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皇帝耍無賴:呆萌小賭妃 第一百二十六章 真情表白  
   
第一百二十六章 真情表白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廉靖倒下,廉梓晨理所當然的變成攝政王代為處理朝政.

孫曉曦每日都陪伴在廉靖的身旁,握住他的手,心心念念的希望他早日康複.

喝了太醫的藥,廉靖的病情反反複複的時好時壞,有時候明明已經退燒了,但是一入夜又發複,而且每每一發複,病情就會比之前更嚴重.

孫曉曦坐在床邊擦眼淚照顧他,廉靖看到心里一陣陣抽痛.

"曦兒……"他的聲音沙啞難聽,伸手為她拭去眼角的眼淚,"朕沒事的."

"你病得這麼辛苦,怎麼可能會沒事?"只是三天而已,他已經瘦了一圈.

廉靖歎了一口氣,想伸手抱緊她,想去親親她,但又因為太醫說會傳染,他根本就不敢太過靠近她.

"好了,你快點離開這里,朕會傳染給你的."他真害怕她也會得病.

孫曉曦搖頭,"在你沒有好之前,我一步都不會離開你的."

若如是以前,聽到這樣的話他肯定會開心至極,然而現在,他真的很擔心她啊.

"曦兒,你就不能乖乖聽話嗎?趁著現在沒有生病,快點離開朕的身邊."

"我不要!"孫曉曦伸手抱住他,小臉埋向他的胸膛.

"都是因為我,你才會生病的,我現在怎麼能夠離開生病的你的身邊?"

廉靖抬手想去安慰她,咬了咬牙,他還是放下了手.

"朕不需要你陪在朕的身邊."他語氣冷冰冰的.

孫曉曦抬起小臉看他,眼淚布滿了小臉.

"就如你說的那樣,都是因為你,朕才會病倒的,看到你,朕現在就很心煩,一心煩,身體就更不舒服,識相點,滾出去,不要讓朕看到你那張慘兮兮的臉!"他故意對她放狠話.

因為他的話,孫曉曦的眼淚嘩嘩直流,她咬緊了牙關,"我知道你說這些都是為了趕走我,不想傳染我而已,我不走!"

廉靖蹙起了眉頭,看到她現在這麼倔強的樣子,他心里又難受又無奈.

大手扣住她的後頸,他將她壓向自己,黑眸泛著水光,他緊緊的睨著她的小臉.

如果是以前,他一定要讓她陪他一起死,但是現在,他怎麼舍得,只要一想到她以後都不能再笑得以前那麼開心,他心里就揪著痛,一想到她要死,他已經心痛得不能呼吸了.

"曦兒,朕求求你,不要再待在這里了……"手指拂掉她的眼淚,他聲音輕柔的哄:"你已經原諒了朕是嗎?你想要跟朕在一起,是嗎?"

孫曉曦一邊哭一邊點頭.

廉靖勉強自己揚起一抹好看的笑容,"那你願意等著朕嗎?等著朕好起來,然後我們以後就開開心心的在一起,以後都不再分離,好嗎?"

"好!"孫曉曦俯首吻住他的額頭,"我們以後都要好好在一起,我會等你的."

廉靖的眼眶一熱,一點男子的眼淚落下,現在,他真的很想很想求老天,不要這麼快將他的命奪走,他還想好好陪在她的身邊.

"曦兒,我愛你."

"嗯,我也愛你……"

孫曉曦哭著跑出了龍軒殿,她一邊擦眼淚一邊往禦花園的湖邊走,前面的路一片朦朧,腦袋直直的撞上一堵肉牆,她悶哼一聲停住了腳步.

廉梓晨伸手拽住了她,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見到她的眼淚,他果然覺得很刺眼.

"廉靖死了嗎?"

孫曉曦一把推開他,"你不要胡說八道!"她的廉靖才不會死!

廉梓晨挑眉,一臉冷漠,"原來還沒有死啊."

"你嘴巴能不能放乾淨一點!"

"本王有說錯什麼嗎?他都還沒有死,你哭得這麼慘做什麼?"大手伸出,用力的擦掉她臉上的眼淚.

孫曉曦揮開他的手想要離開,廉梓晨伸長了鐵臂將她重新拉回來,他將她緊緊的抱在懷里.

她一開始是拒絕他的懷抱的,然而心累身體也累,她最後干脆不掙紮,直接把眼淚鼻涕全部蹭在他的衣服上.

廉梓晨的手拍在她的背上,不說話,僅用肢體安慰她.

孫曉曦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將內心壓抑的情緒發泄出來,原本被心痛與內疚充斥的心髒一下子空了許多.

他松開她的身子,低頭看向還在抽抽噎噎的她.

歎了一口氣,他捏住她的鼻子不讓她再抽噎.

孫曉曦抬眸,眼睛紅得像兔子,她伸手扯住他的衣襟,小臉堅定,"我要去紫杏村!"

她不能什麼也不做的在這里等,她一定要為廉靖做點什麼!

"不行."她堅定,廉梓晨更決絕.

怎麼可能讓她去那麼危險的地方?

"我一定要去!"孫曉曦一臉緊張的看著她,語氣急促,"我不能什麼也不做,至少,你讓我去為廉靖查出病因."

"查病因的事情有廉羽,你不用操心."

"就算如此,我還是要去!"孫曉曦將臉靠在他的胸膛上,聲音懇切的求:"梓晨,你幫幫我好不好?我真的很擔心廉靖,我現在在這里,只要一安靜下來心里就很難受很難受."

她恨不得現在躺在病床上的是她,而不是廉靖.

垂眸看向她瑟瑟發抖的小身子,廉梓晨的眉間蹙緊,沉默了良久,他終究還是拗不過她的倔強.

"好,本王答應你."

孫曉曦眼前一亮,拉住他的手無比感激,"謝謝你梓晨,真的,很感謝你."

他用力的扣住她的肩膀,棕黑色的眼眸緊緊的盯著她,"本王有一個條件."

"什麼?"

"本王要和你一起去!"

紫杏村--

廉羽不想打草驚蛇,喬裝打扮成書生帶著幾個人混進村里,然而還沒有進村就被村民攔在了村口.

自從疫病發生,村長就非常不歡迎陌生人進村,見到廉羽等人,他想都沒有想就趕人走.

廉羽當然不肯,攔住村長的去路,"村長,村子里面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嗎?所以你才不敢讓我們進去."

村長的臉色一變,頓了大概一兩秒,開口道:"不要胡說,我們村里好得很."

"既然如此,你為何不讓我們進去?我們只不過是趕路趕累了,想個地方借住休息而已."說著,他掏出錢袋,"只要村長讓我們進去休息,這些都是村長您的."

村長看著那脹鼓鼓的錢包幾眼,蹙了蹙眉,最後看在錢的份上,他還是放了他們進村.

"村里的習俗很多,公子們休息一晚,明天就離開吧."帶著廉羽進村,村長在河溪邊找了一間空置的木屋讓他們住.

廉羽微笑道謝,目送村長離開以後,他關上房子的門,眼神一變,變得犀利.

"你們分頭去查探消息,記住,切勿打草驚蛇."

侍衛們抬手應答:"是,王爺!"

上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廉靖倒下     下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馬車內的意外事件