松的在凳子上坐下,又說:"你以為我真的如你想的那麼蠢,你說什麼,我就信什麼?你說你以前幫過我,撮合我跟廉靖,但是又那一次的結果不是我們最後大吵一架不歡而散的?"

"你今天來這里跪我,求我,無非就是想重蹈覆轍,想要離間我和廉靖的感情?或者一箭雙雕,離間我們的感情之後,順便讓外面的人誤以為我孫曉曦是一個多麼惡毒自私的女人!"

假面具緩緩掉落,蘇琴秀抬手輕輕柔柔的拭去自己眼角的眼淚,嘴角勾起一抹陰邪的笑,她兩手一合拍了拍手.

"看來我以前,真是小看你了,想不到,你一點都不笨嘛."

孫曉曦面無表情的的看著她,看著她接下來還有什麼招數.

"沒錯,我以前的確是裝柔弱博取你的好感,離間你和皇上之間的感情,可惜,皇上他根本就不把我的話聽在耳里,即使你對他的態度怎麼惡劣,他依然一次又一次的原諒你."

聞言,孫曉曦不感覺開心,反而有點疑惑,疑惑她為什麼現在要幫廉靖說好話?

蘇琴秀提步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挑起她的下巴,纖長的手指拂過她的面龐,聲音極輕極柔:"你明明就不是什麼絕色佳人,然而……"話鋒一轉,捏住她下頜的手加重了力道,"你憑什麼能得到皇帝的心?!"

孫曉曦的臉被她的手指甲掐出了印子,她眉頭緊皺的甩開她的手,"你想做什麼?!"

"做什麼?"蘇琴秀冷嗤一聲,咬牙切齒,"我真想就這麼殺了你,殺了你這個恬不知恥的女人!"

明明皇上最先寵幸的女人是她,明明皇上一開始最討厭的女人是孫曉曦,但是為什麼現在,這一切都不同了?!

"你說什麼?恬不知恥?"孫曉曦覺得她的指控真是可笑至極,"你明明長得這麼漂亮,心腸卻如此的惡毒……"簡直就是古代版的綠茶婊.

"我惡毒又怎麼樣?皇上即使心里愛著你,但是他依然留戀我的身體,這不,只要你一跟他耍小脾氣,他就會來我琴秀宮尋找安慰,而我,總是很樂意用身體去安慰他."

"一開始,我就是皇上最寵愛的女人,如果不是因為你在這里礙手礙腳,我現在已經是皇後了,這一切,都是因為你!沒有你,我才是最配得上皇上的女人."如果廉靖愛的是她,如果她現在是皇後,那麼她就不用再忌諱廉親王,她的妹妹,也可以離開那一條貧困的村子

孫曉曦冷眼看著她不要的炫耀,在她閉上嘴巴之際,她抬起手,啪的一聲,一個耳光清脆響徹的落在了那張絕美的巴掌小臉上.

蘇琴秀捂住被打的側臉,一臉驚訝根本就沒有想過會被她耍巴掌.

"蘇琴秀,你真的是太讓我失望了,我之前不拆穿你的真面目,是因為我覺得我們同為女人,女人何苦為難女人,所以即使你在我的面前裝模作樣,我都可以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蘇琴秀的眼底泛起了水光,她用極其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她,為什麼?

她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

"我不明白你今天為什麼要來這里對我說這些廢話,如果是因為廉靖,那麼,你大可不必擔心,我從一開始就不稀罕皇後的位置,更不稀罕一輩子依附在一個男人的身上."

"你不愛皇上?"蘇琴秀疑惑的看著她,不明白她為什麼可以如此灑脫.

"不."她並不是不愛廉靖,只是比起廉靖,她現在,"我更愛我自己."

蘇琴秀皺著秀眉沉默,完全不知道她現在在想些什麼.

"蘇琴秀."孫曉曦喊她,她看向她.

"你曾經說過,你愛廉靖,但是從你的行為舉止中,我並不覺得你愛他,比起愛他,我更覺得你是像在完成任務一樣應付他."像剛才,說什麼用身體去安慰一個男人,她為什麼不想想用心去安慰呢?

蘇琴秀心里一陣緊張,她是不是看出了什麼?她知道她是王爺的人?

"你能告訴我,你對廉靖,到底……"

吱呀一聲,房間的門被人打開,廉靖沉著臉色看向房間內正在談判的兩個小女人.

目光移向蘇琴秀那張驚慌的臉,他冷聲道:"朕現在不想見到你,滾出去."

蘇琴秀心下一驚,明白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切已經搞砸了,她妾了妾身,快步離開了曉軒殿.

廉靖走到孫曉曦的面前,伸手扣住她的下頜,目光陰郁的盯著她臉上的指甲印看.

"以後,不許你再靠近蘇琴秀."

"為……"

修長的手指拂上她的粉唇,打斷她的問題,他說:"不許問為什麼,她不是你想象中那樣的人,而朕對她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個樣子."

"你現在要做的就是相信朕,而朕會幫你掃除一切的危險."話音落下,他打開臂膀,將她納入懷里.

比起愛廉靖,我更愛我自己……

能說出這一句話,這不就證明了,直到今時今日,她都還是不相信他嗎?

薄唇抿緊,他的黑眸深邃而犀利.

上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有愛時間就能騰出來     下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荒郊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